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256】董叶与陈冬冬的摊牌
    “我说错了吗,你我都知道,文啸雨现在缺钱,而且是很缺钱,但是文啸雨的性格就是这样的,这个钱如果给文啸雨的话,文啸雨是肯定不会接受的,但是他也没有啥别的本事来钱了,不是吗?这得是多无奈,多没有办法,才能把文啸雨逼到这个份儿上,你不心疼,我都看着心疼,我不是钱多,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我才来找你的,才想偷偷给你的,这钱你拿着,我不吭声,你不吭声,就算了,然后这钱可以改变你们一家子的生活,也能让文啸雨不用再去生死之间,你现在偏偏说不要?我问你,难道你要在这装清高吗?清高重要还是文啸雨的性命重要?你这不是爱文啸雨,陈冬冬,别装了,所有人都是喜欢钱的,你也一样,我也一样,但是我敢直接面对这个问题,你不敢,现在给你机会,能解脱自己的男人,你还不要,呵呵,真是有意思,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多好的姑娘,其实你我都是一样的。”说到这的时候,董叶伸手一指陈冬冬,也是生气了,再她眼里,就是陈冬冬再默认文啸雨去打拳,去玩命,赚钱给自己来花,现在还在装,她打心里看不起陈冬冬“我就问你一句,你现在穿的,用的,这些一个个,用文啸雨性命换来的名牌奢侈品,你良心不会不安吗?你难道还想要一辈子都要让文啸雨用自己的性命,来满足你的这些虚荣心吗?大家都是女人,行了,别装了,这钱你好好拿着,我肯定不会说出来的,你放心,我知道我和他肯定没有机会了,但是你也一样,别再让文啸雨去打拳了,那个拳场死人太平常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但是如果我要是你的话,自己的男人鼻青脸肿,成天生死攸关,靠自己性命换回来的钱,再多我都不会要,知道吗?”

    董叶说到这的时候,从边上也起身了,显得有些愤怒,言语之中充斥着鄙视的情绪,她冷笑了一声,随即自己转身就离开了,这一次是陈冬冬傻眼了,说实话,她从头到脚,根本就不知道董叶说的这些所谓的打拳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董叶说的拳场是什么,但是董叶说的那些话,她却全都记住了。

    其实此时此刻,陈冬冬整个人似乎已经豁然开朗,文啸雨这么长时间了,突然之间的失踪,突然之间的受伤,还有时不时的去集训,这所有的一切的一切,似乎全都说明董叶说的是真的,尤其是文啸雨来的这么多这么多的钱,这是更让她诧异的,现在董叶这么一说,她似乎什么都明白了,而且,她还刚刚接到了文啸雨的电话,文啸雨说公司有事情,要出差一个星期,还不能带着她去。

    陈冬冬想到这的时候,顺手就把边上的银行卡拿了起来,她一边往出走,一边就把银行卡给掰断了,事情不是董叶想的那样,她至始至终都不知道文啸雨在干什么,文啸雨也从来没有和他说过,但是她没有和董叶去解释什么的想法,这一刻,他只想去找文啸雨,想要知道董叶所说的打拳,所谓的生死之间是什么。

    她冲向了文啸雨之前工作的那个公司,也就是王正朋友那,再听说文啸雨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之后,她转身就离开了,她拿着手机,开始拨打文啸雨的电话,连着打了十多个,电话那边也没有人接听,她疯了一样的开始四处寻找文啸雨,找到老鼠的拳馆,也没有发现文啸雨的身影,今天她所得知的一切,所面对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太大太大的刺激了,她要找到文啸雨,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夜晚的Z市,灯火辉煌,道路上车水马龙,湍流不息,再一个很破旧,几乎已经拆迁了一半儿的小区内,文啸雨自己靠在沙发上,边上有一些外卖盒子,他整个人浑身上下,伤痕累累的,再他的边上,还有一些营养药品,都是石大夫送来的,文啸雨蜷缩在这个小房子内,从边上一根一根的抽着烟,脑海当中回忆着李盛。

    很快,他的手机再次的亮了起来,陈冬冬今天一天给自己打了已经不下一百个电话了,从头到脚,文啸雨都没有接过,最开始的时候,文啸雨是真的没有听见,光睡觉了,但是后面陈冬冬打的多了,文啸雨也是觉得,定然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了,他有一种预感,那就是陈冬冬似乎发现了什么,他也不想去接,不想去面对,他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整个人完完全全放松下来之后,显得十分的疲惫,自己脸上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了,浑身上下酸痛,整个房间里面满满的都是药水的味道。

