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69】提前释放
    所以狗哥也是挺努力的再记着的,现在修凯个二筒之后,狗哥俨然已经成为了这个监区的第一人,其实后面还有很多扫荡的事情,都是文啸雨帮着他扫荡的,文啸雨是真的够能打的,而且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狗哥和文啸雨叫师傅,文啸雨和狗哥叫大哥,说实话,狗哥也是文啸雨在监狱这一年半以来,唯一的朋友,两个人的感情,也是一点点的积累起来的,除了狗哥,他一个朋友都没有。

    再文啸雨出狱的头一天晚上,狗哥拉着文啸雨,两个人坐在角落,又再喝酒,喝着喝着酒,狗哥的眼圈就红儿,他擦着自己的眼睛,笑呵呵的开口“真的是年龄大了,越来越不中用了,越来越没出息了。”

    两个人晚上喝了很多,到了最后,文啸雨和狗哥都喝多了,两个人抱头痛哭,文啸雨自己说了很多很多心里话,都是压抑再自己内心很久的心里话,狗哥同样的也是说了很多心里话,都是舍不得的话,只不过两个人都喝多了,到了最后醒来的时候,几乎都断片了,谁也忘记了昨天晚上谁竟说了什么了,反正所有人都记得,两个人霍霍的一个号子的人,晚上都没有睡好觉,再监狱里面呆的这一年半,对于文啸雨来说,确实改变了他很多很多,他从监狱里面出来的这一天,阳光明媚,王正亲自把他送出监狱的。

    两个人站在监狱的门口,王正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好好干,可别让我再从这里面看见你了,听见了没有,还有,你出去以后,我以前的同事会找你,让你协助配合调查,大猫雇凶害你的案子,还没有结案呢。”

    “正哥,我也不和你客气了,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调过来的话,那我估计都不能活着从这里出来了,谢谢你。”

    “别谢谢我,不是我自己想调过来的,是监狱长他们申请把我调过来的,说实话,这也算是帮了我,总比我成天被关在看守所的好,至少给了我一个新生的机会,刑侦大队那边回不去了,这边至少还可以,哈哈哈。”

    王正与文啸雨两个人拥抱在了一起,片刻之后,文啸雨转身,抬头看着对面的陈冬冬,还有罗浩的,以及罗浩的女朋友菲菲,这是文啸雨第一次看见菲菲,这些人一脸兴奋的看着文啸雨。

    文啸雨走到了陈冬冬的边上,双手捧住了陈冬冬的脸颊,他亲吻了陈冬冬,陈冬冬闭着眼睛,有些羞涩的迎合着,随即,文啸雨搂住了陈冬冬,就这样搂了很久很久,片刻之后,他又与罗浩拥抱再了一起,兄弟两个人也是拥抱了许久,最后文啸雨伸出来手,冲着胖丫头菲菲“文啸雨。”

    菲菲“嘿嘿”的笑了笑,冲着文啸雨也伸手,两个人算是第一次打招呼,边上还停着一辆出租车,几个人随即上了车子,回到家中的时候,家里面摆满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文母裹着围裙,这一桌子的饭菜,全都是文啸雨最最爱吃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忙碌的身影,还有刚刚长起来没有多久的头发。

    文啸雨直接就跪在了地上,他看着自己的母亲,眼圈当即就红了,泪水往下流,一脸的羞愧,他冲着地上“咣,咣,咣!”的磕了三个响头,文母过来抱起来了自己的孩子,文啸雨哭了起来,她也没有安慰文啸雨,好一会儿的功夫,她开口,说着从前的那些话,让文啸雨听起来,是那么的熟悉“啸雨,该吃饭了,来,洗洗手……”

    风水轮流转,有些事情,是真的没错,文啸雨出狱,离开狗哥他们的牢房之后,当他晚上的时候,这里面又又关进来了一个新人,这个人是从戒毒所进来的,他进了牢房,走路一瘸一拐的,抱着自己的被褥,他一边往里面的床位走,一边冲着监狱里面的人打着招呼,笑呵呵的,他长的挺凶的,但是这个时候却挂着笑容。

    很快,他铺好了床铺,再他的斜对面的上铺,就是狗哥,狗哥坐在那里,这个男子似乎知道谁是这个号子的老大一样,他像是变戏法一样,连忙从自己的被褥里面,拿出来了两条烟,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到了狗哥的边上,他把烟递给了狗哥,带着自己一脸的贱笑,不管再外面多么大的排场,到了这里,都是一个样。

    “狗哥,小弟新来乍到,麻烦照顾照顾!”男子显然很懂规矩,把烟递给狗哥之后,还拿出来一支散烟,自己直接就给狗哥点着了,跟着,他坐在了自己的床上,一脸笑容的看着周围的人。

    狗哥一支烟抽完,把那两条烟也给收起来了,他盯着坐在床上的男子微微一笑“你的事情我听过不少,听说你们家再Z市外面还挺厉害的,是吧,张氏集团,你哥哥是张大佬,然后你还有三个弟弟,你再家里面排行老二,再Z市的时候,也是道上一个有点名声的人物,是不是的啊?”

