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59】崩溃的文啸雨
    文啸雨肋着的那个光头的脖颈,鲜血都已经流出来了,他看见王正过来了,情绪更是激动“正哥,你别过来!”

    看着文啸雨要动手了,王正从边上伸手示意“啸雨,你别冲动,相信我,一切都快结束了,好吗?相信我!”

    “正哥,都是他们逼的,都是他们逼的!”文啸雨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情绪也是异常的激动“我不想这样,我他妈的就两年就能出去了,已经熬了一年了,再有一年我就能出去了,他们他妈的根本不想让我出去,都是他们逼的,他们逼的!!”文啸雨再次的大吼了起来,他肋着的这个光头,更是不敢说话了,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文啸雨现在近乎已经完全失去控制了,突然之间,文啸雨一咬牙,脸上那一抹凶狠,看的王正心里面一惊,他也是鼓足全力,下意识的叫吼“啸雨,你妈妈出院了!”

    听见这一句话的时候,文啸雨当即就愣住了了,脸上刚刚闪过的那一丝穷凶极恶,让王正看着都有些害怕的表情,瞬间消失了,看着文啸雨不动了,王正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冲着文啸雨开口“我昨天刚去看过你的母亲,你母亲出院了,是陈冬冬和罗浩两个人接着你母亲出院的,他们给你母亲租住了一个新的房间,陈冬冬现在已经和你母亲住在一起了,你母亲恢复的挺好的,昨天和你母亲聊天的时候,你母亲还聊起来你了,她说她等着你回去,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饭菜,她说他一切都好,她说她想你了。”

    王正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非常非常的有力度,文啸雨看着过来的王正,这个时候也沉默了,他的情绪慢慢的恢复了平静,脑海当中,自己母亲的身影也在不停的浮现,慢慢的,他情绪明显的没有之前那样了。

    “啸雨,放下手里面的武器,有事情好好说,如果你再冲动一点的话,那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你爸爸已经走了,你想这样把你母亲孤独的留在这个世界上吗,啸雨,冷静,冷静,放下武器。”

    文啸雨听着王正的话,手明显的有些颤抖了,片刻之后,王正已经到了文啸雨的面前,他顺手轻轻的抓住了文啸雨的的手腕,两个人相互对视,刚好,后面几个狱警,一看这情况,从后面就往前动了。

    文啸雨的五官感触太准了,而且他现在确实是处于一种很失控的,很异常的暴躁状态,这些身体的本能,还是有的,几乎那几个狱警一点动静都没有发生,刚一起步,文啸雨反应异常迅速的转头就看向了身后。

    王正这个时候制止都来不及了,那几个警察显然也没有想到,文啸雨的反应这么速度,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声大吼,手上的牙刷照着他肋着的这个光头男子的脖颈就招呼上去了“啸雨!”

    王正一声大吼,一只手攥住了文啸雨的手腕,另一只手上去就抓住了牙刷的另外一头,牙刷直接刺穿了他的手掌,他双手一用力,一把就扯住了文啸雨的手腕,没让文啸雨真正的刺进去。

    那个光头男子的裤裆,一瞬间就湿了,这一下,周围好几个狱警全都扑了上来,王正顺势一脚把那个光头给踹倒了边上,他满手的鲜血,照着文啸雨就一拳,文啸雨歪头敏捷的躲闪开,转身一抬膝盖就把王正给磕到再了地上,这一下,就让王正一点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侧面一瞬间四五个狱警全都冲到了文啸雨的边上,文啸雨抬手一个标准的劈山掌,一下招呼倒了一个狱警,转身虎抱,熊蹲,鹤步推,标准的八极拳武术姿势,瞬间甩到了三个狱警,后面一群狱警又冲了上来,文啸雨动如崩弓,发若炸雷,摧枯拉朽的招式,虎虎生威,一瞬间打倒周围一片,文啸雨站在人群当中那么的显眼,再一转身,侧面一个人已经把枪口对准了文啸雨“砰!”的就是一声,一张大网被放了出来,套在了文啸雨的身上,这是防暴网枪,大网紧收,文啸雨动作受限,一群狱警再次冲了上去,手上拿着电棍,照着文啸雨就开始招呼,能明显的感觉到周围都有肉烧糊的味道了,文啸雨依旧在中间还在挣扎叫骂,边上所有所有的人都看傻了,实在没办法了,一群狱警扑上去,把文啸雨死死的按在地上,过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从文啸雨的脖颈处,注射进了一只麻醉剂,这让愤怒的 文啸雨,渐渐的平静了下来,陷入了沉默,这周围,整个广场,所有的人都傻眼了,看着地上被制服的文啸雨,这么多年了,这些罪犯估计都没有见过如此强悍的人物,尤其是刚刚文啸雨那国术打的,实在是精彩。

