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94】遇见对手
    直接冲到了文啸雨的身边,一点也不惯着文啸雨,抬手照着文啸雨又开始暴揍,拳头不停的招呼到了文啸雨的身上,文啸雨已然没有了还手的力气,这个时候,老鼠从不远处也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还笑呵呵的,想着刚刚和人聊天交流的事情呢,刚刚也是文啸雨开始比赛的时候,就有人过来找他,和他说一些拳市拳馆的事情,这个人想要开一个凤舞拳馆的分店,开一个加盟店,这赚钱的事情,老鼠还是乐滋滋的,而且他也没有想到,文啸雨这里会有一个这么强悍的对手出现,但是他离着老远的时候,就看见了拳台地上躺着的文啸雨,还有在疯狂的打向文啸雨的那个越南拳手,他当即就着急了“啸雨,啸雨!!”老鼠一边大吼一边冲向了拳台。

    这个越南男子还在照着地上的文啸雨开始招呼,越打越用力,裁判还在边上看着,周围的人这一刻都开始欢呼鼓掌雀跃,老鼠冲到边上的时候,伸手一指裁判“你他妈的瞎啊,还不叫停比赛!”老鼠急眼了,从边上顺手一把就把边上的酒瓶子甩出去,砸向了那个越南男子,这个越南男子的反应速度更快,原地一个三百是六十度的回旋踢,一脚就把瓶子踢飞了,边上看热闹的人群,再一次的大吼了起来,都在给这个越南男子鼓掌。

    老鼠不管不顾的从边上冲了上去,冲到文啸雨侧面的时候,文啸雨已经被打的满脸鲜血了,他瘦小的身体,到了文啸雨边上,猛的一推那个越南男子“你他妈的傻逼啊!”老鼠这一骂,这个越南男子显然也能听懂,抬拳照着老鼠就招呼,这个时候,裁判冲上来了,看了眼地上的文啸雨,又看了眼老鼠,随即赶忙把这个越南男子给拉开了,越南男子站在拳台的边上,振臂高呼,裁判举着这个男子的手,示意文啸雨被KO。

    下面没有任何人在意文啸雨的死活,全都再叫吼着,其实这也正常,拳击本来就是一项,集力量、智慧、毅力,于一体的竞技运动,以其震撼的血腥场面,刺激着观众的眼球。在有限的时间内,快速的攻守转换、激烈的身体碰撞,最能激起观众的感官共鸣,这也是拳击比赛的,最大魅力所在,刚刚文啸雨和这个越南男子,显然呈现了一组非常精彩的对攻战,虽然文啸雨被碾压,但是文啸雨出拳的那一瞬间,那种速度,确实也比一般拳手,要厉害不少,这两个人可以说是给大家带来了一场视觉盛宴,至于最后文啸雨的死活,显然没有人关心,文啸雨已经彻底懵了,满脸的鲜血,就看脸,都看不出来文啸雨的样子了。

    老鼠当即就火了,抬头的时候,对面的那个越南男子都已经下了拳台,丝毫不关心这边的情况,再很多人的簇拥之下,已经离开了,“我草泥马!”老鼠从边上是真的急眼了,就在这个时候,文啸雨抬手,抓住了老鼠的胳膊,老鼠一脸的纠结,他这个样子,冲上去也是让人打死,但是看着文啸雨这样,他也是真难受…….

    老鼠的家,住在Z市一座挺普通的小区内,住在三层,一百多平的房子,三室一厅,房间里面就是一些简单的装修的,倒是摆放了不少药水,平时,老鼠就是自己一个人居住,其实老鼠这些年,再Z市,开一个凤舞拳馆,然后经常泡在各个社会层面上,赚钱的机会不少,他三两百不嫌少,多少也不嫌多,是赚到不少钱的,但是老鼠的命其实挺不好的,他父母身体不好,常年看病需要不少钱,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媳妇,跟在老鼠身边也是那么多年,本来两个人一起照顾着老鼠的父母,老鼠压力还小点,结果天不遂人愿,老鼠的媳妇后来也病倒了,这一病倒,病的比他的老妈老爸还要严重,这一下,所有的压力就全都再老鼠一个人身上了。

