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98】装的还是真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选择的, 路都是我们自己走的,江林瑶刚刚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任何的对错,都是相互的,人性,也都是两面的,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对错在很多时候就是立场角度问题,但是我就是觉得你这么快就安排自己的后事有点太着急了,毕竟还远没到那一步。”

    “等着到了那一步,那就来不及了,提前安排,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我郑和泰做事情,向来有最坏打算。”

    “算了,我不和你争执这些了,你喜欢就好,但是你现在确实也是做事情越来越疯狂了,越来越不考虑后果了,怎么着“破罐子破摔了吗?”现在祁鑫这边,你真的考虑好了?你能控制的了他吗?”

    “祁鑫谁都控制不住,也别想着控制这个曾经马骚客的指挥官,只要看好了MOMO就行了,别人没关系,文啸雨那边最近的情况怎么样了,不是让你一直找人盯着呢吗,如何了,还有我儿子那边。”

    “你儿子还是只记着文啸雨的事情,大夫那边说,如果他记着文啸雨的话,文啸雨就有很大的几率,可能让你儿子想起来一些什么,或者让你儿子恢复正常,还有你,你已经很久没有过去探望你儿子了。”

    郑和泰这个时候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他的语调跟着也变了“我现在不想过去看他了,这么长时间了,所有能用的办法,也都用过了,所有的名医也都看过了,能好或者不能好的事情,全都是天意了。知道我有一种什么感觉吗?”郑和泰说到这的时候,抬头看着老李“我觉得,郑成龙这个小兔崽子,这一切,都是装的。”

    听见郑和泰这句话,边上的老李下意识的开口“你开什么玩笑,都那个样子了,难道还能装的出来吗?”

    “我太了解这小崽子了,郑成龙这么多年,别的本事没有,一个是泡妞,另一个是装蛋,这是他最擅长的两件事情,泡妞就是解决他的**,至于装蛋,基本上一大半儿都是为了逃避惩戒的,如果一个人这一辈子,用他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只去钻研某一件,或者某两件事情的话,那他在这一两个方面,一定会很厉害,也会有他的独特之处的,他他那天脑袋肯定是碰到了,而且确实也昏迷了一段时间,忘记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对他肯定是有创伤,他的所有行为,看起来一切的一切,也都挺通顺的,但是现在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装的,尤其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种种的蛛丝马迹,一点一点的行为举止,如果不去细想的话,那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真正去细想的话,我总是觉得,这里面好像不对劲儿,而且我这样的感觉,是越来越强烈了。”

    “那如果装的话,装一天两天就算了,难道他还要一直装下去吗?这么装的话,他每天每天的得多累啊。”

    “只要有动力就好了,他之前装,是害怕我没有消气,因为江林瑶的事情,再责怪他,再打他,也是不想挨打,而且你没发现吗,只要每一次,我们在他居住的房间,安装了监控设备的时候,不管是明着安的,还是偷偷安的,他很快就会脑病,然后我们很快就会离开这个城市,去别的城市给他看病,而且他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面,不知道再做什么,你说他会不会在打电脑游戏,或者说,偷偷跑出去玩,他再国外的朋友也有很多,死党也有很多,他妈好骗,怎么骗都方便,我还没有心思管他,你说这和可能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现在过了这么久了,他也可以醒过来了,你也肯定会原谅他了啊,气都过了。”

    “他现在装,应该是两点,第一点,他妈不管他,我管他,在他妈身边,比再我身边好,自由,而且他妈好骗,另外一点,也是最主要的,那应该就是和文啸雨有关,他当初知道我想要文啸雨的命,把文家斩草除根,他和文啸雨一起长大的,感情很深,所以他不想我对付文啸雨,所以自己故意装傻,这样一来的话,他母亲肯定也会跟我闹,我的所有精力都会被他们牵扯过去,也就没有太多的心思顾及文啸雨那边了,更何况还有生意的事情,当时的情况,其实确实也是这样的,那一段时间为焦头烂额的,确实没有管文啸雨那边的事情。

    而且他也很了解文啸雨,他知道文啸雨如果出狱了,必然会去看他,然后那个时候,他再假装认识文啸雨,他已经病了那么久,别人都不认识了,自己的亲爹亲娘,都不认识了,就只认识文啸雨,那这肯定会引起来医生大夫,还有我们家里面的人的注意的,当时我再英国那么好的机会,没做掉文啸雨,也是这个原因。”

