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45】祁鑫佣兵生涯的开始
    对于战友的思念,真的是让人很痛苦,麦克,史密斯,两个人也都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死,他手上还有史密斯最后给他的婚戒,睡梦中,还总是会响起麦克冲着他大笑“少尉,不用谢我。”还有麦克最后疯狂的把自己甩离爆炸区域时候的样子,没当想到这些,泪水都会浸湿祁鑫的眼眶。

    祁鑫把自己的所有财富,都分给了麦克和史密斯的家属,而且,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富人,他发现,真正能给与他们家人的,最实际的,就是金钱,然后,自己确实也没有什么金钱。

    祁鑫唯一的想法,那就是先离开这个城市,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然后多赚些钱,定期的,给史密斯和马克的家属汇款,打钱,保证他们的妻子,还有他们的孩子的日后生活,这是一笔很庞大,而且没有尽头的事情。

    祁鑫除了拿枪,别的什么都不会,但是就因为他会拿枪,所以他的价格也很高。

    祁鑫在马骚客是很有名气的,毕竟还是一名华裔少尉,再整个美国,几乎都是没有的事情,所以关注他的人很多很多,但是所有关注他的人,性质都一样,全都是一个一个的佣兵组织。

    雇佣兵就是一种商业化的作战部队,基本上是由退役的士兵组建而成。职能很多,包括押送、平叛、救人质、破坏等。规模也不同,从要人保护到大规模的武装冲突,只要你钱够,且在人家能力范围内,就可以达成商业共识,黑水公司,显然也是佣兵组织当中的佼佼者,更是全球闻名的佣兵组织。

    再祁鑫刚刚被开除的时候,黑水公司就过来拉拢祁鑫了,一个马骚客的少尉指挥官,对于这些佣兵组织来说,那绝对是活宝级别的存在,祁鑫最开始还是加入了黑水,再伊拉克呆了一段时间,再南非也呆过一段时间,反正只要是有战乱的地方,就全都有他们黑水公司雇佣兵的存在,再伊拉克和南非,祁鑫也经历过太多太多的生死之间了,后来,因为和黑水公司一些领导的冲突矛盾,祁鑫离开了黑水公司。

    再祁鑫离开黑水之后,自己一个人就去了缅甸,之所以选择缅甸,也是有原因的,他除了会拿枪,什么都不会,而且,他需要很多很多的钱,能保证史密斯和马克他们的家属,孩子,一辈子的衣食无忧,这样才能满足他的需求,所以,他能做到事情,也就只有继续做一个雇佣兵了。

    金三角和缅北地区,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原因,生活着一个特殊而神秘的群体--缅甸雇佣军。至今,那里仍然生活着许多雇佣军人,他们分别为缅甸各种地方势力、民族武装,甚至各种大小毒枭服务,生存及发展状况鲜为人知。来源复杂,既有当地人,又有*期间流落至此的中国知青,他们虽然肯定赶不上黑水公司那么有组织,有规模,不次于正规军的强悍战斗素质,但是最起码自由,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也能赚钱,最主要的,因为提华纳的事情,祁鑫发自内心的厌恶毒贩,从这里,他们会经常和各种各样的毒贩打交道,祁鑫还可以借着佣兵的任务,去干掉一个毒贩团伙,这是他更加享受的事情。

    祁鑫和MOMO他们这一群人,当初就是再缅甸认识的,再靠近金三角地带,有一个著名的小镇,叫做佣兵小镇,之所以叫佣兵小镇,是这里形成的特殊的地域文化,这周围所有的人都知道,如果想要当雇佣兵,那就来这里,起点很低,总有适合你的,能混口饭吃,当然了,雇佣兵的等级也分很多很多,有些私人军阀再这里招募士兵,只要有手有脚的就可以参加他们的雇佣兵,还有一些再当地有点名气的私人雇佣兵团队,他们则会挑选人,通过层层筛选,然后才能加入他们的队伍,他们的人数不会很多,但是比那些最低端的雇佣兵,是要高级不少的,当然了,他们执行的任务也会更加的高大上,获得的报酬也会更多,当然了,一些真的有规模,很庞大的佣兵组织,也不会从这里招募成员的,比如黑水这些大佣兵组织,肯定看不起这里的这些人。

