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78】拳市的规则
    “两个拳手组成一个队伍之后,进行轮战,挺简单的,只要某一方两个人全部被打倒了,另外一方就算是获胜了,而且,再生死场的比赛里面,拳手是可以选择使用死拳的道具的,你知道什么是死拳道具吗?”

    文啸雨摇了摇头,老鼠从边上说道“用磨碎的玻璃渣,,裹在包拳布里面,而且这也是极其危险的做法,真的到了那个份上,你死我亡了,使用这种道具的人,极多,你可以选择用,可以选择不用,但是你不能阻止别人选择用,这就是整个地下拳市的规则了,我老鼠浸泡在这Z市的拳市这么多年,所了解的一切。”

    文啸雨这个时候也不说话了,对于老鼠刚刚所说的一切关于拳市的规则,他也已经全都记下来了,他大口大口的喝着酒,沉默了得有十几分钟的样子“那就这样,我们从行家开始,你尽快安排吧,好了告诉我。”

    老鼠还是有些纠结,他上下打量着文啸雨“我说文少爷,这个拳市的这个事情,咱们就是不能贪,如果贪的话,那肯定要出问题的,咱们的命还是最重要的,咱们这一点,还得达成共识,没问题吧。”

    “你这话说的就好像我不关心自己的命,你比我还关心我自己的命一样,没问题的,放心吧,就这样!”

    “那你把你的身份证发给我,还有现在的家庭住址发给我,我先去给你报名,他们肯定还会派人去专门调查你的,如果这两天觉得有人背后跟着你什么的,不要当回事就好了。”

    “我不当回事,谁跟着我,我就揍谁。”文啸雨笑了起来,他这一笑,边上的老鼠也笑了,老鼠顺手把杯子举了起来,文啸雨也举起来了杯子,两个人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文啸雨和老鼠两个人也没少喝,到了后面的时候,老鼠一直都是笑呵呵的,在幻想着拳市的事情,毕竟要赚钱了,所有人对于钱都是十分的想往的,老鼠都开始从边上自己意淫了,两个人吃饭并没有持续多久,也就是**点钟时候,文啸雨和老鼠就告别了, 文啸雨自己骑着车子,习惯性的往自己之前居住的那个房屋骑行,那个房子最早就是董叶留下来的,那会文啸雨和董叶两个人住在那里,后来自己和自己的母亲住在那里,自己母亲住院以后,文啸雨进了牢房,那个房子也就退了,这一转眼的功夫,这么长时间也过去了,现在文啸雨出来了,他依旧还是坚持着每天要到这里来转一圈,最主要的就是要看看,单元门口的那个长椅上面,他的老乞丐师傅还在不在,几乎每天都是失望了,说实话,文啸雨这一次过来的时候也没有抱希望。

    只是顺道路过的时候,发现椅子上面依旧空空如也,他摇了摇头,骑着车子继续往前走,从另外一边回家,他正往前骑车呢,不远处,看见了一个乞丐,他下意识的就把车子停下来了,他连忙走到了马路边上,他站在马路边上的时候,盯着这个乞丐仔细的看了看,不是他的师傅,文啸雨撇了撇嘴,这么长时间,甚至于马路上面所有的乞丐,他都会认真的盯着人家看一看,他一直再寻找老乞丐的身影,再一次的失望之后,文啸雨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笑,他转身就要离开,但是在他转身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男子邋邋遢遢的,和之前没有一丝的变化,文啸雨看见他的时候,脸上顿时之间就漏出来了兴奋的表情“师傅!”他双手抱拳,一脸的开心,老乞丐微微一笑,和文啸雨打了一个手势,自己转身就走,文啸雨跟在了老乞丐的身边,其实说实话,从文啸雨刚刚出狱的第一天,他就来这里找老乞丐了,老乞丐其实这一年多的时间,一直都在附近乞讨,他已经看见了文啸雨了,但是他并没有和文啸雨打招呼。

    直到他看见文啸雨第二次过来,第三次过来,到今天,已经是十几次了,发现文啸雨依旧是锲而不舍,其实每一次文啸雨过来的时候,老乞丐几乎都看见他了,毕竟文啸雨基本上都是晚上来,白天也没有时间,老乞丐晚上的时候也没啥事,他看见文啸雨,就故意躲着文啸雨,其实文啸雨入狱的事情,老乞丐也早都知道了,就像是文啸雨叫他师傅一样,文啸雨是他唯一的徒弟,他也没有什么亲人,他对于文啸雨的事情也是挺关心的,但是他属于比较随性子的人,有缘分最好,没缘分的话,也不能强求,他知道文啸雨是来找自己的,所以对于文啸雨的态度,他这也算是满意了,老乞丐直接带着文啸雨到了附近的一处公园。

