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58】黑狗坦白
    Z市公安局的审讯室内,黑狗坐在审讯椅上,王正坐在他的对面,这个时候,王正已经把他所有的证据,都已经出示给黑狗看了,从胖驴把牢头供出来,阿纳无路可走,把黑狗也供出来,现在顺藤摸瓜,又摸到黑狗。

    黑狗全都看完了之后,自己从边上笑了起来,出乎王正意料之外的,那就是他几乎也没有做什么抵抗,直接开口“早知道,不让阿纳做这最后一次好了,其实做之前,阿纳就和我说过,已经没有什么太合适,太靠谱的人了,毕竟你知道的,做这样的事情,买通的人一定要有骨气,自己不怕死,自己全能抗,你给他钱,他给你办事,这种人再监狱里面也不多的,也不敢谁都信啊,之前错过的机会太多,那些人挺靠谱,但是都是废物,给了他们那么多钱,他们居然把这点事情都做不好,真是太废物了。”

    “张大佬让你做的吧。”王正从边上问了一句,黑狗从边上直接就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开口“你是不是老恨张大佬了,老恨郑和泰了,很想把他们都一起抓了,给自己出气的吧?”

    “你别把谁都想的和你一样龌龊,我王正这一辈子,行的正,站得直,永远不会滥用私权的,我讲的是证据。”

    黑狗摇了摇头“那我告诉你,还真不是张大佬指使的,你不知道张家现在啥情况吗,三个兄弟和没有结婚证的大嫂争抢家产呢,张大佬的家都让人搜了个底朝天了,连张家的那些管家佣人仆人都开始偷东西了,都想着捞好处了,而且张大佬都在医院住了多少时间了,他还能让我做啥?现在张氏集团都四分五裂,公司都要卖掉了,结果要卖的时候才知道,公司的股份里面,还有他这几个兄弟的小股份呢,这点人现在打的不可开交的,亲兄弟都撕破脸了,你说这一群废物,张氏集团就让他们这么毁了,废物啊,一群废物,张家就一个张大佬,一个张老二,这是两个能管事的,剩下的,真的都是废物,球卵子出息都没有,说实话,如果不是他们这么霍霍,张氏集团不能像现在这样,我也不能一点都不抵抗,都认命。”

    “那你还真是好兄弟啊,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给他们家抗事呢,你是要说,之前也都是你黑狗做的吗?”

    “这要是张氏集团没完,张大佬没完,估计我还真得这么说,但是现在张大佬命都快没了,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我只是说出事的这一次,不是张大佬安排的,但是之前,都是张大佬安排的,而且你们也不能把他如何了啊?他现在半死不活的,而且已经被转移走了,现在再国外治病呢,其实自从张大佬和张家老二出事之后,张氏集团就彻底乱了,那个时候就没有人再管,再盯着文啸雨的事情了。”

    “我说白了,就是不甘心,要是不管了,你们也查不到我这里来,之前那几个人,还是真的挺够意思的。”

    “我和阿纳是发小,我们从小一起混大的,兄弟没的说,后来他进了监狱,外面的所有事情都是我再照顾,我再打点,他的父母也是我安排的,他是无期徒刑,再里面肯定是没戏了,但是再里面呆久了,也就是大佬了,文啸雨这小兔崽子进去了,那保准不能让他活着出来了,一开始也是这样的计划啊,而且张大佬知道我再监狱里面有关系,和阿纳他们的关系,所以收拾文啸雨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后来他出事了,本来就该黄了,我不甘心啊!我也讨厌那个姓文的。”黑狗从边上再一次的重复了一句,听得出来他言语之中的无奈,悔恨,甚至于有些愤怒“当初那会阿纳就觉得这个胖驴不是很靠谱,我就是不听,这货还和我做过狱友呢,贼会说,果然,还是把什么都抖出来了,唉,艹他吗的!”

    黑狗笑呵呵的往边上吐了一口,一脸的社会气息,他知道,后悔已经是来不及了“王队,你不是廉政公明吗,那我问你,我这算不算是坦白从宽啊,没有让你们浪费一点点的时间。”

    “算,我说了,法治国家,法律公正严明,你这就是坦白从宽,那你告诉我,你们总共害了他几次。”

    “七八次吧,不到十次,真正下手的,有七次,三次事情搞大了,四次事情没有搞大,反被这小子给收拾了,我还真是纳闷了,这小子怎么进了监狱之后,还越来越能打了呢,这是咋回事呢?”

    “说具体点,说说,竟哪几次,是不是每一次,你都知道,阿纳都知道,都是你们一起策划的……..”

