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61】奠定基础
    所有人的情绪都很好,郑和泰再看着大家自己都已经喝嗨了之后,自己和老李两个人,悄悄的就撤退了,坐在自己的奔驰车上,郑和泰从边上声音不大“老李,接下来工程的事情,你可多盯着点,不能丢人,我得去趟英国,看看我老婆孩子。”提到自己老婆孩子的时候,郑和泰心里面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感觉。

    郑母带着郑成龙已经离开这里很长一段时间了,刚刚恰好,这一段时间,还是郑氏集团最最关键,最最重要的时候,郑和泰如果走了,公司就彻底完了,为了不让他这么多年的基业毁于一旦,郑和泰还是留了下来,他这一留下来,算是彻底的激怒了自己的妻子,再也没有联系过他,这一段时间,终于把这个事情处理清楚了,看着公司暂时走上正轨了,郑和泰这才有了别的心思,其实他是很难熬的, 对于自己的老婆孩子,这个时候更是充满了亏欠,他在车上,和老李交代了很多公司的事情,就和噶虎两个人回家了。

    回到家中之后,郑和泰自己一个人连忙就收拾了起来,虽然这一段时间一直没有和自己的老婆孩子联系过,但是关于自己老婆孩子的情况,他全都了如指掌,郑成龙还没有好过来,整个人还是傻傻的状态,他想着想着,自己的眼圈就红了,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敲门了,郑和泰这才停下来。

    他调整了调整自己的情绪,看着外面站着的噶虎“你怎么还没睡呢,快睡吧,我收拾收拾也睡了,明天一早还得赶飞机呢,你还得送我过去,记着,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这边有什么情况,及时和我汇报,哦,对了,上次郑成龙出事的时候,再咱们家突然之间冒出来的那个身影是谁,现在有线索了吗?”

    “一点点的线索都没有,像是大海捞针一样,但是我却从咱们小区保安嘴里面得到了一些重要的情况,据说,再之前的时候,他们就曾经碰见过这样一个身影,偷偷的潜入咱们家里面,而且这个人身手很好。”

    “而且,我觉得,江林瑶知道那个身影的真实身份,或许郑少爷也知道那个身影的身份,再或者,文啸雨也知道那个身影的身份,我是猜的,我觉得那个身影的主要目标,似乎是江林瑶,你应该问问她。”

    “不用问她,我们找这个人找了这么久,要是她想说的话,那早就说了,也不用咱们去问了,她要是不想说的话,咱们去问,从她嘴里面听见一些谎话的话,那更麻烦,也没有意思,是不是?”

    “接着查,不管那个人是谁,我一定要查到他的下落,郑成龙的事情,和他脱不开关系!这个狗日的,我还不信了,他还真的能人间蒸发了不成!”郑老板说到这的时候,脸上又闪过了一丝凶狠“但是有一点,不要去打扰江林瑶,除非她自己想说,我们郑家,够对不起这个丫头了,而且我了解这个丫头,她和这个事情,肯定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明白吗?”郑和泰这话说的噶虎从边上使劲揉着自己的脑袋,一脸的愁容。

    “行了,行了,你想办法就是了,别让我等太久,刚刚还说道那个文啸雨的事情了,我问你,文啸雨那边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怎么长时间,都没有听见你汇报情况了,从我这边拿走那么多钱了,事情怎么样了?”

    “我这次过来就是给你汇报情况的。”噶虎从边上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文啸雨那边的情况不太好,这小子现在再监狱里面是一个名人,而且他越来越能打了,还会功夫了,也不知道是哪儿学来的,给人的感觉好像是进了个监狱不说,还从里面学到功夫本事了,而且现在里面有个叫狗哥牢头还很帮着他,一般人想要接近他都没有那么容易了,除了他们熟悉的人,而且几乎他们不让文啸雨自己一人单着,哪怕就算是从外面上个厕所,或者从监狱里面洗个澡啥的,都有十个八个的人跟着,对文啸雨都是毕恭毕敬的,这小子在监狱里面居然还混起来了,之前监区里面有个大头,叫二筒的,还被文啸雨给吓的尿裤子了。”

    听到这的时候,郑和泰抬头,看着边上的噶虎“你不提文啸雨这个事情,我都快忘记了,这么长时间了,难道文啸雨还没有搞定吗?还没有把这个小子收拾了?”郑和泰内心有些不安,按照之前的情况来说,对于他,威胁最大的就是张家,因为张家要把他们彻底收拾掉么,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来说,威胁最大的,就是文家了,毕竟郑氏集团有文家的不少股份,而且都是被郑和泰用不合法的手段骗过来的, 如果当事人出来了,现在再他们郑家腾飞发展的时候,出来来这么一下子,那可是真的麻烦了。

    “文啸雨这小子本来就挺厉害,挺能打,打拳那么多年也是知道的,所以一两个人根本没有办法近他的身,只能出其不意,而且之前几次,他都大难不死,但是动手的人,也都被收拾了,我们现在要让谁动手,首先他得值得咱们信任,出事了不会把咱们甩出来吧,所以现在能动手的人也很少了,不好买通人,因为文啸雨现在越来越不好对付了,他身上又有功夫了。”噶虎说完,郑和泰当即就急眼了,从边上直接就开口叫骂。

    “你他妈的放屁,老子给你这么多钱,这么多经费,养着你们这么多人,要你们干嘛吃的?现在和我说这些?”

