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241】人有祸兮福旦
    这是一室一厅的房子,总共不到五十平米,房间里面十分的破旧,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光,文啸雨一步一步的走进了房间,再房间里面,有一张床,李盛就躺在床上,他很安静的躺在那里。

    文啸雨心里面顿时之间产生了一股子非常非常不好的预感,他一步一步的奔着李盛那边走了过去,再走到床边上的时候,文啸雨这才看见了躺在病床上面的李盛,此时此刻,李盛整个人,浑身上下,几乎都给人一种要散架的样子,看不清楚他的眼睛了,鼻梁骨也塌陷下来了,手腕,脚腕,几乎都骨折了,很不规则的方式,他本来就很瘦,现在看起来,似乎都不像是一个人了,更多的,像是骨头架子,两条胳膊弯曲的程度也有些吓人,若不是看着他似乎还在喘气,此时此刻,文啸雨都觉得他已经死掉了。

    李盛身上还有不少干涸的血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恐怖,文啸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见的一切,他使劲的摇晃了摇晃自己的脑袋,强行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仔细的看着床上躺着的李盛,显然这种时候去看医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文啸雨站在边上,好一会儿的功夫“师傅。”

    他这一声叫吼,躺在床上的李盛,这才睁开了眼睛,只不过这个时候,只能睁开一只眼了,他看见文啸雨的时候,显然还是很开心的,他说话的声音已经很小了,如果不仔细听,都听不见。

    “本来,本来,本来不想让你过来的,觉得,师傅,师傅,这个样子,有点,不好看,但是可能是,真的活不了太久了,想来想去,身边就你一个亲人了,至,至少,我把你当成亲人啊,就,就想看看你,所以,所以还是让,大牙,把你叫来了,别打断我,我,我。”李盛从边上深呼吸了两口气,显然,他说话似乎都快到了那种不能一口气都说完的地步了,生怕文啸雨打断了他,他没有说完“听,听着我说。”

    “啸雨,再,再我的床下,有一个,灰色的,小盒子,你把小盒子打开,里面,里面,有一个u盘,是我录给你的,八极拳,剩下,剩下的一些招式,还有要领,还有一次集训的项目,我,我不能陪你一起去了,这,这是很早之前,给,给你准备的,找,找个人,一定,一定要把我们这一派的拳路,传播下去,这样,我再下面看见我的师傅,我,我也算对得起他了,另外,盒子里面的钱,都,都是你的,我知道你母亲,又住院了,但是比我预想的少了不少,你用吧,还有这套房子的房产证,公证书,都,都在这里了,我早就做了遗嘱了,房子,房子不值钱,但是,马上,马上就要拆迁了,我李盛,这一辈子,无儿无女,我,我,我早就把你当成我的儿子了,谢谢老天爷,再,再我人生的末期,给,给了我一个儿子。”

    李盛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不要为我报仇,答应我。”李盛盯着文啸雨“快点,答应我,否则,我,我死不瞑目。”文啸雨从边上就看着李盛,一言不发,表情显得那么的冷酷,那么的吓人,而且此时此刻的文啸雨,已经没有任何的感彩了,李盛看着文啸雨的这个样子,从边上更是着急了“答应为师!我是你师父!记着,不要,不要给我报仇,听见,听见了没有!”李盛这一刻,说话的声音都大了。

    文啸雨就看着李盛,从边上一言不发,李盛是真的着急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叫你来了,我是真的想在临死前,再见你一面,啸雨,我求求你了,你听我的,行不行,不要,不要给我报仇。”

    李盛还想说话的时候,自己嘴角的鲜血流出来了,或许是这一段时间说话情绪太激动了,鲜血越流越多,他很努力的再抬手,想要抓住文啸雨,眼神当中透漏着那么坚定目光,文啸雨就这么看着李盛。

    直到李盛整个人断气儿了,再也没有了呼吸,文啸雨都没有说一句话,他甚至于没有落一滴眼泪,他低头,从地上翻了翻,翻出来了李盛给他的箱子,他把箱子打开,里面有五万块钱,除了五万块钱之外,剩下的李盛说的东西,都在,这李盛天天从外面要饭,乞讨,自己赚来的钱,都没有舍得花,都留在这里了,就是为了给他的徒弟,文啸雨,文啸雨看见这些钱的时候,居然从边上笑了起来,笑的大牙从边上都有些害怕。