    两个人站在公园里面,文啸雨还是有些兴奋“师傅,我们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这么长时间了,我一直找你,然后一直也找不到你,我给你准备一个手机,这样也方便我们两个日后联系,你看怎么样,师傅。”

    就在文啸雨还想要继续说话的时候,老乞丐突然之间就对文啸雨上手,一个标准的“阎王三点手”直攻向文啸雨的面门,文啸雨下意识的轻轻一闪,躲开了老乞丐这一下,随即两个人瞬间就打斗再了一起,这个时候的老乞丐,和之前的那个邋邋遢遢的老乞丐,此时此刻,简直也是判若两人,出拳刚劲朴实,动作迅猛,以意领气,以气摧力,三盘六点内外合一,气势磅礴,八方发力通身是眼,浑身是手,动则变,变则化,化则灵,其妙无穷,文啸雨开始的时候还能抵挡,到了后面的时候,只能防御,一个不留神,被老乞丐胸口一击重拳,侧身肩抗,一个大背摔,就被老乞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刚刚老乞丐那一套,也是打的文啸雨眼花缭乱的,看着倒地的文啸雨,老乞丐从边上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显的一脸的失望。

    这一切文啸雨都看在眼里,他一咬牙,单手撑地,从地上一下就爬了起来,冲着老乞丐又扑了上去,猛起硬落、硬开对方之门,连连进发,结合了文啸雨自身打拳多年,对于拳击的领悟,一种非正常规形态的八极拳,产生了,这个时候的文啸雨,和刚刚,也是判若两人,劲整力猛,暴烈突然,劲力浑圆,攻防兼备,又是几十个回合下来之后,文啸雨抬手的双拳用力一起发力,带着一股势大力沉的拳风,攻向老乞丐。

    老乞丐双手合十,奋力一挡,整个人被文啸雨还是打的往后退了好几米,文啸雨本来正起劲儿呢,这个时候看见老乞丐被自己打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连忙收手“师傅!”他话音还没有说完呢,老乞丐从对面一脸的兴奋,脸上显然也是来了兴趣“好样的,继续,别停!”老乞丐一声叫吼,再次发力,冲着文啸雨开始还击。

    实战当中的进步,是比自己练习的进步要快得多的,尤其是和老乞丐这种八极拳高手练拳,文啸雨几乎已经发挥的淋漓尽致了,把自己这些日子在监狱里面的所有感悟,领悟,加上自己融创进去的自己的功夫,全都用上了,老乞丐从边上高接抵挡,游刃有余,老乞丐看着文啸雨打拳,先后看着他打了上百招之后,老乞丐突然之间就发力了,一发力,直接就把文啸雨给打倒再了地上,看着文啸雨到底之后,老乞丐直接冲着文啸雨训斥“你打的是什么狗屁玩意,发力不对!当初我实在怎么教你的吗?含胸拔背、顶顶拔腰、沉肩坠肘、气贯丹田!”老乞丐接连训斥了文啸雨几句之后,再次大吼了一声“起来!”

    文啸雨从地上一咬牙,就爬了起来,再次与老乞丐实战到了一起,显然,老乞丐通过刚刚和文啸雨的过招,已经把文啸雨这一段时间的所有一切练习成果,全都了如指掌了,现在和文啸雨实战练习,就是在纠正文啸雨的所有错误,他从边上一边指导开导文啸雨,文啸雨全都听进去了,犹如芜湖灌顶。

    这是再好的练习,也不如有人陪着实战指导,这是最快的进步方式,这一刻,文啸雨也是来了兴趣,和老乞丐两个人再公园当中,你来我往,一转眼的功夫,两个多小时就过去了,老乞丐和文啸雨两个人也是都累了,到了后面的时候,老乞丐就在边上站着,看着文啸雨一点一点的打拳,然后自己从边上一点点的指导文啸雨,强调他的所有动作,文啸雨全都听进了心里面,而且,就和老乞丐这一顿实战练习,文啸雨对于八极拳的领悟和之前比起来,也有了十足的进步,很多在瓶颈处的东西,被老乞丐这么一点,也就豁然开朗了。

    两人前前后后忙乎了好一会儿,也是都有些疲惫了,随即坐在了公园的椅子上面,聊着八极拳的事情。

    “师傅,这是我的手机,您拿着我的手机吧,这样的话,我们联系起来也比较方便,还有,我这里有些钱”

    文啸雨一边说,一边就想把自己手上的钱,递给老乞丐,老乞丐从边上摇了摇头,推开了文啸雨的手腕,冲着他笑了起来“我这个人习惯了四海为家,居无定所了,也不喜欢别人打探我的行踪,以后每天晚上这个时候,你就再公园这里出现等我就好,我若是有时间的话,我就会过来找你陪你实战,给你纠错,如果我没有时间的话,你就在这里自己练习,我不需要联系方式。”老乞丐的态度也挺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