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271】交换条件
    郑和泰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没有吭声,说实话,这一刻他整个人的眼神也是十分的纠结的,边上的老李给及点着了一支烟,从边上一边抽烟,一边长出了一口气“如果能这样和气生财的解决问题最好,可是问题是,你们觉得文啸雨要过这第一次之后,他还会不会开口再过来要第二次,甚至于第三次,第四次,那样的话,我们不是一直都处于被威胁的地步吗?还有就是火刀那边,火刀,文啸雨,他们明显的是一伙儿的,而且关系很好,我有可靠的情报,当初火刀进渣土区,从渣土区混,到现在的渣土区拆迁,从头到脚,全都是文啸雨的主意,现在他们这两伙人却一起过来求和,你说他们会不会有什么诈?”

    “第一次我给他了,如果是他敢再来要第二次的话,那我第二次的钱,就可以要他的命了,这个到没关系,我觉得,各退一步,始终是好的,但是如果他们敢得寸进尺的话,我再痛下杀手,那也不迟,说白了,毕竟也是叫了我那么多年的干爹,如果这小子真的就能这么算了的话,那也未尝不是什么好事,现在到底是法治社会,如果不用去玩命了,那谁愿意非要去拼个你死我活的。”郑和泰这个时候靠在了边上的。

    很快,老李从边上继续开口“如果你给了文啸雨这笔钱,还有这些条件了,那就是等于认可了自己内心对于文家的愧疚,还有文啸雨所说的一切,如果他拿到这些基本保障了,立马配合着警方来抓你怎么办?立马来起诉你怎么办?到时候你再想要要文啸雨的命,也得有机会,是不是?你们两家,到底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姓文的是怎么死的,你我比谁都清楚,可以说,你是始作俑者,是你骗死的,文母也是因为文父出事之后,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他整个文家,现在都变成这个样子了,如果是你你会和咱们和谈吗?杀父之仇啊”

    本来郑和泰都似乎都已经下定决心了,但是这个时候,他又不说话了,他整个人再次的陷入了沉默,是啊,这是真正的杀父之仇,文啸雨能善罢甘休吗,老李靠在边上“我也认识了文啸雨,看着这个孩子很多年了,我觉得杀父之仇这种事情,他不会善罢甘休的,我现在害怕他看似都是再讲和,但是实际上,暗藏杀机!”

    “我们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准备的这么充分了,手上人也有了,打算把他们一窝端的时候,他们开始讲和了,这也太巧了吧,会不会是缓兵之计,其实说白了,我就是不太相信,文啸雨能放下自己父亲的仇恨,会为了这么一点钱,来放下这些仇恨,我觉得他不是这种人,你看呢?还有一些事情你不能忘记啊,你雇用人杀过文啸雨,差一点就要了文啸雨的命,火刀和晴晴那边,那更不用说了,这些事情,文啸雨从头到脚都没有提过,你觉得他是真的不在意你差点要了他的命,还是很在意,就是没说?”老李这一番话,让房间温度再次降低了不少,郑和泰也是一脸纠结的表情,好一会儿的功夫,他把烟也掐灭了,看着房间里面的人,刚好,这个时候噶虎和野猪,两个人也都已经进来了,刚刚郑和泰和老李江林瑶的交流,他们也都听见了。

    “现在再房间里面的所有人,就是我郑和泰最最信任的人了,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文啸雨的话能不能信”

    这点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片刻之后,噶虎和野猪两个人几乎是一起开口“我们不发表意见,跟了你这么多年了,你说信,咱们就信,你说玩命,咱们就玩命,反正现在咱们也是啥也不差,这次回来也是奔着和火刀他们玩命来的,一次性的给他们都处理清了,把命运拿捏再我们自己的手里面,但是如果他们要是真心讲和的话,自然是很好了,现在来说唯一的问题,就是在于信任问题,大家能不能建立信任。文啸雨这小子狠着呢,从小就有一股子狠劲儿,这杀父之仇,他能不能真的放得下,还是有什么别的企图。”