    媳妇不能不管,老妈老爸更是不能不管,所以老鼠几乎这些年,所有赚来的钱,也都砸在医院上面了,这家里面也是这样的,什么都不多,就是药多,而且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老鼠的媳妇现在也不经常去医院了,久病成医,自己在家住着,还有点家的感觉,老鼠给自己媳妇请了一个护工,他忙得时候就护工来,不忙的时候,就他自己来,其实老鼠这样的人也不多,自己媳妇这个样子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过怨言,更没有过抛弃了,前些年文啸雨富裕的时候,也是真的没少支持老鼠,老鼠也是都记在心里面。

    因为照顾自己媳妇照顾的久了,这种打针输液的事情,老鼠自己都能做了,文啸雨鼻青脸肿的躺在老鼠家一间病床上面,打着点滴,身上的伤痕大多都没有办法处理,都是拳打的外伤,硬伤,只能把血迹暂时收拾一下,然后喷抹一些活血化瘀的药物,文啸雨先的眼睛肿的,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都已经看不出来了。

    说实话,老鼠看见文啸雨这个样子的时候,内心还是十分的难过的,他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老鼠的妻子在厨房,正在做一些简单的饭菜,老鼠就坐在文啸雨的床边,看着文啸雨,一脸的愧疚,说实话,老鼠很早以前就想过让文啸雨给自己赚钱,带文啸雨去打拳,因为他毕竟需要钱,要想方设法的赚钱,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天了,看着自己的兄弟,朋友,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老鼠的内心更是压抑,感慨万分。

    他这边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边上的文啸雨开口了“不好意思,老鼠,今天让你输钱了,这五千,算我一份,我现在没有钱给你,等着在赚来钱的时候,这五千当中的七成,我给你。”

    “行了,文少爷,你可别瞎说了,你知道吗,我现在已经真的后悔把带进来这个圈子了,都是我的不好,我当初就不应该贪财,我就不应该让你去打拳,文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啊,真是造孽了,造孽了!文少爷,这样好了,这个事情就这样算了,地下拳市的事情,我们不要再交流了,你也不要再打了。”

    “已经赢了三场了,还有七场就可以打行家了,到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赚钱的时候,如果现在就这样不打的话,那之前的也就白打了,没关系的,我扛得住,我的看家功夫,还没有用!”

    “什么!”老鼠听到这的时候,从边上当即就急眼了“你是不是疯了!被人打成这样了,看家本事还不用,我还以为你看家本事都用了,然后还不是人家的对手,被人家打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但是说实话,就算是我把我所有的本事都用上,我也未必能再行家场打过这个越南人,这个人很厉害,他也还有没有漏出来的底子,而且,我不用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不想暴漏自己,而且对手的身份很可疑。”

    听见文啸雨这么一说,老鼠从边上不吭声了,他低下了头,自己从边上也思索了起来,他再这边思索,文啸雨从边上继续说道“一个名不见经传,你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级经纪人,带着这样一个明显不属于玩家场次的选手出现在这里和我打拳,可以说是他们新来报道的,奔着行家去的,但是也有可能,是他们派来试探我的,毕竟我已经三连胜了,而且这个人起初的时候,对于我的侮辱,咒骂,那都是再试探我,想要激怒我,把我所有的底牌都用出来,然后再看看我,到底再之前的三场比赛,有没有留力,是不是想要从行家套一笔,但是他没有激怒我,让我却冷静了下来,我反而把他给激怒了,所以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我没事的,我抗打,至于他是不是黑庄的人,其实也挺简单的,你就看,接下来,这个人还会不会再玩家场出现就是了,是一直不会出现了,还是等着,某一天,某一个有点本事的人,再次三连胜,或者四连胜的时候,他又出现了,再次和这个人打拳,就能断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黑庄的人了,现在这个人给我的直观感觉,他就是黑庄的人,而且是黑庄那些观察员的人,那些观察员很可能已经看出来了,我再留力,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只是有些感觉吧,所以他们需要找人试探我一下了,所以才会让这个人露面的,反正咱们迟早都是要输一场的,这次输了也没有什么,我很相信我的直觉,所以我今天收手了,忍住了。”

    “我不想为了五千块,把自己的所有底牌都展现出来,也不会轻易的被他们的激怒,但是说实话,我今天差一点就已经被他们激怒了,要不是那个越南人,突然之间开口说话的话,我就打算用上点功夫了。”

    说到这的时候,文啸雨笑了起来,都这个时候,这个状态了,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边上的老鼠也是真的无奈了,他盯着文啸雨,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但是想着今天的一切的一切,让文啸雨这么一说的话,确实也是有些古怪,尤其是自己今天再拳场,还特意被人叫走,支开的事情,会有这么多的巧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