    “没有没有,都是道上的兄弟们抬爱,给我张某人一个面子。”张家老二还挺谦虚“我现在再这里,我也是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也全都是心知肚明,您放心,狗哥,绝对不给您添麻烦。”

    “没事,没事,你这么懂规矩,那我们以后就是兄弟了,做兄弟的,咱们之间肯定就没有那么多废话了。”

    张家老二连忙双手抱拳“谢谢狗哥,大恩不言谢,别的事情,我也就都不说了,放心,以后您的烟酒我包了”

    “好好好,那你的性福,我也让人给你包了。”狗哥从边上说了一句,张家老二也没有听出来什么不妥,从边上赶忙双手抱拳,还在一个劲儿的答谢狗哥“那就谢谢了,狗哥,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其实你也不用太谢谢我,你看,这都是缘分,茫茫人海,我们相遇,哦,对了,忘记说了,你知道你现在坐着的这个床铺,是谁的床铺吗?”狗哥显得很有精神,笑呵呵的看着张家老二。

    张家老二转头看了看,连忙摇头,脸上再也没有任何猖狂的表情“我不知道啊,但是如果您喜欢,给您就是”

    “不,这床铺是我师傅的床铺,我师傅昨天出去的,你今天进来的,刚好顶替再他的位置了,真是有缘!”

    “有缘!有缘!哈哈哈!这一看我们就是有缘!”张家老二从边上也是连忙迎合了起来。

    “你先别着急说有缘没缘的话呢,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师傅是谁,我师傅你也认识,而且你们交情不浅呢。”

    “我也认识?”张家老二一听,连忙起身“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一脸的可开心“那我们确实是有缘分”

    张家老二从边上大声的笑着,他这边还笑呢,另外一边的狗哥跟着开口“文啸雨,你认识不认识啊?”张家老二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当即就变了,笑声戛然而止,边上的狗哥上下打量着他“笑啊,没事,继续笑,别停下来,我就说,咱们挺有缘分的吗,而且我之前还说过了,以后你多性福我包了,死瘸子!”说道后面的时候,狗哥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狰狞,张家老二这一下害怕了,从床铺上面连忙站了起来,他站起来的时候,边上好几个身影也已经都过来了“我认识阿纳,我和阿纳很好的兄弟,我警告你,阿狗。”

    就在张家老二还想说话的时候,一群人奔着那边的张家老二已经扑了上去,张家老二的惨叫声音不止,很快,他连惨叫都惨叫不出来了,狗哥笑呵呵的从床铺上面跳了下来,自己走到了监狱门口,嘴上叼着一支烟,自己从边上还打起来了八极拳,打的还是有模有样的,看起来他的心情,还是挺好的…….

    文啸雨的家中,他晚上的时候,喝了不少酒,房间总共就这么大,文母很早就休息了,文啸雨和罗浩,以及陈冬冬,还有菲菲,都没少喝,晚上睡觉的时候,罗浩本来要把房间让给文啸雨的,但是文啸雨并没有去,他找到了自己曾经的自行车,这么长时间一直是罗浩骑着的,他送着陈冬冬回到了家,在楼下的时候,两个人再次的拥吻到了一起,回到自己家中的时候,文啸雨就躺在了沙发上面,他整个人直接就睡着了。

    再陈冬冬的家中,陈冬冬回家的时候,一身酒气,脸蛋子都红扑扑的,他的父母都在客厅坐着,她明显的话多了不少,坐在了两个人的身边的,搂着自己的母亲,脚还搭在自己父亲的腿上“爸,啸雨哥出来了,你看,咱们店里面人手明显的不够,让他回来帮着咱们继续工作吧。”

    “不行,店里面现在人已经满了,再说了,文啸雨身上有事,还是从监狱出来的,谁敢招这样的人。”

    听见自己的父亲这么说,陈冬冬当即就急眼了,边上的沉默抬手就打了自己老公一拳“你讨厌不讨厌啊你,老逗我们姑娘,冬冬,别理他,你没看见你爸爸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招人吗,就等着小文呢,放心吧。”

    “妈妈爸爸最好了。”陈冬冬十分的开心,张开双臂,就拥抱住了自己的父母,一家子人其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