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62】逼迫二筒
    二筒五官再次都要扭曲到一起了,他一脸压抑郁闷的表情,瞅着边上的王正,瞅了好一会儿“正哥,你别逼我了行不行,你知道的,有些事情我要是说了,我他妈以后在这里就没法混下去了。”

    “你他妈的都快出去的人了, 不想着好好表现,还他妈的想着以后在这怎么混,你要从这混一辈子吗?”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是你说的?你告诉我,我会找个理由,推到别人的身上,绝对联系不上你的,你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如果你不说的话,那我问你,你之前打架的那个事情怎么算,你怎么答应我的?”

    说白了,两个人现在其实还是再为那个刀片的事情,再斗智斗勇,王正心里面清楚,二筒肯定能找到刀片,他再监狱里面这么多年,各种风吹草动,他不会不知道的,但是他就是不想说,他觉得不够意思。

    “那个事情都过去了,再说,那个事情我那么多兄弟都是受害者,最后还都是我给平下来的这个事情啊。”

    “行,你这意思我明白了。”王正笑了起来,随即拍了拍二筒的肩膀,一脸威胁的表情“好好的过好你这一年啊,你们可是好兄弟!”王正话里有话,自己转身就走,边上的二筒都快郁闷死了。

    看着王正要走了,他从边上跟着开口“正哥,正哥,别走呢!别走呢!”二筒这一叫,王正转头,二筒赶忙到了王正的边上,他盯着王正,又思索了好一会儿“就这一次,说好了,就这一次,完事之后,你别再找我的麻烦,也别再让文啸雨找我练拳,行不行?咱们说好了!”二筒一本正经。

    王正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文啸雨再找你练拳了,而且,我没准还能帮你申请减刑,让你早几个月离开这里!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二筒瞪大了眼睛,连忙的点了点头。

    但是看得出来,二筒还是挺纠结的,也肯定是衡量了好一会儿,他从边上压低了声音“我有个小兄弟和我说,他们号子里面有个叫大鹏的,再他的床铺下面,藏着一片刀片,这是他偶然不小心看见的,现在还在不在,或者是不是你找的那个就不知道了,他说这个大鹏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的,为人处世也挺低调的,不太爱说话。”

    二筒说到这,自己转身就离开了,回到了工厂,王正站在原地,想着二筒的话,整个人也陷入了沉思。

    两个多小时以后,再监狱长的办公室内,王正摸着自己的下巴,盯着这个叫大鹏的资料,他已经从当他食堂那个胖子想要袭击文啸雨的过程中,反复看了几遍监控,当时大鹏肯定是没有出现在现场的,但是现在为什么刀片会在大鹏的手上,是那个时候的同一副刀片,还是他自己从别的地方,藏起来的另外一一副,但是不管如何,刀片这种东西,肯定是在监狱里面算是禁物的,必须要控制。

    “这个犯人是一个老犯人了,已经呆了六年,当初是因为抢劫进来的,我现在安排人去搜查他的床铺。”

    王正摇了摇头“先别搜查他,先找人盯着他,看看他平时竟和什么人沟通交流,一点一点的查,然后最好能有一段时间的监控记录,我想看看这个人平时所作所为,研究一下他的性格习惯,或许才能顺藤摸瓜,顺便看看他的刀片,是怎么带进来的。他再床下,藏着刀片到底要做什么,顺便调查一下大鹏所有的社会关系,看看他进来之前是干嘛的,然后还有他的家庭情况,最近有没有巨额财产流入。”

    “文啸雨的牢房内,还有两个人行迹十分的可疑,看看这两个人,有没有人和这个大鹏有联系,就知道了。”

    监狱长听完了王正的计划,点了点头“这方面我确实不擅长,你就全都自己处理了就行了,我给你行方便…..”

    次日中午,再饭堂门口的位置,文啸雨顺手又拦住了二筒“筒哥!”文啸雨这一声筒哥叫的,让二筒心里面一个颤,边上的几个马仔,一瞬间下意识的全都闪开了,面带惧色的看着文啸雨。

    二筒一脸尴尬的表情“弟弟,昨天正哥没有和你打招呼吗?”二筒这一问,文啸雨有些懵了“啥啊?”

