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88】祁鑫的软肋
    噶虎这一下,也不吭声了,他站在原地,怒气冲冲的 看着郑和泰,郑和泰到底是老奸巨猾,他这个时候,把目光看向了边上的MOMO,说实话,刚刚打祁鑫的时候,郑和泰的余光一直也在盯着MOMO,MOMO很聪明,没有表现出来过度的关心,也没有叫吼,没有挣扎,因为这些根本就没有作用,反而会给祁鑫增添负担,但是她的眼神当中,那抹关心的情绪,是没有办法掩饰的,郑和泰也是前后思索了一下,毕竟这个女子当初还是救了祁鑫的,而且一看这就知道,这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随即郑和泰微微一笑,把手指向了那边的MOMO,噶虎这一下也明白了,他们过去,直接就把笼子打开了,从里面就把MOMO给拽了出来,MOMO还在地上来回翻滚着身体,还在挣扎着,随即噶虎从边上就把棍子举了起来, 照着MOMO的脑袋上面“咣!”的就是一棍子,MOMO本来还在挣扎呢,这一棍子,给她整个人都打蒙了,她的脑袋重重的撞到了地上,几乎是同一时间,她整个人觉得天旋地转的,鲜血顺着她的额头再一次的流出。

    郑和泰就死死的盯着祁鑫,发现祁鑫整个人从头到脚,几乎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随即郑和泰嘴角闪过了一丝疯狂“打断她的腿!”MOMO这个时候已经被打蒙了,听见郑和泰这个命令的时候,噶虎从边上顺手就把手上的武器举了起来,二话不说,冲着地上的MOMO就要招呼,眼看着要招呼下去的时候。

    祁鑫冰冷的声音从边上传出“你敢再碰他一下,我发誓,有一天我会拗断你的脖颈,还有你全家所有人的。”

    噶虎的棍子停落在了半路,没有往下招呼,目光看向了边上的郑和泰,随即他笑了起来“好啊,我等着你”

    郑和泰这个时候也笑了,冲着祁鑫开口“那现在这个时候,我们两个人可以聊聊了吧,我问你答,你看怎么样?你骗我可以,但是别让我发现,你拒绝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打断她一条腿,拒绝回答我两个问题,我就打断她两条腿,拒绝回答我三个问题,我就打断她两条腿,一只手,你用不着吓唬我,没用的。”

    祁鑫的嘴角抽动了抽动,他知道,他面前的郑和泰,是真正的老奸巨猾,不好对付,郑和泰笑呵呵的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你和我儿媳妇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一直会在她的身边出现,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就是一名普通的退役士兵,再美国服兵役,至于为什么在你儿媳妇身边出现,她是我的初恋,我们曾经快要结婚了,但是因为我再外面执行任务,所以耽误了婚期,我们两个之间有些误会,而且。”

    “行了,我知道你是谁了,和我预想的一样,你就是那个害死了瑶瑶的孩子,把瑶瑶逼的走投无路,最后想要自杀的人。”郑和泰笑了起来“你就叫祁鑫,对吧?”郑和泰说完,祁鑫从边上摇头。

    “我并没有想要害她,我很爱她,我们两个人之间是有误会的,很多事情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而且。”

    “是不是她想象的那样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你的所有的行为,造成的结果是那样的,所以你再多的解释也是苍白无力的,明白吗?过程不重要,结果最重要,瑶瑶认为的事情,最重要。”郑和泰说到这,长出了一口气,从边上继续说道“下面我们就要聊聊关于你和我儿子之间的事情了,那天晚上因为你的出现,我的儿子从楼梯上面滚落了下去,头部受到了剧烈的创伤,昏迷了许久,后来醒来之后,变成了傻子,我找你找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让我找到你了,你说吧,我儿子的事情,我应该怎么从你身上拿回来呢?”

    “你儿子就是一个废物败家子,除了会吃喝玩乐,外面找女人,家暴自己媳妇以外,别的什么都不会,我觉得他现在这样的结果,这都是活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祁鑫说到这的时候,郑和泰当即就怒了。

    他顺手就把自己手上的茶杯甩了出去,连带着茶水,全都摔倒了祁鑫的身上,开口就骂“你他妈的放屁!”

