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205】婚后的矛盾
    大猫连忙摇头“别,别别,媳妇,别生气。”他半跪下身体,从边上连忙给董叶脱鞋子,显得很是卑微,一直冲着董叶笑,也是在讨好董叶,也在和稀泥,说实话,大猫对于董叶,这也是真的把男人所有的自尊,都抛弃了,看着大猫半跪在自己面前,正在给自己拖鞋的时候,董叶顿时之间一股子怒火冒出,她从边上抬手照着大猫就是一个嘴巴,这一下十分的响亮,大猫楞了一下,盯着愤怒的董叶,愣是没有吭声。

    片刻之后,他从边上说道“媳妇,让你从我爸妈那受气了,你要是不舒心,就多打我几巴掌吧,别生气了。”

    董叶这一下是彻底无奈了,她一只手抓住了大猫的脖颈“大猫,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一个男人?”其实董叶之前也不敢如此的放纵的,最近敢如此放纵,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从大猫家里面坑了一笔钱,这一笔钱,对于她来说,就算是她现在离开大猫了,她自己依旧可以生活的很好,过的很好,所以她确实也是有些放松,而且她自己其实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越来月看不上大猫了,也越来越想念自己的曾经,那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也真的很无奈,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对不起,媳妇,那毕竟是父母呢,况且你做的确实也不对……..”

    文啸雨这一晚上睡的格外的踏实,第二天的清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文啸雨就睁开了眼睛,他现在早睡早起,已经形成了习惯,他伸了一个懒腰,看着边上睡的香甜的陈冬冬,他亲吻了自己女人的额头,起身的时候,走到阳台,发现自己的内裤,裤衩,短袖,都被洗过了,肯定是陈冬冬昨天晚上连夜洗的,大夏天的,这个时候已经干了,文啸雨换上了衣服,自己下楼就锻炼身体了,在楼下,文啸雨找了一颗大树,正在打算练习拳路呢,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文啸雨拿起来电话,看了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喂,您好。”

    “啸雨,醒了吧?把东西都收拾好,带你出几天门,大概要一个星期的时间,生活条件会比较艰苦,今天出去,刚好在周末打拳之前回来,中午的时候,你再老地方等我,这一上午的时间,你好好安排一下,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我们要开始准备特训了。”李盛的声音传出,文啸雨这一下有些兴奋,连忙应诺了下来。

    他从边上挺是开心的,一边正在练习贴山靠,正在打树,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些很棘手的问题,昨天晚上才刚刚答应陈冬冬的事情,文啸雨思前想后的,以至于练习拳路的时候,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很快,到了早饭的时间,文啸雨买了一些早饭,回到家中的时候,陈冬冬都已经起来了,文啸雨笑呵呵的伸手示意,陈冬冬自己穿着一件粉色的小猪佩奇的睡衣,显得也是很可爱,一边吃东西,一边冲着文啸雨傻笑。

    看着陈冬冬的笑容,文啸雨从边上思索了片刻“那个什么,冬冬,我要跟我师傅去练练拳,条件肯定会十分的艰苦,可能只能住帐篷,或者只能睡再荒郊野岭,大概先后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也不是去旅游了。”文啸雨还在说呢,就能明显的感受到陈冬冬脸上表情的变化,陈冬冬和董叶最大的区别,就是在于,陈冬冬是一个什么都表现再脸上的人,你看着她的脸,就能看见她的内心深处,但是董叶,是一个几乎什么都不表现再脸上的人,你看着她,永远猜测不到,她内心想的是什么,文啸雨的反应速度也快。

    “但是因为我昨天晚上答应了你了,以后什么事情都带着你,所以这一次的事情,我可以带着你一起去,只不过条件确实会很艰苦,你要是去的话,自己就赶紧准备准备,可能要走一个星期呢。”

    “我去,我去!”陈冬冬连忙点头,当即又开怀大笑“不管去哪儿,只要你去我就去,你再就行!”陈冬冬连饭都不吃了,起身就开始忙乎,文啸雨这一下也着急了“喂喂喂,先把东西吃了再说啊,没那么着急……”

    中午的时候,再小公园,文啸雨背着一个大书包,拎着一个大皮箱,出现在了李盛的面前,李盛看着陈冬冬的时候,一脸的诧异,皱着眉头,陈冬冬手上抱着一个饭盒,很懂事的递给了李盛“师傅好,我是文啸雨的女朋友,听说你还没有吃饭,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您尝尝,谢谢师傅。”

