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279】一命换一命
    “来啊,我们一命换一命,狗日的!我看你今天怎么出我的台球厅!畜生!没有人性的畜生!动手啊!砍死他!”火刀也急眼了,周围的人群这一下都把刀举起来了,这祁鑫一个人一把枪,他肯定能直接干掉火刀,但是他一定也会被周围的火刀下属砍成肉泥,mo彻底说不出来的话了,现在整个人的眼神,也是异常的无语。

    眼看着双方都已经急眼了,对峙到了一定地步的时候,再火刀的身后,晴晴出现了,她一只手抓住了活到的手腕,用力的往下拽,一边拽,一边从边上开口“松手!”毕竟她是一个女的,若是火刀一直不松手,她也没辙,但是晴晴明显的也是火了,越来越用力,声音也是越来越大“松手!火刀!我草泥马的!松手!!”晴晴从边上叫吼的声音,已经沙哑了,有些撕心裂肺,而且,她一边叫吼,一边挥舞着手掌开始殴打火刀,她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不停的在招呼,再叫骂,火刀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才有些变化,看着晴晴这玩命一样的样子,火刀自己也有些害怕了,这个时候了,也就只有晴晴能让火刀改变想法了,随即晴晴从边上一口就咬了上去,鲜血瞬间从火刀手上流出,火刀看着晴晴疯狂的样子,眼神有些晃动,这才缓缓的松开mo的脖颈,mo的身体掉落在地上的时候,整个人“咳咳咳”的就疯狂的咳嗽了起来,表情异常的痛苦,晴晴使劲一推火刀,把火刀推的往后退了一步,她自己用身体挡在了晴晴的面前,看了眼地上的mo,这才把目光看向了手上还拿着枪的祁鑫“别指望我能救你,还有你的这个恩将仇报的朋友,我也不想这样做,说实话,你们的行为让我们也是真的很失望,我拦下了这一切,只是不想我男人这么快就变成杀人犯,我能阻止他一时,但是我不能一直阻止他,现在只有你能救你的朋友,你口中的误会,没有人会相信,但是这确实我现在能看到的唯一的筹码,我愿意相信你一次,最后一次!”晴晴伸出来了一个手指,也是在警告祁鑫。

    “蚂蚱,大鬼,先后一共六个人,都在郑和泰的手上,刚刚郑和泰来电话了,要我们把之前抓到的那些关押mo的噶虎的下属都放了,我们没有办法,已经把人放了,但是郑和泰又失踪了,我不知道他还会有什么要求,我们也做不到像郑和泰那样,可以把自己兄弟的命当儿戏,那么的无所谓,那么的不在不,但是也不想一直被他这样牵着鼻子走,我们也是有原则的人,现在也已经到了我们的底线,你记着,如果大鬼和蚂蚱他们回不来,那谁也救不了她,所有的路,都是你们走的,都是自找的。”

    祁鑫听着晴晴的话,深呼吸了一口气“你说这话我认,做人做事讲道理,这个事情确实是我造成的,你们现在这么狼狈,和我也有关系,我不能看着你们伤害江林瑶,但是我和郑和泰也不是一伙儿的,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会给你们一个答复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郑和泰造成的,我们得让郑和泰付出代价!”

    祁鑫说到这的时候,看了眼靠在楼梯边上的mo“等着我回来接你,我会把那些人,全都带回来的,一定。”祁鑫说完,自己转身就走,外面的人还没有给祁鑫让路了呢,晴晴直接就从二楼把拎起了了一个凳子,冲着下面甩了出去“让开,让他走,他不走了难道你们去把人给我救回来吗!”此时此刻的晴晴大姐范儿更是十足。

    火刀的所有马仔,下意识的全都让开了,祁鑫转头又看了眼晴晴,他满脸的感激,冲着晴晴鞠躬,随即自己离开了,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晴晴和火刀,晴晴走到了火刀的身边,从兜里面拿出来了卫生纸,开始擦着火刀手上的血迹,一边擦着,一边开口“你是我的男人,我尊重你的所有选择,这是最后一次的相信他们,也是我给我自己最后一次的说服,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你的这些兄弟就是你的一切,蚂蚱他们的事情你不会善罢甘休,我也不会阻止你为了我,放弃你的兄弟,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个份儿上,你再哪儿,我就在哪儿,给我一把砍刀,我他妈的也能跟在你的身后一起拼,但是我一定要在你的身边陪着你。”