    “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你我都心知肚明,我是要教训郑成龙,他把江林瑶打成那样,不光我想教训他,貌似你也要教训你的儿子吧,至于他为什么倒下去,是你的玻璃甩出去了,他为了躲闪你打他,所以整个人才从楼梯上面滚下去的,我说你儿子活该自找的,报应,那是一方面,这个事情,如果真正的说罪魁祸首,那是你郑和泰,是你自己把你自己的儿子弄成这样的,和别人都没有关系,你从小对他的管教就是有问题的,造成你儿子现在这个局面,所有的一切,元凶是你,你可以随便的往别人的身上推,但是你自己只要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就好了,你说是我害的,那好啊,那块玻璃是我扔的,行了吧?”祁鑫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

    愤怒的郑和泰站在原地,气的浑身上下都有些哆嗦,边上的噶虎听完之后,更是愤怒,他拎着棍子冲着那边的祁鑫再次过去了,挥舞着手上的棍子,照着祁鑫,一棍子接着一棍子的,再次招呼了上去…….

    文啸雨再Z市地下拳市的审核,出乎老鼠意料之外的快,本来以为要一个多月的时间,结果前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搞定了,归结到底,其实还是因为文啸雨曾经坐过牢,这一件事,让文啸雨的审核进度,也是快了不少,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 对于文啸雨这种有案底的人来说,也是很方便的。

    而且在这半个多月点时间,文啸雨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去公园练拳,老乞丐一天不差,每天晚上没事的时候,也会过去陪着文啸雨练习,从边上指导文啸雨,文啸雨的八极拳打的越来越好了,尤其是把之前自己打拳击的那几年的经验,也融合到了八极拳当中,两者相辅相成,让文啸雨的势力也是大增, 包括文啸雨的五感感官,抗击打能力,以及的行动速度,全都提升了一个档次,半个月以前,老乞丐和文啸雨对攻的时候,老乞丐还是稳稳的占据上风呢,文啸雨进步速度快到,前后半个月的时间,老乞丐和文啸雨再对打的时候,就已经很吃力了,文啸雨白天的时候,自己没事,还会再面馆后面的一处小河边,再那练习铁山靠,打树,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晚上就去问老乞丐,老乞丐对于文啸雨,也算是真正的倾力相助了,他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的一切,对于文啸雨,都没有丝毫的隐瞒,文啸雨的身体素质,也是越来越好,陈冬冬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文啸雨其实已经准备去打黑拳了,文啸雨也不想他们当中的任何人担心,所以谁都没有和谁说过也。

    文啸雨依旧是一贫如洗,陈老板会给文啸雨一些工钱,文啸雨也从来没有要过,罗浩和陈冬冬也会主动给他钱,文啸雨也基本上不怎么拿,他知道,这些人都是为了他好,他也知道,这一切只是暂时的。

    说实话,文啸雨对于即将到来的地下拳市的各种各样的比赛,内心有憧憬,有兴奋,也有对于未知的惧怕。

    凤舞拳馆,再老鼠的办公室内,两个人坐在一起,老鼠正在给文啸雨讲述明天就要开始的第一场比赛的各种各样的注意事项,总之,玩家这个级别的比赛,和拳馆的拳赛,关系还是不大的,老鼠也在给文啸雨灌输提醒一些事项,按照老鼠的计划,那就是压制着自己本身的势力,一步一步到了行家那个级别拳赛,然后在第一场赚一大笔,完事就收工,文啸雨也是迎合着他的话,但是文啸雨不是这么想的,那点钱,根本就让文啸雨看不到眼里,老鼠和文啸雨两个人说了很多很多注意事项,也是说的差不多了,随即老鼠继续开口。

    “啸雨,别的事情,我和你说太多也没有用,但是咱们的所有计划里面有一个最关键的事情,那就是隐藏实力,到最后使劲捞一笔,但是我最近给你报名的时候,偶然之间得到了另一个消息,拳市里面还有专门的暗中观察员,他们和明面上的观察员都是一样的,只不过藏在暗中,所有的赔率基本上都是这些拳市的观察员来设定的,他们会观察你是不是再留力,如果你的留力被他们观察到的话,那到时候咱们从玩家到行家的时候,赔率不会高的,如果赔率不高的话,那大捞一笔的事情,可就吹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但是如果可以瞒过他们的眼睛,最后再关键时刻爆发的话,那赚多少钱,都是我们自己的本事了。”

    文啸雨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不大的棋盘里面,棋子还这么的多,这么多严格周密!”文啸雨撇了撇嘴一脸无奈。

    老鼠笑了笑,从边上再一次的吧酒杯举了起来“来,别的不说了,我们干杯,预祝一下明天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