    “正哥说不让你在找我练拳了,你想练拳的话,去找别人练,我还能帮你推荐几个人。”二筒一脸奸笑。

    “没有啊,他没有和我说啊!”“不可能,他肯定和你说了!”“没有,他真的没说,别说那些了,来来来,叫几个兄弟,别就你自己,那不行!”文啸雨搂着二筒就往边上走。

    这边文啸雨和二筒刚刚离开,不远处王正和几个狱警就过来了,这些人站在边上,看着来来回回进出食堂的人群,还有不少散步的人群,王正起身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然后靠到了一处十分隐秘的拐角的位置。

    几分钟以后,大鹏被一个狱警带过来了,他面无表情,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还带着一副眼镜,挺斯文的。

    “你好,我叫王正。”王正从边上微微一笑的,自己就把手伸出来了,大鹏从边上点了点头“警官好。”

    “没事,我找你过来就是想要和你随便聊聊!”王正一边说,一边就从边上拍了拍大鹏的肩膀“就是随便聊,听说你家姐弟三个,你上面还有两个姐姐,是吧,然后你是因为抢劫进来的,已经呆了六年了,是吧?而且你还是家中的独子,从小到大,你们三个人,都是你们母亲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对吧?”

    大鹏从边上点了点头,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前些日子你母亲收到了一笔巨款,不光你母亲有,还有你两姐姐也都有,他们收到的那些钱,是一个人给你的买命钱,他们要买你的命,让你帮他们做一件事情,只不过你一直没有机会做,我说的没错吧?”

    大鹏听到这,从边上摇了摇头,冷静的有些吓人“警官,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不好意思。”

    “你觉得人生没有希望,在这里活着,生不如死,所以你觉得,死了也挺好的,对不对?而且如果自己死掉的话,还能换来一大笔钱,对于这个结果,你是更加的愿意的,对不对?”

    大鹏笑了,他盯着王正,那空洞的眼神,没有任何的回复,自己转身就要走,王正站在他的对面,声音不大“其实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你不要轻易的上当的,你母亲和你姐姐他们确实收到了钱,但是再她们把她们收到钱的消息告诉了你之后,你母亲和你的姐姐,就被人控制绑架了,现在所有的钱,都被他们拿回去了,因为你在监狱里面,得不到任何的消息,所以他们也是有恃无恐,他们想让你白死,知道吗?现在他们还是处于被绑架中,我们警方需要你的帮助配合,才有可能通过线索,救下他们,要么我不会来找你的。”

    王正一边说,一边拿出来了两张照片,照片上面,两个女人被铁链反绑着困在笼子里面,边上一个带着黑色面罩的男子,手上拿着枪,对准这个女子的样子,这是我们警方收到的勒索图片“现在我们需要你的配合,来确认绑匪的身份,他们是你们的亲人,如果这个时候你还不配合我们的话,那他们性命堪忧!”

    大鹏自己依旧不说话,也不理会王正,回到了食堂里面,自己坐在那,不说话,显得依旧是那么的孤独,看着大鹏离开,王正边上的一个同事跟着开口“你觉得你这个办法靠谱吗,会不会打草惊蛇?”

    “没办法了,只能这样做了,这叫引蛇出洞,我看过近半年的监狱里面的监控录像,根据我多年的办案经验,这个大鹏不是有自闭症,就是有抑郁症,我刚刚那些话,他虽然脸上不会展现出来什么,但是内心一定会有活动的,他憋不住的。”王正十分的有信心“而且他们这种人,只要收了钱,那自己肯定是用不上的,他们的所有寄托都在自己的家人身上,用这个做突破口,一定可以成功的。”

    王正正说着呢,突然之间,再食堂那边,一阵骚乱发生,王正这边的几个狱警,连忙冲着那边就冲过去了,当他们冲到门口位置的时候,大鹏已经疯狂的打倒了三四个人,这家伙,下手够狠的,兹了哇啦,好几个狱警冲上去,一顿电棍加甩棍,结结实实的把大鹏给抡倒再了地上,结结实实的,周围三四个倒下的人,来回翻滚着身体,看着这个大鹏虽然不声不响的,但是这动起手来,还是真的挺厉害的…….

    夜幕缓缓的降临了,大鹏被关押在禁闭室内,抬头不停的看着周围,再监控室的位置,王正和边上的一个同事,也听着监控里面的大鹏,这个时候,王正已经打了一个哈欠,边上的同事跟着开口“正哥,休息会吧。”

    “不,这个大鹏虽然不声不响的,但是心思缜密,他突然之间和人打架,肯定是还有别的原因的,相信我。”

    王正盯了整整一夜,大鹏困了就睡觉,醒了就吃饭,没有任何异样反应,大鹏再禁闭室呆了一个星期,王正他们就在禁闭室守了一个星期,结果是一无所获,没有调查到任何可疑的情况。

    这一下可是把王正他们都给难着了,坐在宿舍里面,王正几乎吃饭都是一副心不在焉,一直是一副沉思的表情“你说这大鹏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是不是已经被买通了再等待机会对付文啸雨,还是我们错了方向吗,不会啊,大鹏这种人嘴肯定是非常严的,如果真的被买通了,很难开口,莫非是我的方式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