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64】修凯和王正
    王正和修凯两个人还坐在一起“现在谁都救不了你了,你和文啸雨无冤无仇的,那自然肯定是有人花钱买通你了,而且根据我们已经掌控的线索,还有这么长时间,从你入狱以来,和你走的最近的几个狱警,包括他们的家庭情况,个人生活情况,我都研究过了,我现在已经大概知道,到底是谁让你做这个事情了,其实这几个嫌疑人,他们也是被外面的人买通了,从外面的人那里拿了钱,自己收下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给你,让你办事,你要自己承认一下吗?还是觉得我再诈你?包括你的那个刀片是怎么来的,你心里面没数吗?”王正盯着修凯“今天晚上监狱里面这么多犯人,我穿上一身囚衣,你也分不出来我到底是警察,还是犯人吧,而且,今天晚上和我一样穿着打扮的警察还不少,都是为了破案来的,修凯,你们的计划早都暴漏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给你一个挽回你自己的机会,你可要抓住机会啊。”

    修凯这个时候,从边上也是彻底不吭声了,王正整个人严肃了起来“谁让你杀文啸雨,是阿七,还是锯条。”

    说到这的时候,王正突然之间猛的一转头,把目光直接就看向了他们斜后方的两个狱警,左边的是阿七,右边的是锯条,其实修凯什么都没有说,这就是王正经验老道之处,他早都把一切都计划好了,还特意请来了监狱长,陪着他一起演戏,阿七和锯条两个人,都是王正他们事先调查好的,有嫌疑的狱警,而且,刚刚的时候,还让监狱长把他们两个人都带过来了,刚好还站在一起,这样王正一看,两个人谁也分不清看谁呢。

    但是做贼心虚这话是真的没错,阿七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呢,边上的锯条,撒腿就跑,这锯条要是不跑的话,王正心里面还没谱了,这修凯不承认,锯条不承认,下面办事的人更不会承认了,否则的话修凯也不会让他们去做,但是刚刚王正和修凯交流的时候突然之间转头看向锯条那边的时候,锯条一瞬间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想的,从刚刚监狱长和他说那些话的时候,他内心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压力极大,尤其是到了这里看见穿着囚服的王正,锯条心里面更没有谱儿了,王正回头的那一刻,锯条本能的做贼心虚,以为修凯把什么都招了,转身就跑,看着锯条跑了,王正笑了起来,伸手一指“你看,他跑了!”

    王正这伸手一指,修凯这个时候才转头,他转头的时候,那边逃跑的锯条,嘴角闪过了一丝讽刺的笑容“废物。”说完之后,修凯抬头继续盯着舞台中央,这个时候,他却笑了起来,笑容当中,尽是无奈……..

    Z市,迪克斯酒吧,这里面热闹非凡,虽然张氏集团现在混乱不堪,但是并不影响这里的生意,每天晚上依旧是夜夜笙歌,再酒吧舞台的中央,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左手右手一边搂着一个姑娘,伴随着酒吧动感的DJ,正在疯狂的跳动着,再人群当中,突然之间出现了几个身影,这几个身影全都看着中间的这个男子,奔着他就过去了,这个男子或许也是感觉到了什么,看着有人貌似冲着自己过来了,他二话不说,推开了边上的两个女子,转身就跑,他这一跑,那几个身影也跟着跑了起来,男子东蹿西蹿的,速度很快,他对于酒吧也很熟悉,从前面冲出去之后,从后门就蹿出来了,他刚蹿出来,看着周围的马路要逃窜呢。

    周围四面八方,好多穿着警服的警察都冲出来了,还有不少便衣“不许动,不许动!………”

    次日中午,再大猫的家中,一辆警车行驶停再了门口,董叶打开房间大门的时候,看见了几个警察“您好,您先生在不在家,我们有一个案子,需要他配合调查一下。”董叶惊呆了,转头看着身后的大猫。

    大猫穿着一身睡衣,站在客厅的中央,刚好也是路过,看见门口警察的时候,他也在原地站住了……..

