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92】藏龙卧虎
    一转眼的功夫,一个星期的时间又过去了,文啸雨和老鼠,再老鼠自己的拳馆内,进行了文啸雨玩家赛的第二场比赛,正经的来说,这个地方,算是文啸雨的主场了,文啸雨的第二个对手,和他遇见的第一个对手比起来,说实话,确实是要弱了不少的,而且文啸雨很聪明,该让的地方,就让,不该让的地方,就是不让,从头到脚,他没有使用过任何于有关八极拳招式的动作,就用自己最开始练拳时候的那一套动作,有些强悍的把对面的拳手打倒了,当双方真正打起来的时候,没有过多少招,文啸雨心里面就已经看明白了,这第二个拳手,比第一个拳手,是要弱一些的加上自己的主场优势,所以文啸雨第二场胜的挺痛快的,连续两个回合点数已经赢下了比赛,尽管有些稍显吃力,但是整体上面,一直都是处于上风的,这也一来也省的让人怀疑,和什么人都赢得很费劲,那样也有点太假了,第二场比赛的时候,文啸雨和第一场一样,拿到了整整七千块的费用,他拿到这笔钱,没有和老鼠庆祝,只是简单的打了一个招呼,随即就回家了。

    他回到家里面的时候,文母正在看电视,文啸雨把这些钱,全都放在了自己母亲的面前“妈,我工资发了,那个什么,这些钱你留着,在买药的时候,别让罗浩他们掏钱了,咱们自己有钱。”文啸雨说完,没有等自己的母亲说话,转身就进了卫生间,他再卫生间里面舒舒服服的冲了一个澡,自己打着口哨,从里面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发现文母的目光一直也在盯着自己看,文啸雨这一次赢得相对于比较容易,所以脸上也没有留下什么伤,并不显眼,但是被自己母亲一直这么看着,文啸雨也有些不舒服了“妈,你看我干啥。”

    “你做的是什么工作啊,一个星期发一次工资,而且每一次能发这么多钱,你一个连大学都没有上过的人,从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本事,赚这么多钱?按照你这个架势发展下去,你这一个月得赚多少钱啊!”

    “妈,放心吧,这钱是干净钱,来路很正的,而且。”文啸雨还想要继续说的时候,文母摇了摇头“文啸雨,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了了,说清楚你这些钱的来历,干净钱,也得分是从哪儿干净下来的。”

    文啸雨思索了片刻,随即开口“其实我并不是每周都能拿这么多钱的,我这是奖金提成,我最近找了一份兼职,是做销售的,这一段时间运气好,碰见了两次大客户,卖了两套别墅,而且,这两次的钱,是上次一起发下来的只不过我有个同事急用钱,用一个星期,然后我所以现在才拿回来的,也是一个月一开工资,妈。”

    文母听着文啸雨这么说,又上下打量了打量他,眼神当中还是带着一丝的怀疑,文啸雨再次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继续说道“妈,你别瞎想,我刚从里面出来,这是肯定不会再瞎做事情的,你放心吧。”

    文啸雨一边安慰文母的时候,自己一边心里面就犯嘀咕,确实是有些太着急了,下一次,自己一定得注意注意,也不知道这个事情还能瞒自己的母亲多久,总之,能瞒一天就算一天吧。

    其实按照文啸雨的想法, 如果前面十个场地,每一次都赢下来的话,那也能有将近七万块钱呢,而且自己只要把八极拳的所有拳路都收起来,就靠着自己之前那些年的搏击拳路,他自己也有信心,打不到行家那个级别,那也差不多,但是显然,文啸雨的想法还是太过于简单了,第三场比赛打完的时候,文啸雨和老鼠两个人一共只分到了七千块钱,因为文啸雨前面的两场连续赢了,所以第三场的时候,很多赌客也就不会押文啸雨输了,更别提下大注了,老鼠找人押大注,也不会有人跟他押了,所以能押两千,也不容易了,按照老鼠的说法,如果他文啸雨继续这么赢下去的话,到了后面机场的时候,很可能就没有人和老鼠押钱了,都觉得文啸雨会赢得时候,那肯定没有人会押对方了,就只能等到行家场里面,再看了,而且最近再这一段时间,玩家场里面,确实也一直没有出现什么太厉害的人,可以一直连胜的,当然了,玩家场连胜不连胜的没关系。