    晴晴亲吻了火刀的手背“这也是我最后的底线,不管你在哪儿,我要跟在你的身边。”晴晴冲着火刀笑了。

    火刀的眼圈红了,直接就把晴晴搂在了怀里,两个人,拥抱在一起,什么都没有说,发自内心的暖。

    另外一边的祁鑫,骑着摩托车,径直回到了自己平时居住的地方,就是郑和泰家别墅对面的那幢高楼,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完全全的超出了他的预期,这些人落在郑和泰的手上,多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而且现在火刀这里明显的也是已经没有任何的筹码了,郑和泰如果再咄咄逼人的话,那火刀肯定也就玩命了,抓不到郑和泰,那郑和泰的公司和家肯定是跑不了,mo也得完蛋,毕竟是mo给自己报信,自己给江林瑶报信,才导致的大鬼他们被埋伏了,祁鑫站在房间里面,透过望远镜,看着对面江林瑶的那个房间,心里面五味参咋,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拿着自己手上的电话,看着手机上面的红点儿,就在原地没有动。

    祁鑫绝对是有颗大心脏的,他有些疲惫了,靠在边上,缓缓的闭上眼睛,没有几分钟,他睡着了,等着他睁开眼的时候,到了第二天,他看着自己的手机,发现手机上面红点有了位置的移动,祁鑫换了身衣服。

    他出门吃了点东西,根据红点儿移动的方向,自己骑车也过去了,先后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发现只是噶虎他们从他的家中,到了商场,带着她的老婆孩子再逛商场,确定了这一切之后,祁鑫再次吃了点东西,回到了家中,他守着这个红点儿,前前后后守了五天,再第六天,祁鑫睡醒的时候,发现红点儿昨天晚上后半夜有点移动,而且这一次红点儿的移动,显然移动的距离比较远,甚至于到了城边郊区,祁鑫自己起身,照例换好了衣服,自己骑着摩托车,就按照红点儿昨天晚上的轨迹,绕着整个z市开始转,很快,他出现在了城边郊区,这边郊区的位置很特殊,周围很多大山,还有河流,他正前方,就有一幢别墅,坐落在山脚下,而且再半山腰处,还有别墅,这附近依山傍水的,各种各样的小路大路很多,周围的别墅数量,似乎也不少。

    祁鑫是什么人,直觉告诉祁鑫,郑和泰没准就藏在这么多别墅当中的某一幢,他骑着车行驶离开了,然后绕着很大的圈儿,围着别墅转了一圈儿,随即他回到家中,把衣服都换了,这一次他打了一辆出租车,坐在出租车上面,再一次的到达了这边,坐在出租车上,祁鑫也是有的没的和司机搭着话,询问着这边别墅的情况,司机看着边上的别墅,也没有多想,从边上开口“这个地方据说是z市的聚宝盆,不少z市的富商,都会在这里盖房子,你看这附近,不少别墅,都是那些有钱人的,但是很多都是空置的,有人住的不多,唉,现在这个社会,这有钱人,是越来越有钱,这没钱的人,也是越来越穷啊,这都是什么事!”

    祁鑫没有吭声,听着边上出租车司机的絮叨,自己从前面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就停下来了,给了师傅车钱,祁鑫又仔细的看了看周围,随即他自己双手插兜,把帽子往下压了压,自己奔着前面的一幢大山就攀爬过去了,说实话,郊区这些大山之中的别墅,要是从两侧攀爬的话,确实挺费劲的,也就是祁鑫是专业的,这要是换成别人的话,肯定也没有那么容易,而且,到处都是监控,祁鑫自己都看见了,尤其是再快接近某一幢别墅的时候,祁鑫甚至自己能看见不少探头,还好,像是那个出租车司机说的那样,这边别墅数量不少,但是真正居住的不多,否则的话,祁鑫估计也早就都人发现了,就该有人报警了。

    祁鑫自己整整爬过了一座山,站在山顶的时候,太阳都已经落山了,祁鑫满头的汗水,他是故意找了这样一个最高峰的,他靠在边上,一边补充着体力,一边随便吃了一些随身携带的压缩饼干,擦了擦自己的汗水,拿出来望远镜,顺着这山峰,就看向了周围,趴到山顶,祁鑫再看见,其实这边就是几座山峰,山连山的连城了一个圆形,然后再正中央的位置,有一个像是聚宝盆一样的天然湖,湖水十分的清澈,这就从风水学的角度上来说,绝对也是一块宝地,再这周围山连山的地方,祁鑫至少看见了十几套别墅,甚至于更多,盖的多么富丽堂皇的都有,但是这种地方,水电肯定是很不方便的,虽然盖了不少别墅,但是大多都是占个地方,一多半儿的人家,基本上都是空的,从这里,祁鑫基本上就可以观察到周围所有的别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