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248】集训结束
    “对啊,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的饭菜,哈哈哈哈!”杰克和欧文两个人再一次的举杯,和文啸雨碰杯,和陈冬冬也碰杯,陈冬冬也是知道终于可以离开了,整个人十分的开心,她早就想回家了,但是对于他们之间说的话,她也没有听明白什么意思,杰克和欧文毕竟也是沙漏的人,所以他们不会把事情和文啸雨说的太明白,太直接的,其实文啸雨的内心也是感动的,只不过要给李盛报仇的事情,文啸雨也肯定不能和他们说。

    对于杰克,欧文来说,他们三个挺对脾气,而且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特训,晚上没事的时候一起聊天,对于对方也都了解颇多的,片刻之后,文啸雨从边上举杯“希望能和两位哥哥成为朋友!谢谢两位这么长时间的教导,还有你们之前传授给我的那些经验!真心的感谢!”文啸雨说完,一饮而尽。

    那两个人也是互相看了一眼,随即杰克从边上开口“你是我们见过的,进步最快悟性最好的人了,很高兴和你能成为朋友。”欧文也点了点头,一行人再一次的举杯畅饮,他们喝了很多很多。

    后半夜的时候,一行人就离开了训练场,离开这里的时候,文啸雨说实话,还有些怀念了,但是他也必须得走,他自己也是很着急的,一辆GL8商务车行驶了过来,接上了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一群人,到了Z市的时候,都已经是凌晨了,在车上一人睡了一觉,也都醒酒了,文啸雨哪儿都没有去,和陈冬冬两个人去了医院,站在自己母亲病房对面门口,看着躺在里面的那个女人的时候,文啸雨莫名的心疼,这个女人,前半生享尽荣华富贵,这些年,也体会到了贫穷卑贱,穷困潦倒,重病缠身,但是她的眼神当中,一直都是希望满满,未曾放弃,文啸雨看着自己母亲睡着的样子,心里面十分的难过,他有些思念王正了,其实到现在,他还不知道王正的事情,拿起来电话,想给王正打个电话,到底还是没有拨通,这就是造物弄人,文啸雨不知道,现在就在他的脑袋顶上的重症监护室内,王正就躺在那里,还在昏迷当中。

    文啸雨晚上的时候就在病房门口睡的觉,早晨很早的时候就起来了,再自己的母亲再一次的进入手术室之前,文啸雨,陈冬冬,以及赶来的罗浩,菲菲,还有陈冬冬的父母,全都见到了,看着自己母亲那自信阳光的笑容,文啸雨说不出来的难受,他知道,自己的母亲,经受了太多太多的摧残,他亲吻了自己的母亲。

    母子俩全程没有什么交流,进入手术室之前,伸手轻轻的抚摸了自己儿子的脸庞“长大了…….”

    手术再一次进行的很顺林,手术之后,需要在医院长时间的疗养,知道自己母亲没事之后,文啸雨身心疲惫,再罗浩的示意下,他和陈冬冬两个人还是离开了医院,回到了家中,两个人这一觉,从第一天的中午,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一点都不带醒的,本来醒过来之后,陈冬冬以为文啸雨的训练结束了, 要回去上班了,结果文啸雨二话不说,又让陈冬冬收拾行李,要带着陈冬冬走,也不管陈冬冬问什么,文啸雨就明摆着应付她,不给她做任何的解答,到了后面的时候,陈冬冬也是无奈了,只能选择继续跟着文啸雨走。

    两个人只和罗浩打了一个招呼,剩下的都托给了罗浩,随即两个径直离开了,文啸雨带着陈冬冬,到了Z市附近的一座大山上面,半山腰的位置,丛林密布,文啸雨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再树林入口的位置,还有一个鱼缸,文啸雨深呼吸了一口气,自己纵身一跃,挑起来伸手就抓住了树木的枝干,然后他趴到了大树的顶端,不一会儿的功夫,文啸雨又趴下来了,随着他趴下来之后,自己奔着另一棵树也过去了。

    陈冬冬就在边上看着文啸雨爬树,看着看着她就困了,自己睡着了,等着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都落山了,文啸雨已经不爬树了,他身上扛着一个扁担,扁担的两头是水桶,他已经把水缸加满了水,边上还有一个空水缸,他开始不停的把水缸里面的水加满,然后倒到空水缸当中,把空水缸变成满水缸,再把满水缸里面的谁,倒进空水缸,这么不停的倒来倒去的,陈冬冬打了个哈欠,一脸的无奈的。