    但是文啸雨越来越相信,这个拳市当中,能人辈出了,本来文啸雨觉得自己就算是用自己之前那些年积累的经验,也可以打倒行家场的时候,第三场比赛,就改变了他的想法,因为文啸雨第三场赢的比第一场还费劲,而且,说实话,如果不是第三场的选手,最后时刻的滑倒,给了文啸雨机会的话,那文啸雨再第三场的时候,就会不得以亮出来一些绝招了,否则的话,自己第三场这个坎儿,那就过不去了,那样也就是彻底暴漏了,那第三场的选手,也正是因为自己最后时刻的一个滑倒,自己把自己的扭到了,这才给了文啸雨机会,这才让他输了比赛,他气的也是捶胸顿足,下面的老鼠一行人看的,也是心惊胆战。

    文啸雨这一次赢得有些艰难,最主要的,是这一次眼眶子都肿起来了,而且肿的挺大,这要是没一段时间的话,也没有办法消肿啊,文啸雨这一下也是觉得有些难办了,如果回家,或者去面馆的话,肯定就会被别人发现了,文啸雨自己心里面压根也是不想让陈冬冬或者自己的母亲,知道自己这些事情,所以文啸雨和老鼠商量了再三,最后文啸雨决定从老鼠的拳馆住上一段时间,等着自己的脸消肿了,然后再露面,所以没有办法,他只能骗着自己的母亲,还有陈冬冬,说自己出差了,然后文啸雨就住在老鼠的拳馆,天天还可以练拳,晚上的时候,陪着陈冬冬打电话,哄着陈冬冬睡觉,去找老乞丐练拳,文啸雨和陈冬冬的感情,也是稳步提升,说实话,现在文啸雨赚的这些钱,速度已经挺快了,对于他自己来说,数额实在是太少了,根本就不够用,他自己也是着急,第三场的比赛,文啸雨到手,还不到五千块钱,是老鼠给他凑了一个整。

    文啸雨再修养了两天之后,自己装着这些钱,骑着单车,前后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到了大康的家里面,Z市附近的那一座小县城,当文啸雨把手上的五千块摆放在大康父母面前的时候,这一对儿朴实的农村夫妇,接连拒绝,还是文啸雨硬生生的把这些钱,塞在了他们的手上。对于文啸雨来说,大康再监狱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弥补他的父母了,尽管这些钱很少,但是文啸雨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赚更多的钱,来给这一对儿农村夫妇,他的脑海当中,还有罗浩和菲菲这一对儿照顾了自己父母这么长时间,花费了这么多钱的兄弟以及兄弟媳妇,还有陈冬冬这个无怨无悔,等了自己这么久的女朋友,想起来自己的以前那些铺张浪费,再想想现在碰见陈冬冬了,只送了她一个戒指,她还高兴的天花乱坠的,文啸雨内心更加觉得亏欠陈冬冬,还有陈冬冬的父母,再自己母亲住院时候的资金的帮忙。

    说实话,压在文啸雨身上的担子,已经越来越重了,文啸雨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是他内心,充满了对金钱的渴望,这种渴望不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欲望,更多的,是他对于周围这么多人的报答。

    一转眼的功夫,到了第四场的比赛,一切都是那么的出乎意料,第四场的比赛,选在了Z市郊区的一座废弃的工厂内,而且这第四场的比赛,比之前几场比赛,多来了不少人,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因为文啸雨已经三连胜了,再玩家这个级别的场子里面,三连胜的事情不是没有过,但是近期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今天文啸雨的对手是一个越南人,这是一个挺普通的一级经纪人带来的拳手,双方这个时候也都在热身,休息,等待着裁判的到来,文啸雨坐在边上,老鼠该下注也都下注完了,这个时候,他也走到了文啸雨的身后,他轻轻的拍着文啸雨的肩膀“这一次这个人是一个一级经纪人带来的,应该不会太强,尽快把他解决掉,据说下一场安排的对手很强,然后我们下一场,可以故意的输一场,然后再重新开始,再赢几场。”

    老鼠再边上还在文啸雨安排呢,裁判也已经准备好了,他冲着文啸雨和那个越南人,示意了一下,随即文啸雨推开了边上的老鼠“行了,你别墨迹了,这点事情,我知道怎么处理,先把今天拿下来再说。”

    文啸雨起身走到了拳台中央,和男子击拳,算是打了一个招呼,随即文啸雨往后退了两步,边上的老鼠摸着自己的下巴,还没有反应过来文啸雨刚刚说过的话“哎呦我去,你这还没有成为大腕儿呢,到开始得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