    “我们的人现在还在文啸雨的边上,还在盯着他,但是不敢轻举妄动,没有绝佳的机会,没有办法动手啊”

    “那是你的事情,我告诉你,噶虎,我这次出门要出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内,你把这个事情给我处理好了,如果处理不了的话,那你以后就不用再我面前出现了,噶虎,你知道我的性格的。”

    “老板,你这就真有点为难我了,也不是只有我自己做不好,想杀文啸雨的人那么多,都没有得手,我肯定会努力的,但是如果你就逼着我给我时间,让我完成,我真的不好做啊,我总不能冲进监狱去开枪打死他啊!”

    噶虎还想继续说话的时候,郑和泰突然之间就抬头了,他盯着噶虎“噶虎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哪么多?”

    “想要文啸雨命的人,不仅仅是我们,张大佬那边一直也安排人再要文啸雨的命,而且他们已经动手过好几次了,我们的人也一直再找机会,已经行动过不少次了,但是总是各种原因失败,但是再我们找机会的过程中,我们的人一直和我汇报,至少还有两伙人,再想要文啸雨的命,而且也暗中已经实施过很多次了,闹得最大的两次,一次是文啸雨再监狱里面,差点内干掉的时候,有人给他挡了一命,还有一次就是再他澡堂的事情,差点被干掉,这都不是我们的人做的,是别人安排的,是张大佬,但是再医护室的那一次,真是一个好机会,本来已经可以干掉文啸雨了,结果那个蠢大夫被门口的警察给发现,破坏了。”

    “你确定就是张大佬吗?”郑和泰从边上问了一句,噶虎摸着自己的脑袋“除了他,那还能有谁啊?”

    “为什么这种事你不早点和我说!”郑和泰当即就愤怒了,从边上顿时之间大吼了起来,一脚就把自己面前的行李箱给踹翻了,他伸手指着噶虎,怒不可止的样子“问你话呢!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

    噶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都傻眼了,上下打量着已经气急眼的郑和泰…….

    Z市监狱,再监狱内部的纺织工厂外面,王正,还有二筒,两个人站在一起,王正看着二筒半边脸都肿着,从边上有些疑惑的开口“你这是又跟谁打架了,你最近怎么回事,成天和人打架?”

    “我和谁打架了啊我,你以为我愿意啊。”二筒一脸委屈的表情,捂着自己的脸“还不都是文啸雨,你们也不管管,他现在每天都抽时间找我,让我找几个人和他打架,他说他不出全力不出全力,那打人身上也疼啊,这都是他干的,他每次都不出全力,但是都会有把大家打急眼,然后打急眼了,还打不过他,这孙子越来越能打了啊,正哥,你得管管啊,再不管,我和我这一群兄弟,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老给他当陪练啊?”

    二筒这个郁闷,王正一听,笑了起来,对于这文啸雨每天找二筒他们打拳的事情,他也是知道一些的,但是他也没有管,这也是好事情,也算是方便他办案,随即王正从边上说道“那个刀片的事情,怎么样了?”

    “一点头绪都没有啊,正哥,我已经把我所有能使用的手段都用上了,那么小个玩意,要是谁藏起来了,那从哪儿找去啊,是不是,我也没有透视眼,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正哥,你别这么看我, 是真的。”

    “你在这个监区十年来,前后换了这么多号子,那个号子都有你的小弟都有你的马仔,谁见了你不叫你声二筒哥,谁不知道二筒哥罩整个监区,就连监区里面哪个人屁股上面有没有痔疮都一清二楚的。”

    “那都是监区的兄弟们给面子,有些夸大其词了,我哪儿有那么大的本事啊,监区里面还是你们是老大,你们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区区一个劳动改造的犯人,我怎么能知道啊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二筒还想说话的时候,看着王正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他从边上连忙笑了笑,把头也低下来了。

    王正也是经验老道,不在提这个刀片的事情“你还有一年出去了,文啸雨也还有一年多就出去了,现在的情况,你还可以找几个兄弟打他一顿啊,教训教训他,让他不敢再找你练拳了。”

    “你别闹了。”二筒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这疯子是个变态你知道吗,而且他现在越来越厉害,前两天我们四五个人还能打到他呢,现在四五个人都近不了他的身了,而且他挨打会很兴奋,你越打到他,越伤到他,他越开心,他的能力迸发的越厉害,我还教训他一顿,可拉倒吧,我现在提他就脑袋瓜子疼。”

    “那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你就天天准备陪着他练拳吧,而且,我们决定把文啸雨调到你的号子里面去,那样的话,会更方便你们练拳的的,但是前提你是知道的啊,二筒,如果你敢把事情闹大,咱们就新账老账一起算,相信我,我能让你在这里面再待上十几年,没问题。”

    “不是,王正,你是故意整我啊!”二筒也不是傻子,这一下也是明白了“你想玩死我,是不是啊你?”

    “你别乱说哈,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有证据的话,你可以告我,没证据的话,我就要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