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258】暴虐雏喜
    不少人还在探讨,到底是打败怪兽的超级新人文啸雨,还是拳场老手雏喜,大家都觉得雏喜胜面大的,可是前些日子出了一个祁鑫,搞得不少人赔的倾家荡产,而且雏喜是和怪兽打平的人,文啸雨是真正打败了怪兽的人,大家也是十分的纠结的,反正离着正式开始还有不少时间呢,这些爱好者还有不少机会,探讨交流,然后,就在所有所有的人都还在做赛前准备的时候,就看见拳台中央,一个身影,一下就蹿了出去,势如破竹般的一击重拳就照着雏喜的面庞打了上去,这一下引得周围瞬间混乱,就按照文啸雨的这个出拳速度,这突然之间的一下偷袭,一般人肯定是躲不开的,但是雏喜愣是生生的一弯腰,就给躲开了,文啸雨的重拳擦着雏喜的鼻尖儿擦了过去,雏喜的反应速度极快,转手照着文啸雨一击勾拳,文啸雨根本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这第一拳没有打中之后,文啸雨卯足了全身的力气,转头用自己的脑袋,冲着的雏喜的额头就撞上去了,这种场景,在以前,都是雏喜对付别人使用的招式,但是现在,却反过来了,文啸雨这一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这是标准的硬碰硬,就听见“咣!”的就是一声,离着拳台很近的那些vip观众,比如许静他们,都听见了两个脑袋撞击的声音,雏喜这一下被撞得有些措手不及,也是文啸雨这一下,雏喜的拳头擦着文啸雨的后脑勺擦过去了,也是几乎同一时间,文啸雨额头的血迹已经流出来了,雏喜摇晃着自己的脑袋,还没有反应过来呢,文啸雨的脑袋又一下招呼上去了“咣!”的又是一生,文啸雨比雏喜高了将近一个脑袋,这第二下再招呼上去的时候,雏喜整个人就被撞翻再了地上。

    他倒地之后,天旋地转的,但是尽管如此,他单手撑地,直接翻身而起,文啸雨过去一脚踢空了,雏喜转身一个扫荡腿,把文啸雨扫了一个跟头,文啸雨从地上打了一个滚儿,也爬起来了,他爬起来的时候,对面的雏喜已经冲了上来,一击直拳,直接抡向了文啸雨的侧脸,文啸雨没有丝毫的躲闪,整个人的眼神当中,充斥着愤怒的火焰,似乎要吞噬一切一样,他站再原地,没有丝毫的犹豫。

    文啸雨卯足了力气,再雏喜打到自己的同时,一个右勾拳,重重的抡倒了雏喜的脸上,随即两个人一人往后退了一步,二话不说,再一次的全都冲到了一起,再拳市这么多年,许静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玩命的两个人,再拳台上面,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守,文啸雨完完全全的就是抱着一副搏命的以命换命的打法,而且气势上已经完完全全的盖住了对面的雏喜,这以前,都是所有人被雏喜盖住的,没想到这个文啸雨居然已经压倒了雏喜,近乎所有人都从文啸雨的身上感觉到了愤怒,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但是两个人疯狂血腥的对攻,已经让整个拳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两个人已经满脸鲜血,鼻梁骨塌陷,眼眶也塌陷的两个男子,依旧在你一拳,我一拳的攻向对方,都和疯了一样,雏喜从头到脚,一直都是处于劣势,最开始的那两下被文啸雨就给撞懵了,后面他似乎就感觉到了一只受伤发疯的猛虎,不停的扑向自己,要和自己同归于尽的样子,而且身体素质同样的很彪悍。

    此时此刻,文啸雨一只手卡住了雏喜的脖颈,把雏喜生生的按在了最边上的铁丝网上,另一只手挥舞着拳头,不停的攻向雏喜,一拳接着一拳的往上招呼,他的眼神当中透漏着无尽的杀意,雏喜也不停的攻向文啸雨,但是说实话,他此时此刻的气势已经完全没有了,尽管拳头依旧还打在文啸雨的身上,但是文啸雨似乎都已经麻木了一样,他的手已经打得豁开了不知道多少个口子,两个人现在完完全全的都没有任何的人样了,而且这一次的打斗,从头到脚,没有任何的功夫招式,也没有任何的套路,就是最原始的你一拳我一拳的打斗,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两个人现在是处于僵持的对峙阶段了,文啸雨想要一下把雏喜打倒,也没有那么容易,边上的裁判这个时候,都不敢上手了,明显的这俩人都是打急眼了,他也放弃了去制止的想法。