    Z市监狱,再监狱长的办公室内,监狱长显得很是兴奋,对王正的态度也是极好,显然,黑狗,阿纳,胖驴,这几人认罪的事情,绝对是大功一件,这么长时间了,他言语之中,都透漏着兴奋。

    王正手上拿着文件资料,从边上笑了笑“先别着急了,刀片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不是胖驴或者阿纳他们的人拿的,那就另有其人,这是安全隐患,我觉得应该组织人彻查一次牢房,还有就是齐律师的案子,不是张大佬和黑狗他们一起做的,在医院的医务室的案子,也不是他们做的,还有就是再洗澡堂的事情,也不是他们做的,黑狗没有任何抵抗情绪,他和阿纳两个人分开审讯的,招供的次数是一样的,一共十一次,真正闹大的就三次,剩下的都是没有成功,文啸雨也没有和你们汇报,这小子,也是真的心够大的。”

    王正跟着开口道“那就和我们之前推算的没错了,还有另外两伙人再想方设法的对付文啸雨,而且,另外这两伙人应该还有一些监狱内部的关系,这是事情,我们需要小心了,尤其是齐律师的那个案子,影响恶劣。”

    “现在这两伙人,一伙人我是有眉目的, 已经开始让人暗中盯着了,但是另一伙人,是没有眉目的 ,到现在都一点点的眉目都没有,但是我再查,总会有机会查出来的,之前澡堂的案子,还有医务室的案子,我也都翻出来了,再重新调查,这里面肯定还有遗漏的关键点,还有,就是文啸雨最开始进了那个牢房的时候,有人差点杀了他,有人给他挡了一条命,那个事情的幕后真凶也没有出来,也不是这一条线上的人。”

    正说着呢,办公室大门外面,一个狱警冲进来了,有些焦急,他看着监狱长“不好了,不好了!文啸雨那边和人又打架了,现在他的情绪很激动,有人质再他的手上!”

    王正听见之后,二话不说,把文件往桌子上面一扔,自己整个人转身就蹿了出去,直接冲到了运动场。

    监狱里面是有一个很小规模的运动场的,中午吃过午饭之后,几乎是所有的监狱犯人,都会来这里散散步,聊聊天,打打球,现在就在篮球场的周围,密密麻麻的聚集着很多的狱警,所有狱警手上都拿着武器的,对准了中央的文啸雨,文啸雨满脸满手的血迹,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完完全全的破烂了,一只眼睛肿着,再他的边上,是狗哥,狗哥的一条胳膊聋拉着,明显的变形了,整个人现在也是半跪在地上的姿势,再文啸雨的周边,至少躺着十几口子人,捂着自己的小腹,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几乎一大半儿人都是头破血流的,还有好几个人,骨头都断裂了,这场景,实在是太震撼了,文啸雨站再中央,他面前肋着一个光头的脖颈,这个光头的两只手似乎都骨折了,聋拉着根本没有办法反抗,文啸雨面色凝重,浑身上下透漏着杀气,手上拿着一把被削减了的牙刷,顶着这个光头的脖颈,所有的警察都在叫吼着,让文啸雨放开人质。

    “来啊!来啊!接着来啊!”文啸雨疯狂的大吼着,情绪异常的激动,边上的人,明显的都有些控制不住节奏了,眼看着文啸雨就要爆发的时候,王正的身影冲出来了“文啸雨,你干嘛呢!疯了吗!不想出去了?”

    “他们他妈的想要我的命!看见这些人了吗?仔细的看看地上的这些人!就是他们!这么多人!”文啸雨从边上大吼了起来,伸手一指地上的狗哥“你看看,看看我哥被打的!你看!”

    这一看才看清楚,狗哥的半边脸上被豁开了一个口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划开的,现在鲜血还在往下流了,狗哥一只手聋拉着,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看着边上的人群。

    “你给我放下武器,你现在安全了!知道吗!没事了!”边的王正大吼了起来,文啸雨这一下也怒了。

    “安全个蛋!我他妈真的受够了,他们不是都想要我死吗?好啊,有本事一起来,这里面还有谁是想要我命的?有本事他妈一起出来,一起上,你们这狗日的,我艹你们吗!是个站着尿的,站出来啊,你们不是想要我文啸雨的命吗?来啊,来啊!”文啸雨叫吼的嗓音都有些沙哑了,边上围着这么多的犯人,并没有一个向前的,王正已经感觉出来了,文啸雨这是真的爆发了,这么长时间,几乎隔三差五就要面对的死亡威胁,已经让他紧绷的神经受不了了,这一次的事情,也是爆发了,王正一边往前走,一边看着还在叫吼的文啸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