    周围鸦雀无声,一个说话的都没有,所有的人目光,也都落在了文啸雨的身上,还有那边的狗哥,地上躺着尿了裤子的光头,还有一只手掌已经被扎穿的王正,还有躺了一地的人,基本上全都是文啸雨干的…….

    尿裤子的光头,叫二筒,二筒是这监狱里面,鼎鼎有名的一霸,都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牢头那么简单,算是监区一霸了,没有人敢招惹二筒,对于二筒平时在监狱里面的行为,其实监狱里面的人员,也都知道,这一次,二筒尿裤子的事情,也是真的够丢人的,这也是碰见文啸雨这么不要命的主儿了。

    再监狱的审讯室内,二筒和王正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一起,王正的手上也缠绕着绷带,他看着二筒,简单明了“说吧,谁指使你要杀文啸雨的。”王正问完,二筒整个人一迷糊“谁叫文啸雨?”

    “把你吓尿裤子那个,还装是不是?当时所有的监控视频都在,你现在还和我装,是不是?”

    “原来他叫文啸雨!”二筒其实当时被文啸雨顶着脖颈的时候,也是真的害怕,太紧张了,啥都没听进去,这真的到了生死之间的时候了,马上就要没命了,二筒也是真的害怕了,再监狱这么多年,这是头一次啊,最主要的,那就是他是马上就要刑满释放的人了,在这里十几年了,这时候出事,他不得憋屈死了。

    “大哥,我真的没和你装,我们真的不是奔着他去的,我们是奔着阿狗去的,这个狗日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和我的人发生矛盾了,骂了我的人,还打了我的人,只不过他和那个文啸雨是再一起的,而且阿狗打我那个兄弟的时候,这个文啸雨就在边上看着,还拉来着,这我知道了,肯定不能善罢甘休啊,我就叫上兄弟们把场子找回来,结果这两个人在一起,大家看见就一起上了,我不知道那个文啸雨那么能打啊,他是练家子啊,他会武功啊,我们这么多人都不是对手,那后面就打急了,所有的人就都奔着他去了,结果他也打急了。”

    再二筒还想解释的时候,王正从边上一伸手“少废话,我问你这牙刷是谁的?是文啸雨的吗?”

    王正这一句话,二筒从边上就不吭声了, 他低着头,随即王正冷笑了一声“我看你是不想出去了吧?”

    “别别别,大哥,大哥,这牙刷也不是我的,是我捡的,我马上就要出去了你说我能没事惹事吗,这次真的是意外我本来想着去吓唬吓唬他们,谁知道那个文啸雨二话不说直接就上手啊,他敢动手我还惯他啊?”

    “还装是吧?”王正看着对面二筒害怕了,直接开口“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要么这一次的事情,严肃处理你,你罪上加罪,该从里面再呆多久,你心里面清楚,要么,你发动你的关系,帮我找一个刀片儿…….”

    其实二筒不是奔着文啸雨去的,是奔着狗哥去的,王正他们早都调查清楚了,之所以过来这么吓唬二筒,其实就是为了让二筒帮忙找那个刀片,毕竟二筒再监狱里面的势力,那还是没的说的…….

    再监狱的禁闭室,文啸雨自己坐在监狱里面,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而且,他趴在地上,正在一下一下的坐着俯卧撑,他已经满身大汗了,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还有不少伤痕。

    很快,牢房的大门打开了,王正从外面进来,看见王正的时候,文啸雨连忙坐正了身体,他一脸的不好意思“正,正哥。”他低着头,看着王正的手,几次想要说话,也不知道说啥了。

    王正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啸雨,今天这几个人真的不是冲着你来的,我能理解你每天紧绷的神经,并不像你脸上表现的那么无所谓,但是今天这几个人,是中午阿狗得罪的那个人,他们是奔着阿狗去的,只不过因为当时你们两个在一起,所以他们就把你们两个一起招呼了还没有招呼了。”

    “正哥,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回事,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要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