    陈冬冬的思想也是确实有些简单,到了现在她都没有想过文啸雨为什么会来特训,她想要的很少也很简单,那就是只要能和文啸雨在一起,那就可以了,别的都不重要,李盛也挺无奈的,但是毕竟对面这么一个小丫头,他想要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看着饭盒,确实也是有些饿了,他打开饭盒的那一刻,一阵扑鼻的香味袭来,李盛下意识的开口“这些都是你做的吗?”李盛问完,陈冬冬连忙点了点头“我们家就是开面馆的,我从小跟着父母学做饭做菜,如果师傅喜欢吃,我以后每天都做给师傅吃。”

    李盛正琢磨怎么拒绝陈冬冬,不带着她呢,这一刻又有些纠结了,他盯着文啸雨,文啸雨也笑了起来“要么就带着她吧,我该和她说的,都说完了,她也都准备好了,放心吧,没问题的。”

    “她准备好了?”李盛瞪大了眼睛,文啸雨赶忙点了点头,随即李盛继续问道“那你呢?你准备好了吗?”

    “我有什么可准备的?我随时随刻都可以的,我不需要准备!”文啸雨说完,李盛看向了边上的陈冬冬。

    “我和你说啊,小姑娘,我们要去的地方,可是很危险,很恐怖的,你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中途你可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啊,我也算是对得起这一份午餐了!”李盛还在提醒陈冬冬。

    陈冬冬这个时候从边上使劲的摇头“不会不会,不会,放心吧,我的胆子可大了,谢谢师傅,谢谢师傅…..”

    夜幕缓缓的降临了,文啸雨,李盛,还有,陈冬冬,三个人坐在一起,边上搭着一个帐篷,生着一小堆儿火,陈冬冬浑身上下都在颤抖,眼圈红红的,紧紧的搂着文啸雨的胳膊,突然之间,一阵微风刮过,陈冬冬“啊!”的一声就大吼了起来,接着眼泪直接就落下来了“啸雨,啸雨!”她是真的哭了,是被吓哭的。

    本来文啸雨还好点,被陈冬冬这一吼,吓的也是浑身上下一哆嗦,身上所有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也有些不舒服,边上的李盛一脸的无奈“这整的,本来没啥事,也得让你吓出精神病来,告诉你别来别来了。”

    陈冬冬也不说话,整个人都往文啸雨的怀里面扎,她是真的害怕了,文啸雨使劲搂着陈冬冬,安慰她,也没有啥作用,这时候,周围又不知道有个什么东西蹿过去了,或许是老鼠,或许是野猫野狗的,陈冬冬再一次的叫了起来,指甲深深的抠进了文啸雨的肉里面,鲜血都出来了,好一会儿的功夫,陈冬冬这才稍微好点,看见文啸雨的手臂上面的血迹,陈冬冬一脸愧疚的表情“对,对不起,啸雨,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别怕,放心,有我呢,活人都不怕,死人怕什么!”文啸雨说完,也抬头看了看四周围,说实话,文啸雨自己也有点害怕,只不过强撑着而已,毕竟自己媳妇还在边上呢,那肯定更得要面子了。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Z市周边的一座荒山之中,这座荒山上面有一座著名的乱坟岗,这附近还有数不清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遗留下的墓碑,整座大山都是阴气重重的,现在文啸雨和老乞丐以及陈冬冬,就在这乱坟岗正中央的位置休息,他们的四面八方,除了一个一个的坟地,别的什么都没有,周围阴森的可怕,这种地方,实在是够让人毛骨悚然的,再加上周围的杂草丛生,给人的感觉,那是更怪了。

    “老公,老公,我,我想上厕所!”陈冬冬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开口了,文啸雨也是无奈了,他转头看了眼李盛,一咬牙,从边上就起来了,拉着陈冬冬,转身就往边上走,一边走,一边陈冬冬捂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睁眼。

    说实话,整整一晚上,陈冬冬连睡觉都没有睡,文啸雨也没有睡好,一睡着就总是觉得自己身边有人,倒是李盛,自己一个人呼呼大睡,躺在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坟地边上,是不是还自言自语几句话,这是更吓人了。

    第二天白天的时候,文啸雨就在坟地里面练拳,边上的李盛就在一旁指导“八极拳的金刚八势,是最基本的开门练法,撑锤,降龙,伏虎,劈山掌,探马掌,虎豹,熊蹲,鹤步推,并且以六大开,八大招,为技术核心,六大开,一打顶肘左右翻,二打抱肘顺步赶,提挎合练单扬打,顺步腰身便是缠,翻身顶肘中堂立,打开神拳往後传,八大招为阎王三点手,猛虎硬爬山,迎门三不顾,霸王硬折缰,迎风朝阳掌,左右硬开门,黄莺双抱爪,立地通天炮,这些都是基本的基本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