    陈冬冬是没有见过李盛的U盘的,其实爬树,还有给水缸换水,都是李盛给文啸雨未完成的训练任务,爬树其实就是增强整个身体的协调度,加强四肢的灵活度和劲儿,至于抱着水缸加水,其实就是为了锻炼力量,还有稳定性,李盛的训练,和杰克欧文的训练,是两种截然不同风格的训练。

    文啸雨现在的训练,因为李盛不在了,没有人监督他了,反而他更加的刻苦了,甚至于比U盘当中,李盛的要求,还要多,还要坚持,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心中的仇恨,再支撑着他的一切。

    至于这个时候的文啸雨,再陈冬冬的眼睛里面,已经俨然变成了一个疯子,弄的陈冬冬都想带着文啸雨去检查检查脑子了,当然了,她就是想想,也不敢说,这里唯一的好处就是有信号,陈冬冬每天都可以和父母通话,和文啸雨的母亲通话,骗着他们说自己陪着文啸雨出差了,然后,因为离得还是比较近的,所以想要什么补给的时候,基本上也就是直接给罗浩打电话,罗浩一边一百个不情,一百个不愿,然后还不得不来,然后,他每次过来,看见文啸雨再爬树抱水缸的时候,都是一脸的不解,完完全全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陈冬冬的时候,陈冬冬自己也是一脸的迷茫,罗浩也是彻底无奈了…….

    Z市,夜幕缓缓的降临了,再火刀最早的台球厅内,火刀,还有大鬼,以及蚂蚱几个人,正在这里打台球,自从再渣土区扎根以后,他们已经很少来这里了,今天也是这边有点事情,他们过来收账了,顺手和这边的兄弟说说笑笑,打两杆台球儿,这点人正在这边说说笑笑的打台球呢,边上的大鬼接了一个电话,他拿起来电话,简单的说了两句话,放下电话的时候,大鬼的脸色就变了,他盯着边上的火刀“火刀,噶虎露面了。”

    “噶虎?”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火刀整个人当即就火了,火刀和郑和泰之间的恩怨,自从火刀坑了郑和泰那一笔钱之后,算是彻底结下来了梁子,后来郑和泰就一直想办法想要把钱要回去,对付不了火刀,所有的目光就都聚集在了晴晴的身上,这卑鄙的手段,更是让火刀愤怒了,尤其是晴晴还是真的差点出事。

    愤怒的火刀连郑和泰的家都直接闯了不知道几次了,依旧发现不了郑和泰的踪影,他也不至于到那种混到会如何江林瑶的地步,找不到郑和泰不说,结果上次祁鑫还露面了,如果祁鑫露面那次,不是文啸雨的话,那火刀估计也就完蛋了,但是火刀是个硬茬子,祁鑫再那么多人面前差点要了自己的命,那火刀肯定不能干,所以在那个事情之后,火刀不光要找郑和泰,还在找祁鑫,只不过主要的目标,还是再找郑和泰。

    如果找不到郑和泰,他们之间的事情就不可能解决,而且郑和泰这种卑鄙小人,既然能对晴晴下手,那别的也就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了,火刀肯定是担心晴晴的,所以就更加着急的寻找郑和泰。

    这么长时间了,一点点消息都没有,郑和泰的公司也是再正常运转的,为了逼出来郑和泰,火刀还让人去砸了郑和泰的两个场子,砸场子的时候郑和泰那边没有任何的抵抗不说,就是报警,搞得警方还抓了火刀好多兄弟,火刀这一段时间就是为了往出捞人,都不知道浪费了多少钱了,所以他也是着急。

    但是他也学聪明了,打郑和泰肯定还是要打的,但是要打就得打疼他,否则的话,自己的这些兄弟,还不够警察抓的,而且,他知道郑和泰一直也没有闲着,前一段时间,大概就在文啸雨在家中差点被人暗杀的同一天,火刀也差点出事,他就在渣土区,再自己的家门口,遇见了和文啸雨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事情。

    几个人拿着防狼喷雾器,趁着火刀回家的时候,喷向了火刀和大鬼,手持着武器把两人打倒之后,拖着两个人就到了火刀的家中,而且到火刀家里面的时候,晴晴已经被房间里面的几个人给控制住了,全都捆绑起来了,嘴也堵上了,显然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并没有要如何大鬼的意思,进来就把大鬼给扔到了边上的,然后几个人就要把晴晴和火刀都干掉,大鬼靠在火刀家的院子,靠在角落花坛的时候,他摸到了花坛下面的一把小匕首,他用匕首轻轻的划开了自己的手腕,然后再花坛中间,是藏着一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