    Z市监狱,文啸雨和王正两个人坐在一处角落处“第一次再牢房里面,想要要你命,然后闹出来人命的那个案子,是张大佬让黑狗做的,包括那天再食堂,你打的那个胖驴的事情,也是黑狗他们做的, 还有一些别的小事,现在黑狗我们已经抓了,张大佬自己也出事了,做国外,还没有醒过来,张家老二再戒毒所,张氏集团彻底混乱,你再澡堂子出事的那件事,是大猫的司机和锯条串通一气,让修凯做的,锯条和大猫的司机是发小,修凯和锯条的关系也不错,两人一直都有利益联系,所以修凯帮锯条做事情,锯条把什么都招了,但是大猫的司机嘴很硬,还在突破当中,这个幕后指使肯定是大猫做的,这小子够狠的,你的那两个狱友,有一个也坦白了,一直在帮着修凯盯着你,给修凯说你所有的情况,至于另一个可疑人物,我们还没有动手,我怀疑,这个人物是郑和泰那条线上面的眼线,你再监狱医护室出事的那件事,我初步怀疑也是郑和泰做的,因为黑狗,还有大猫的那个司机,修凯,锯条,阿纳,他们这些人基本上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你住院时候的那个案子,如果是他们做的话,他们肯定也就都交代了,如果不是他们做的话,他们也不会交代的,他们已经交代了这么多,没有必要再把剩下的那些都隐藏起来了,我现在的所有精力,都在你们号子里面,另一个人的身上,他应该就是郑和泰他们留在这里的眼线,但是我心里面还是有些不放心,修凯并没有拿刀片,当时你出事的时候,胖驴手上的刀片,确实是不翼而飞了,监控不会说谎,只不过角度问题有限。”

    “我现在担心的是这个刀片,只要拿这个刀片的人,是绝对想做事情的人,就算不对着你,也会对着别人。”

    王正拍了拍文啸雨的肩膀“再忍忍吧,还有郑和泰这边一条线,能把他这条线也端了,就一切都OK了!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处理,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些犯人,全都绳之以法的,至于你,你以后不要总是去找二筒练拳了,自己练自己的就行了,别老拿二筒当活靶子,这一次修凯的事情,都是二筒给提供的消息,我们才能提前部署,否则的话,你还真的挺危险了,而且二筒减刑的事情监狱长批了,他这几天就要出狱了,这几天,你让他好好的过一些好日子吧,这天天鼻青脸肿的,还有他那一群人,而且你拿他们练,也没挑战了吧。”

    “没关系,都已经一年了,我也习惯这样的生活了,挺好的,就当是锻炼自己的反应能力吧,而且正哥,你有没有想过,二筒也是有问题的?”文啸雨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我很相信我的直觉,如果当初二筒是真的奔着狗哥去的话,我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我能感觉到,二筒,还有二筒身边的那几个人,都是奔着我来的,他们想要我的命,而且,你查查我们号子里面的另一条眼线,是不是二筒的人,再给二筒出谋划策的,而且,我每天找二筒练拳,就是想把他们逼急眼,让他们像那天一样,我再确认我自己的感觉,别人都急眼过了,就二筒没有急眼过,我能感觉到,他是在刻意的控制,再刻意的收,他貌似在隐藏什么。”

    王正本来挺放松的,也挺开心的,但是当他听见文啸雨这么说话的时候,他突然之间脸上的表情就变了。

    他看着文啸雨,文啸雨看着他,片刻之后,王正从边上就站了起来,一拍文啸雨的肩膀“你为什么不早和我说这些”

    “我也挺想早点和你说的,但是我到现在都没有足够的证据证实自己的猜想,我害怕会引起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二筒这个人再监狱的势力确实挺大的,这个人是个十足演技派,阴狠的一比,我也不想真的就得罪了他。”

    王正摇了摇头“收网,先把另一个人控制住。”王正斩钉截铁,他这话给文啸雨也说蒙了“收什么网?”

    “再你们号子里面还放着的另一条没有收起来的虫子。”王正话音刚落,就在不远处的运动场上,很多人都围聚在了一起,乱糟糟的,不少人再往过走,似乎再看热闹一样,不少狱警也都往过赶了。

    文啸雨和王正两个人也围过去了,因为王正是狱警,很多人都在给王正让开位置,很快,他们走到了人群围聚的核心区域,现在就在这个核心区域处,一个男子躺在地上,脖颈处的那个口子十分的显眼,鲜血还在不停的往下流,周围地面上,一片血红,他的手上攥着一片刀片,正是当初再监控视频里面看见的那个刀片。

    几个狱警已经站到了这个男子的身边,开始打电话叫救护车了,但是明显的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文啸雨也再边上,盯着这个男子,盯着这个和自己一个号子的狱友,他这是明显的自杀,但是文啸雨似乎看见了他脸上的那一脸的不甘心,周围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的,王正这个时候脸色也变得非常非常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