    野猪还要继续说话呢,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着手机,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把电话挂断了,这个时候他的目光,看向了郑和泰“刚刚得到的消息,两个小时之前,祁鑫动手对付火刀了,就在渣土区,火刀的那个台球厅,但是对付火刀的时候,文啸雨恰好也在场,他还是和那个晴晴一起去的,当时房间内发生了打斗,但是最后没有成功,火刀受了一些伤,应该是被文啸雨制止了。”听到这的时候,老李刚要说话呢,野猪伸手打断了老李“先听我说完,再那个事之后,祁鑫,mo,还有火刀,文啸雨,晴晴,他们再边上一起吃了一个饭,按照时间来算,吃过饭之后,文啸雨就过来了,和我们说和谈的事情了,看来我们当初看押mo的那群兄弟,现在都在火刀的手上,他们是普通聚餐啊,还是再一起商量对策,如何对付我们啊?这个事情是真有意思了。”野猪说到这的时候,长出了一口气。

    房间里面再次的陷入了沉默,老李从边上自言自语了起来“当初看押mo的那群人,如果再警方手里面的话,他们能守口如瓶,不出卖你吗?”野猪听到这,没有回答,只是从边上摇了摇头,很明显了,不确定。

    郑和泰这个时候低下了头,又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整个房间陷入了沉默…….

    另外一边,文啸雨回到了小面馆,面馆这个时候正是忙碌的时候呢,罗浩居然请假了,陈冬冬和菲菲他们都有点忙不过来了,陈母也开始搭手忙乎了,具体罗浩是什么事也没有人知道,就说有事请假了,文啸雨给罗浩打了两个电话,也没有人接,他犹豫了一下,看着忙碌的饭店,自己换上工作服,也忙乎了起来。

    眼看着店里面快忙乎完的时候,罗浩这才回来,他忙忙碌碌的把衣服都给换好了,赶忙把菲菲和陈冬冬给推到了边上让她们休息,一脸的歉意,一边道歉,自己一边也忙乎了起来,他有些太全神贯注的忙碌,忙乎了好半天,这才发现文啸雨今天居然也来了,他这才赶忙凑到了文啸雨的身边,一脸的贱笑“老大,我来,我来就行了!你们都休息会,你今天怎么来了。”罗浩一边说,一边很是勤快的从边上就忙乎了起来,文啸雨也没有说什么,罗浩一个人肯定忙乎不完的,他继续说着那些有的没的,晚上八点多,这客人才渐渐的少了一些,也到了他们自己吃饭的时间,一桌人围在一张桌子上面,说说笑笑的,气氛也挺热闹。

    吃过晚饭,文啸雨一拍罗浩的肩膀,两个人出了小面馆,文啸雨拿出来两支烟,递给了罗浩一支,自己点着了一支,哥俩蹲在马路边上,一边抽烟,文啸雨从边上一边开口“你妈那里又发生什么棘手的事情了?”

    文啸雨这一问,给罗浩问蒙了,罗浩转头,摸着自己的脑袋“老大你说啥呢?我妈那边怎么了啊?”

    “你被人揍了吧。”文啸雨根本不理会贱兮兮还在傻笑的罗浩“这么热的天气还穿长袖,我都恨不得光膀子了,你不觉得你的穿着打扮与马路上面的这些人群有些格格不入吗?本来就胖,产生热量就大,平时每天干活都恨不得光屁股,来回那么跑,浑身上下内裤都湿透了吧,还舍不得脱,怕人看呢,是不是?”

    罗浩连忙摇头,还想解释呢,文啸雨从边上继续开口“我说,你就认,如果你不认的话,那我就把你的衣服扯下来,到时候是不是挨揍了,一目了然,我太了解你了,这么多年了,挨揍的时候永远都是一个动作,双手抱头,蜷缩着身体,尽量不让打倒自己的脸,所以胳膊处的伤痕一定会是很明显的,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你回来上班之前还先回家换了一身衣服吧,你早晨从家走的时候,穿的不是这身,那身衣服洗了吧?”

    文啸雨说到这,罗浩是彻底不吭声了,许久之后,他叹了口气,坐在了地上“老大,你现在够难的了,我就是不想给你增添麻烦了而已,放心吧,我这里是小事情,而且我自己的麻烦,我自己是可以解决的,我一切都能处理好的,百分之一百的可以,我换衣服,是不想让菲菲跟着担心,老大,你可得给我保密啊!”

    “怎么着,我的麻烦都是麻烦,你的麻烦就都不是麻烦了,你和我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多不好意思了?你和我不好意思,你还有好意思的人吗?你处理,你告诉我,你怎么处理?那么多的高利贷你怎么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