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208】集训第一场
    李盛的话,说道文啸雨的心坎里面了,文啸雨拿着手机,长出了一口气“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能瞒一天就瞒一天,如果哪一天瞒不住了,那就都告诉她,我相信,她也会理解我的。”

    “她会理解你的所有行为,但是绝对不会理解你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去打黑拳,然后赚来的钱花给她们的,相信我,她绝对不会允许的,你师傅我是过来人,这是个好丫头,真正的好丫头,别错过了她。”

    李盛拍了拍文啸雨的肩膀,自己转身就离开了,和文啸雨从半山腰的位置,就分开了,文啸雨看着李盛离开的背影,还在沉思呢,陈冬冬又跑过来了,拉着文啸雨,活泼可爱,挂着一脸的笑容,又再周围玩起来了……

    文啸雨的第六场比赛,如期到来了,文啸雨和之前与老鼠商量的一模一样,依旧是拼尽全力,就是最普通的拳路斗狠的情况下,赢下了比赛,其实这个比赛过程还是挺艰辛的,主要还是文啸雨总是害怕人家打到自己的脸上,留下伤痕,回去以后不好和陈冬冬解释,但是这是拳赛了,怎么可能会打不到脸呢,所以在文啸雨的脸被第一拳击中之后,文啸雨才彻底放开了,反正都已经打上了, 那就玩命来了,后面的文啸雨这才爆发,一顿胖揍,打赢了拳赛,他的力气越来越大了,不得不承认的就是八极拳的那些基本功的练习,对于文啸雨整体的身体素质以及战斗力来说,提升的是非常巨大的,但是文啸雨这一场就仅仅赢下来了五千块钱,因为文啸雨前面已经赢了四场,只输过一场,上一场又是那么强悍的把对手碾压了,所以这一场就没有人和老鼠下注了,不过两个人也无所谓,只要有点就可以了,文啸雨也是把钱收了起来,并没有声张,因为他最近来钱太快,已经引起来注意了,所以他干脆就自己攒点钱,然后每个月拿出来一次,就当是发工资了,也不少。

    文啸雨装着钱,不敢花就算了,但是晚上文母还把所有人都约好了,要一起吃饭,就连陈冬冬的父母都会来,面馆都会破天荒关一天,其实所有人也都知道,这是文母的心意,文母知道,自己住院的这段时间,陈冬冬的父母没少帮助自己,现在说报答,也没有什么报答的能力,叫大家一起吃个饭,也算是自己的一份心意了,同样的,陈冬冬的父母也是知道,按照自己女儿的性格,如果真的跟了文啸雨,那以后两家人就是亲家了,有点私心的话,无偿的帮助了文家这么多,如果再不能结婚,也是怪得不偿失的,所谓了促和两家更好的关系,所以这一次还真的没有人推脱,文母甚至还要罗浩把他的母亲叫上,但是被罗浩拒绝了,他说不想扫兴。

    这文啸雨半边脸还肿着,也是没有办法了啊,和老鼠两个人琢磨了半天,最后文啸雨决定,还是就说和人打架了吧,偶尔打架一次,应该还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就在晚上,所有人都兴高采烈的坐在文啸雨的家中的时候,压轴的文啸雨回来了,他回来的时候手上还拎着不少熟食以及酒水,他坐在桌子上面,兴高采烈的和家人说说笑笑的时候,陈冬冬第一个发现文啸雨的脸上肿了起来“啸雨哥,你的脸上是怎么回事啊?”

    文啸雨一听,连忙摇头“没事,没事啊,能有什么事情,没事!”他笑呵呵的打着马虎眼,发现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了,也是知道躲不过去了,他这次才摸着自己的脑袋“回来的时候路上碰见了一个小偷,结果帮着人家抓小偷的时候,被小偷打了一拳,没事的,没事的放心吧!我心里面有数!一点都不疼!”

    “你也是,你怎么不注意点啊。”陈冬冬从边上一脸的心疼,文啸雨赶忙开口“我以后注意,没事,没事的,我们人民公民就应该多做一些好事,来来来,喝酒,喝酒,庆祝一下!”文啸雨又开始张罗了,边上的罗浩打量着文啸雨,从边上也跟着举杯,陈冬冬皱了皱眉头,一脸心疼,但是边的人都在喝酒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毕竟如果打断人家的性质,就不好了,陈冬冬的父母,以及文母也都在说文啸雨了,让他注意点什么的,文啸雨赶忙点头哈腰,不管如何,总算是应付过去了,这样就行了,但是他确实还是很开心的,今天晚上这一顿饭,让他又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他确实也挺喜欢这样的感觉,没有大富大贵,平凡而朴实。

    Z市有一家非常著名五星级酒店,叫帝都,现在就在帝都顶楼的一间总统套房内,再套房门口的位置,一个越南男子守在那里,如果文啸雨现在出现在这里的话,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正门口站着的这个男子,正是当初再拳台上面与他交手的那个男子,此时此刻,他挂着一脸不耐烦,再门口转来转去的,显得很暴躁。

    再房间里面,有一张大荧幕,再荧幕下面,坐着十几个人,这十几人也全都上了岁数的中年男子,几乎都得五十多岁的样子,现在,这些人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荧幕里面的画面,这荧幕里面的画面,正式文啸雨每一场拳赛的画面,他们已经从文啸雨的第一场比赛,盯着看到了最后一场比赛了。