    “他清楚,我肯定在乎他的性命,而且那个时候,那种情况,他也只记得他和文啸雨之间的事情,那我肯定就不会轻易的对文啸雨动手了,这样一来,文啸雨的安危也就更有保证了,他还不用回家跟我呆着,跟江林瑶呆着,这都不是他喜欢的场景,他妈多好骗,从外面怎么糊弄,怎么是,国外还有那么多的朋友呢他。”

    “而且确实通过这个事情,大夫也说,希望文啸雨能把他的记忆唤醒,这样一来的话,我们更需要文啸雨了,我更不会如何文啸雨了,这也就达到他的目的了,他和文啸雨两个人,不管怎么说,是真正的兄弟感情,这我认,而且两个人之间的兄弟感情,比我和姓文的感情要好的多的多,也真的多的多。”

    “如果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我和你说,这么多年了,我还算是真的小看了你这个儿子了。”

    “你小看他也是正常的,他做的那些事情,没有人会高看他,知道我为什么和他一直生气,一直这么大的火气吗,我自己的儿子我太了解了,如果他就是一个傻子,废物,我也就不和他生气了,那是我的命,你愿意玩就玩去,不愿意玩我就要养你一辈子,你怎么都行,问题就是我清楚,这小子脑子绝对够用,但是他就不把他的脑袋,往正地方用,天天就是吃喝嫖赌,怎么说,怎么劝,怎么打击,怎么刺激也都没有用,一直都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所以我才和他真正的动气的,他就是不按照你说的来,你说我能不气吗?你好好想想,这小子天天吃喝嫖赌的,但是他什么不懂,他出事前一天晚上,还跑到我房间,让我大跌眼镜呢。”

    “既然这么说的话,那郑成龙还真的是有可能又在装傻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事情可有意思了,那我们可得好好的查查了,但是就是害怕,他万一不是装的,是真的,你想过吗?”

    “所以说啊,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先放着他了,最起码,目前来说,如果是真的装傻,还好了呢,如果不是真的,是装的话,那是我儿子,我还必须用文啸雨救他,他这一招,也是真的将我军了!这小兔崽子,我也是真的拿他没辙了,我一直也安排人再试图拆穿他,但是也没有用啊,而且其实咱们现在的情况,现在的处境,让他一直这么装下去,对于他来说也是好事,也是一种保护。”

    老李听到这,从边上沉默了片刻,无奈的看了眼郑和泰,随即郑和泰也笑起来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文啸雨那边的情况,最近怎么样了,完了就是火刀那边的情况你和火刀谈的怎么样了?”

    “文啸雨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没有露面,不知道去哪儿了,我们也没有发现她的身影,火刀那边商谈的还不错,但是他提出来的条件也是比较苛刻,还需要我们提前给他一笔保证金,现在双方还在沟通过程当中。”

    “有价格就好谈,但是要保证金的话,得有一个理由吧,怎么着,建发集团和他们合作,给他们保证金了吗”

    “建发集团肯定是没给,但是火刀那边给出来的说法,是说现在人家和建发集团挺好的,合作的也挺好,咱们要从中间插一杠子的话,那一切都得重新开始,还害怕咱们半道跑路,所以需要咱们先支付一笔费用,满足了他们私人的胃口,接下来再说别的事情,他们那意思就是只要钱到位,都可以谈。”

    “那就行,那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要多少钱,只要不是很夸张,那给他们就是了,这个项目咱们不求赚钱,必要时候,能赔点钱,拉近和领导的关系也是可以的,只要他们能把事情做好了就可以了……..”

    三天之后,文啸雨每天晚上和老乞丐李盛练拳的那个小公园内,文啸雨鼻青脸肿的出现了,显然他身上的伤痕,这么几天,肯定是不可能完完全全的效忠的,文啸雨看见李盛的时候,还笑呵呵的和李盛打着招呼,说自己这两天有事情,没有时间一直过来看他,李盛什么都没有说,依旧陪着文啸雨打拳,其实这几天李盛每天都有来这里,以及连续三天没有看见文啸雨了,还有些担心自己的这个徒弟,不过看见文啸雨又出现了,李盛这一下显得也是开心了不少,但是,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发现文啸雨脸上有伤了,而且这种伤,还不是拳头直接造成的伤痕,李盛习武这么多年,对于这些,肯定也是很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