    片刻之后,文啸雨把箱子放在一边,然后跪在了李盛的床边,冲着地上“咣,咣,咣!”的就是三个响头,这三下,震得地上直响,文啸雨额头直接青肿了,想来,他有多么的用力。

    起身之后,他从边上的衣柜里面翻了翻,翻到了一身新的衣服,是属于崭新的那种,除此之外,都是破烂,文啸雨给李盛把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了,随即给他干干净净的洗了个澡,文啸雨也是练功夫的,给李盛洗澡的时候,他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几乎李盛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被打断了,他一言不发。

    给李盛洗了澡,换上了新的衣服,随即他走到了大牙的边上,他微微一笑,接着,他抬拳一拳照着大牙的脸上就招呼了上去“咣!”的就是一声,大牙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两颗牙齿掉落下来之后,他整个人直接晕厥了过去,看着地上躺着的大牙,文啸雨从边上差点没忍住又要招手,但是他还是控制住了。

    他摸出来了大牙的车钥匙,一只手托着大牙,给大牙拖到了车子的后备箱,往里面一扔,另外抱上了李盛,自己开车,直接就行驶到了自己父亲的那个墓园内,就在自己父亲的墓碑边上,还有一块空墓,是当初郑和泰按照文啸雨的要求,给文啸雨买来的,他想要自己以后也葬在这里,但是现在自己不用了,只能把李盛的尸体,葬在这里了,他从车子后面拿出来了提前准备好的铁铲,挖开了墓地,都没有棺材,直接就把李盛埋下去了,他再一次的把墓地盖好,墓碑上面也没有刻着名字,他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最后点着了三根烟,摆放在了这个空墓碑的面前,他再一次的跪在了地上“师傅,等着我给你把仇报了,再过来好好安葬您老人家,现在让您受点委屈,别和我一般见识。”文啸雨说完之后,笑了起来,规规矩矩的从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最后吧目光又看向了自己的父亲“爸,老天有眼,所有恶人都会受到惩罚的,一定会的。”

    文啸雨说完,自己转身就从边上起身,回到了车子边上的时候,后备箱的大牙已经醒过来了,后备箱也被打开了,这一次看见文啸雨的时候,他也是害怕了,他肯定不是文啸雨的对手啊,文啸雨一只手耗住了大牙的脖颈,从车上面一把就把大牙给耗下来了,大牙从边上连忙求情“不关我事啊,是他非要逼着我带他去沙漏打拳的,我早就说了他这个身体状态不能再打了,我一直再劝他,但是没有劝住啊,他说他要钱,说要给他徒弟的母亲治病,说要帮王正把房子赎回来,不关我事,真的不关我事啊!”

    文啸雨听到这的时候,楞了一下,自己母亲治病的钱,居然是王正的房子,文啸雨内心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愤怒,他再一次的把自己的拳头举了起来“谁干的,你知道对吧?再沙漏,是吧?”文啸雨问完,大牙直接点了点头又开始使劲求饶了,看着求饶的大牙,文啸雨到底没有把这一拳打下去,他扔下了大牙,自己从边上点着了一支烟,叼着烟,转身奔着黑暗前行,一边前行,一边不知道再思索着什么,很快,他从边上把手机拿了出来。“许静,我这两天一直再忙,上一次消失太久了,所以得哄哄家里人,你看看,我们的身体恢复训练,什么时候开始,我得赶紧把这第十场打了,然后好上行家场,继续,我需要钱。”

    电话里面的许静,突然之间笑了起来“我说你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消失,就消失了这么久。”

    “总得纠结纠结吧,想试试别的工作能不能赚钱,结果试来试去,觉得什么都没有再你们这里赚得多。”

    “那是肯定的,如果你好好打,你从我们这里赚的钱,是你一辈子都不可能赚到的,而且我们刚公司的福利很多的,尤其是对于强者,我们公司可以给予你的,绝对超乎你的想象,你了解我们公司吗?”

    “了解不了解的没关系,有钱赚就可以了,那就这么定了,谢谢您,我等您的通知。”文啸雨说完,从边上直接就挂断拿了电话,随即从边上拿起来电话,这一次,他把电话打给了自己的老总“哥,我家里面最近出了一些事情,我母亲的情况不太好,我希望能请几天假,好好的照顾一下我的母亲…….”

    文啸雨肯定也是不想引起来王正的注意力的,所以对于王正的朋友文啸雨也是只能欺骗了,他第二天的时候就没有去上班了,说实话,这一段时间,他的身体已经完完全全的恢复了,但是还没有做过任何的恢复训练,他回到家里面的时候,就偷偷的把u盘,连接上了自己的电脑,看着李盛留给他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