    很快,所有的视频画面都结束了,再正前方的位置,是一个身材窈窕的风韵美女站在那里,她一头披肩长发,丝袜,高跟鞋,肌肤白净,十分的漂亮,这样的女人,不管走到哪儿,都应是焦点,但是此时此刻,女子却十分的有气势,再给下面所有人都播放完了这些画面以后,她伸手一指荧幕,文啸雨和老鼠的照片出现在了上面,再边上,是他们两个人的详细资料,十分的详细“二级经纪人老鼠,他是凤舞拳馆的老板,家中老婆还有父母,都在医院,需要大量医药费,再Z市地下拳市已经活动了很多年了,再我们进来之前,他就在这附近的地下拳市有些名号了,现在我们进来了之后,他一直再准备带着人从我们的场子打拳,从我们这里赚钱,他自己的拳馆,就是一个招募拳手的地方,这些年,他从这里赢过不少钱,但是底子很熟悉。”

    “文啸雨,文氏集团的继承人,开始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喜欢打拳,一直再老鼠的拳馆打拳,文氏集团倒台以后,受到迫害,还入狱了,再里面呆了一年半,出来以后迫于生计,去找老鼠,然后两人一起合作的。”

    “两个人的底子都查过了,绝对的干净,不会是警察,或者卧底,但是现在我们公司内部对于这两个人的加入,产生了两种意见分歧,第一种意见分歧,这文啸雨是还有真的本事的,他是在留力的,准备从行家场打捞一笔,另一种意见,那就是他已经拼尽全力了,现在展现出来的一切,就是他的全部本事了。”

    “我们的公司的大门是向所有符合规定要求的拳手敞开的,我们现在关心在意的,是他和老鼠,两个人很可能会利用我们的公司规则,故意想要从我们公司狠狠的捞一笔,这样如果他赢了的话,那我们整个观察团,等于十场比赛都没有看出来这小子还在留力,那我们肯定是要接受公司的惩处的,我们不想背这个锅。”

    “那你们直接就安排可以稳定能赢他的人去打第一场,直接把他打死那不就好了吗?还用的着叫我们?”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公司行家场的这些拳手,都是玩家场一场一场打下来的,凡是能到行家的,那我们的这些顾客,基本上也就都知道谁是谁,突然之间冒出来一个很生的对手,那是不行的,所以行家场和玩家场不一样,太透明了,更不能随便加人,而且,行家场,所有进入行家场的成员,都是要从水平最低的打起,现在我们行家场的所有选手排名都是有的,他从最下面的打起,打倒了最下面的,才能打倒数第二的,这是我们公司的规矩,这些规矩不能破,所以我们不可能直接安排行家场积分排名靠前的人来打他,所以如果他从玩家场通过考验了,到行家场了,那就得从最下面的打起,我们得有足够的理由,来证明这个人确实是在留力,想要从我们这里套钱,而且我们公司最近为了鼓励新人参与,还设立了不少全新的奖励机制,这其中就包括了奖励从玩家场打上来的新人拳手,所有新人的第一场比赛,还都是有额外奖励的,而且赔率至少都是一比二,如果他留力了,我们就一比二,如果他没留力,就这本事了,肯定赢不了行家场的人,那我们就一比三,别小看这一成的赔率,这对于我们整个公司大盘走势来说,不是简简单单几十万几百万的事情。”

    “而且,最主要的,如果在他爆发全部实力的时候,我们没有提前发现,那我们部门也是会受到惩罚的。”

    “那你就直接调掉一比二就好了,这样一来的话,那也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你们的损失,难道不对吗?”

    “我们是开盘的,不是说减少损失就可以的,再事情发生之前,如果能够掌握准确的情况,我们不仅希望可以没有损失,反而还希望可以赚钱的,所以这一次,把大家都叫过来,就是想要让大家帮忙给出出主意,都看看,确定一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再留力,如果留力,留到什么地步,那我们依旧可以把他赔率调到一比三,甚至更高,然后我让我们的人,压他赢,也是可以减少损失或者赚钱,或者接着用他赚钱的,这里面的棋就不说了,总之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我和大家也算是真正的够坦诚相待了,我现在就是想要通过诸位大咖,了解到他的真正全部实力,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段位的存在,麻烦各位发表意见了。”

    这些人坐在一起,抓着自己的下巴,全都再思考着刚刚文啸雨所有的动作,他的眼神,他的表情,他的神态,

    大概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女子最先走到了边上的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边上“刘叔叔,您现在什么感觉。”

    “我没有感觉,我觉得这个人没有留力,我看着他的眼神,神态,我感觉到他已经开始玩命了。”

    “我和你也有同样的感觉,但是我觉得他不是没有留力,应该是还留了一点点,或许还有个杀手锏没漏出来。”

    “我觉得这个人可能是有功夫底子的,我怎么看着怎么熟悉,但是他的功夫再哪儿,怎么都没有展现,如果他真的没有留力的话,那就是说明他功夫没连到位,再或者就是故意藏起来了,那就是想套钱了。”

    “不会的,他肯定已经拼尽全力了,你看他被打成什么样子了,那已经是极限了,我觉得他尽全力了。”

    这群人坐在一起,你一句话,我一句话,说什么的都有,女子听得也差不多了,随即从边上点着了一支烟,她转身出了房间大门,站在门口的 位置“这群废物,一个一个的自称高手,他妈的说什么的都有,争来争去不是和那些观察团一个揍性吗,一半儿说留力了,一半儿说没有。”

    边上的越南人笑了笑“其实事情挺简单的,我觉得是你们把事情过于复杂化了,他留力或者不留力能如何,只要在下注的时候,观察好他身边的人的下注情况,那就可以了,别的事情你还管那么多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