    这样僵持下去,对于文啸雨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这个时候,支撑文啸雨的,完完全全的就是那一口气,他看着对面的雏喜,似乎就想到了当初雏喜打倒李盛时候的一举一动,越想,脑海当中李盛的样貌就越清晰,本来两个人都似乎都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了,李盛样貌的浮现,让文啸雨顿时之间再一次的爆发了,他突然之间“啊!”的大吼了起来,上去另一支手也搂住了雏喜的脖颈,用力一个抱摔,生生的就把雏喜给抱摔再了地上,倒地的同时他一个翻身,双腿夹住了雏喜的小臂,用力一扭“咯吱!”的就是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雏喜“啊”的一声惨叫,回手又是一拳抡向文啸雨,文啸雨抬手攥住了他的手腕,挥舞着拳头冲着他的小臂上面“咣,咣,咣!”的连续三下,第三下的时候,雏喜整个人的小臂都已经变成s型了,他更是痛苦的吼叫着,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已经强弩之末的文啸雨,再次爆发了战斗力,文啸雨这个时候已经一个翻身翻到了雏喜的身后,他顺势抱住了雏喜的一条腿,一个翻身坐在地上,他抬脚踩住了雏喜的大腿位置“啊!”的疯狂的大吼着,像是疯了一样,所有人都看见了雏喜的小腿,被文啸雨生生折断了,这一下,雏喜是彻底的失去了抵抗能力,但是文啸雨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转身按住了雏喜的另一条腿,抬手照着他的小腿脚裸处“咣!咣!”的就是两下,随即文啸雨用力一拧他的脚腕,把他的脚腕,生生的原地转了两个来回,剧烈的疼痛,让雏喜已经彻底的晕厥过去,这一切的一切,所有的观众都看在眼里。

    都以为一切已经结束的时候,文啸雨再次的动了,整个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起身冲着雏喜的小腿,以及另外一跳腿上的脚裸处,还有雏喜的上臂,雏喜的小臂,一拳接着一拳的招呼,文啸雨的力气很大,再加上周围是那么的安静,最前面的人,甚至于都能听见雏喜身上的骨头,被一根一根打断的声音。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文啸雨的愤怒,边上的裁判,几次想上前阻拦文啸雨,但是此时的文啸雨,似乎已经完全魔怔了一样,暴躁如雷,阴狠的吓人,愣是生生的把裁判给吓到了,不敢向前去阻拦文啸雨。

    打了好一会儿,文啸雨自己也是累了,地上的雏喜,生死未仆,但是四肢肯定是都废了,文啸雨这才停手,从边上站了起来,他起身环视着周围,发现整个拳场的人都盯着他看,而且这个时候,依旧还没有任何人说话,来这里的人,都是喜欢血腥,喜欢刺激的人,这要是以往,肯定数不清的人都叫吼起来,开始起哄了,但是今天,却异常安静,一点点的掌声也没有,文啸雨额头的鲜血与汗水的混合物,顺着他的脸上,一滴一滴的流落到了地上,十分的扎眼,他站在边上,气喘吁吁的看着的地上的雏喜,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很快,周围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大吼了起来“文啸雨!文啸雨!文啸雨!文啸雨!!”随着这第一个人叫吼,剩下的所有人,都跟着一起叫吼了,拳场热闹的气氛,这一下回来了,大家全都欢呼着,已经下注的人十分的懊恼,没有下注的人,还在庆幸,还有不少人,再叫吼着指责文啸雨,说文啸雨违反规则。

    但是文啸雨此时此刻,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他转身往出走,没有和老鼠说话也没有和任何人的交谈,拳场边上的“囚笼”的大门还没有关上呢,文啸雨自己一把就给推开了,他走的十分的缓慢,也不管周围已经混乱炸裂开来的观众席,男爵盯着那边消失的文啸雨“他和这个雏喜哪儿来的这么大的仇恨。”

    许静摇了摇头“这个文啸雨,真是做事情不按套路出牌啊,这得给我整多大的麻烦。”她笑了起来,随即开口“但是他这种不要命的方式,我喜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许静从边上显得有些兴奋。

    文啸雨回到后台的时候,就有拳场的医生过来了,给文啸雨简单的处理包扎伤口,文啸雨的手指自己打断了两根,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调养了,鼻梁骨,眼眶,都塌陷了,脸上好几处骨折,这想要完完全全的恢复,没有几个月是不可能的了,但是他此时此刻,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整个人也已经完完全全的进入了另一种状态,他离开拳场之前,许静就已经让人通知他了,让他等着许静,晚上的事得有一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