    佣兵小镇有一个很出名的酒吧,叫佣兵酒吧,据说是当地曾经一个很有名的雇佣兵洗手不干以后,带着自己的团队,从这里开建的,很有底蕴,酒吧的老板现在都已经上了年纪,洗手不干之后,成天再自己的酒吧里面弹琴唱歌,酒吧的生意也是极好,几乎所有人来这里的人,都会慕名来拜访一下这个曾经名声显赫的老家伙,关于老家伙的传说很多,众说纷纷,很多人都说,老家伙,最早以前,就是黑水公司下来的人,因为受不了黑水公司那么严格的规定,所以流落到这里,组建雇佣兵,曾经叱咤风云了十几年。

    现在这个酒吧,也成为了佣兵小镇的一个中转方向,很多佣兵组织的人,会守在这里,等着接任务,很多想要雇佣雇佣兵的雇主,也会来这里,寻找合适的佣兵组织,商谈任务,以及筹码。

    酒吧很有复古情调,规模不大,所有的服务人员,也都是老佣兵曾经团队的成员,祁鑫也是慕名前来,对于黑水公司的那些黑幕,他是十分清楚的,祁鑫身材不高,虽然很是健壮,但是再人群当中,也是挺不显眼的。

    他坐在吧台上,看着这个满头白发,一脸慈祥的西班牙老板,微微一笑“一杯威士忌,谢谢。”

    老板会说很多种语言的,但是他过来递给祁鑫威士忌的时候,用的却是英语,似乎看出来了祁鑫是一个华裔一样,毕竟祁鑫是一个骨子里面流淌着中国血液的战士。

    祁鑫看着这个老板端掉的两个手指,从边上皱了皱眉头,老板这个时候笑了笑,又换成了中文“你来这干嘛”

    “想找份工作,赚钱。”祁鑫笑呵呵的回应着老板,一边喝酒,一边转头看着四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大家说说笑笑的,一个年过半百的俄罗斯大婶儿,站在舞台中央,也在嬉笑唱歌,声音确实也是蛮好听的。

    “黑水的人跑到这里来赚钱,真是新鲜了。”西班牙老板冲着祁鑫笑了起来“你也是从黑水混不下去了吗?”

    祁鑫皱了皱眉头,显然没有发现这个西班牙老板是怎么发现自己的身份的,看着祁鑫一脸疑惑的样子,西班牙老板“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伸手一指祁鑫“你身上的戾气太重了,你这种人,来这种地方玩,玩不开心的,这种地方的档次多低啊,要么我帮你介绍介绍别的佣兵公司吧,不差于黑水的。”

    “档次高低的无所谓,主要是痛快,自由,其次,是有钱赚就好。”祁鑫端起来威士忌,自己在酒吧转了起来。

    很快,他靠在了一个座位边上,自己盯着那边的人群,酒吧里面还是有不少漂亮姑娘的, 一个一个的穿着性感火辣,正在豪饮,再祁鑫侧面不远处的位置,站着一个和他身材基本差不多的越南男子,他穿着一身迷彩服,整个人长的很凶,头发也挺长的,挡住了半个眼睛,他手上把玩着一把匕首,自己拿着匕首,一下一下的削着自己的指甲,祁鑫就看着这个男子的动作,就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角色,男子靠在那里,整个人的眼神看不出来的怪异,但是浑身上下的煞气很重,一些经过他身边的人,都在刻意的绕着他走。

    “他叫男爵,是埃德曼的人。”这个时候,一个美国男子,笑呵呵的端着一个酒杯,走到了祁鑫的边上,他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别看了,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盯着他看,他这个人很凶的,是附近有名的凶徒,这小子的爷爷曾经是美越战争时期,南越伞兵特种部队的一名军官,后来南越亡国,辗转流亡到海外,这小子从小就是受着他爷爷的训练长大的,个人能力很强,喜欢独来独往,做事情很狠,不考虑后果。”

    祁鑫转头又看向了这个美国的男子,他皱起来了眉头,这个人又是谁,这个酒吧给人的感觉实在太怪了。

    “你是马骚客下来的人吧,真是奇怪了,怎么还会有中国人进入马骚客呢,这得多大的本事啊?”男子一脸的好奇,冲着祁鑫开口“别见外,我也曾经再那呆过,你的所有行为习惯,都是很军事系统化的,包括站,坐,走,所有的姿势,一举一动,甚至于眼神,都是系统化出来的,一看就有亲切感,我就随便猜的,现在看来,我还是猜对了,不管怎么说吧,来,至少曾经是战友,敬缘分。”他说完,一饮而尽,随即离开。

    祁鑫自己也把杯子里面的酒都干了,看着刚和他说话的这个美国人,已经走到了酒吧的那个西班牙老板的边上,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丝毫也没有避讳着祁鑫的意思,时不时的还伸手,指向了这边的祁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