    他这个样子,是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可能去见陈冬冬的,想到这,文啸雨一咬牙,顺手就把手机给关机了,他把电话扔到了边上,抬头看着这个狭小的房间,脑海里面出现的都是自己师傅的样子。

    几分钟以后,房间外面有人敲门,文啸雨起身颓废的把大门打开,大牙出现了,他手上拎着一些吃的,进来之后,看着文啸雨的样子,他随即坐在了边上,两手一摊“没想到你这么能打,比你师傅现在都厉害。”

    大牙上一次被文啸雨打了以后,也没有太记恨文啸雨,毕竟还有李盛那里呢,而且,对于李盛,他也是心存愧疚“但是拳场的规矩,现在和之前不一样了了,之前是排序,从最下面往最上面,一级一级的打的,但是现在,不是一级一级的打了,是循环战,因为这一段时间,从玩家场打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了,所以他们改了制度,碰见谁的可能性都有,可能你第一场就碰见行家场里面最最厉害的选手,也可能打了五六场,都碰不见行家场最前面的那几个人,现在是一段时间的循环战,等着越来越多的人退出了以后排名也就出来了,除非再一次冲出来了好几个人,否则的话,很快又会回到之前的循环赛的。”

    “杀掉你师傅的人,不是怪兽,但是你要打多久才能看见他,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你的每一场比赛我都会去的,如果看到当初动手的那个人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前提你得能扛到那个时候,还有,你今天和怪兽的行为,其实很不好,你要奔着打残他,打死他去动手,行家场,收起来你的怜悯和放人一马,否则的话,你最后和你师傅是一个下场,这些人疯狂起来没有人性的,什么阴谋诡计都能用的出来,别这样了。”

    文啸雨点了点头,靠在边上,长出了一口气,疲态尽显,大牙从边上也起来了“你真的不要换个好点的地方”

    “不用了,这里就挺好的,我再这里呆的放心,安静,还有就是麻烦您每天过来给我送饭送吃的了,谢谢。”

    文啸雨从边上双手抱拳,大牙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的时候,他看了眼文啸雨“今天从你身上押少了。”说完,他两手一摊,自己起身也离开了,文啸雨躺在沙发上,真真的疼痛感席卷全身,久久不能入睡。

    凤舞拳馆,再老鼠的办公室内,老鼠坐在沙发上,一脸哀求的表情“我说弟妹啊,你别为难我了,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没有见过文啸雨,我现在也找不到他,你看,我打电话的时候他也关机了啊。”

    陈冬冬也不想和老鼠过多的交流,自己往边的沙发上面一坐,话都不说一句,问题是现在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了,拳馆外面都已经关门了,所有的服务员都全部离开了,老鼠也不能把陈冬冬自己留在这里啊,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从边上也是转来转去的“我说弟妹,你能不能先回家,回家以后,明天你再过来啊,我家里面还有人,还有不少事,都得我忙乎呢,你往这一呆不走了,我怎么办啊?我和你说啊,你要是再不走的话,我就报警了!我要报警了!”老鼠从边上连续说了好几句,陈冬冬还是不理他,老鼠从边上苦苦哀求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也是实在没办法了“那行吧,那你不走,我走了,明天我给你送早饭来。”

    老鼠说完,自己转身就走,结果他前脚走,后面陈冬冬就跟上去了,依旧是不说话,老鼠还开心呢,觉得这丫头要回去了呢,结果事情的发展,完完全全的超出了他的预料,陈冬冬确实是和老鼠一起离开了,但是老鼠打开车门的时候,陈冬冬就上车了,老鼠也不知道陈冬冬住在哪儿,问了许久陈冬冬也不开口,最后老鼠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带着陈冬冬回家了,他进家的时候,陈冬冬也跟着进家,老鼠的媳妇看见的时候都傻眼了,这自己老公怎么带回来了一个如此年轻的小姑娘,老鼠连忙和自己的妻子解释,其实老鼠现在自己也是真的找不到文啸雨,这一段时间都是文啸雨找他,现在文啸雨不露面,他也是真的没办法,这陈冬冬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的跟着自己,自己也没脾气啊,也只能认了,要跟着,那就跟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