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292】背锅侠
    后面,一直审讯没有结果杀害文啸雨叔叔的货车司机,开口了,指认出来当初正是老李花钱雇佣他杀文浩灭口,至于为什么杀文浩,货车司机说是因为文家电影泄密案件,具体的事情,他也不清楚,再查文家电影泄密案件,所有的矛头也对准了老李,老李还变成了文家电影泄密案件的始作俑者,他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因为他和文啸雨父亲之间这么多年的私人恩怨,这里面还牵扯出来了一段很老的历史,老李和文啸雨的母亲,居然还有一段历史,而且文父曾经暴揍过老李,还在公开场合侮辱过老李,这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但是现在也都被挖出来了,总之,一切的一切矛头,全都对准了老李,老李变成了一个罪大恶极之人。

    尽管所有人都不相信,但是现在所有的证据,也都指向了老李,还有老李的一个管家,以及他的一个私人秘书,这两个人最后也直接出面,证实了警方所有的推断,这一下,等于是火刀整了这么一出,郑和泰整个人非但没有被打死,反而还成为了一个无辜的人,所有坏事都是老李做的,还有一些是老李打着郑和泰的名号做的,而且,郑和泰和老李私底下还有股权保密协议,老李也是持有公司很多股份的,否则的话,老李肯定也不会这么心甘情愿的“为郑和泰”做事情,这一个接着一个的案子,全都被告破了,文家的事情,全都是老李一手操作的,老李和他的一个管家,以及一个秘书,成为了一个真真正正的背锅侠,当然了,事情的发展,也是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郑和泰借着火刀和老李的这个事情,也是彻底的洗干净了自己。

    洗干净自己的同时,郑和泰决定把老李再郑氏集团的所有股份,全都拿出来折现,一部分用于做慈善,一部分用于做投资,投资建设美丽城市,他也在努力的洗干净自己的形象,洗干净他们郑氏集团的形象,他还亲力气为的,每天忙着做义工,帮助这个人,帮助那个人,时不时的还会上报纸上头条,郑和泰也是真的够舍得的,他这么努力的付出,再z市人民心中,形象确实也是再一点一点的好转,毕竟有钱铺路,吃人手短拿人嘴短,这话还是没错的,当然了,火刀和老李之间,这一次的所有事情,主要负责办案的人员,也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全都获得了提升,尤其是小马哥,一举成为了公安局的副局长,主管刑侦工作,绝对也算是破例提拔了,毕竟所有的认都是他抓的,所有的突破口,也都是他做的,王正还在病床上面没有醒过来,他曾经的下属,这一下都已经跃到了他的头上,这一段时间,小马哥也算是风光无限,打黑英雄。

    也是因为火刀他们的事情,这一段时间,沙漏的事情,反而被遗忘了,警方的注意力,也没有集中在沙漏这里,火刀他们的案子,从调查,到宣判,用了四个月的时间,这四个月的时间,文啸雨从老鼠家捡回一条命,恢复了两个多月,打了第五场拳赛,惨胜的文啸雨,再恢复了一个多月之后,打了第六场拳赛,今天,也就是火刀他们案子开庭的这一天,文啸雨打了第七场拳赛,这期间所有的恢复,都是杰克和欧文两个人陪着文啸雨一起恢复的,文啸雨每一次的恢复,都会比之前强悍很多,第五场的时候,杰克和欧文其实就已经跟不上文啸雨的频率了,文啸雨几乎除了完成他们的训练之外,自己就已经开始全身心的观察者李盛留给他的视频,开始努力的继续自学八极拳剩下的拳路,然后,再想办法,把八极拳的拳路,和杰克欧文的西方搏击格斗,中和到一起,创建出来一套全新的拳路体系,文啸雨管这套拳路体系,叫文氏八极拳,杰克和欧文在中间,也是贡献了不少力量,三个人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除此之外,还有就是罗浩,每天跟在文啸雨的身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要么就是照顾文母,文啸雨这四个月,也没有回过家,文母一个字也没有问过,看得出来,文母也是一个很有性格的女子,陈冬冬去了哪儿,也没有人知道,现在再哪儿,也没有人知情,董叶逃过一难,之后,她每天要做的事情,一个是躲着大猫,另一个事情,就是尽量的留在文啸雨的身边,陪着文啸雨,反正两个人和好是不可能了,但是守在文啸雨的身边,那董叶也是挺满足的,这几个月,文啸雨的整体进步,更是让人叹为观止,再文啸雨的第七场拳赛,所有人都认为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拳赛,结果从头到脚就是碾压式的胜利,甚至于比他再沙漏当中的任何一场拳赛,都要顺利,文啸雨也已经成为了沙漏当中的名人拳手,七连胜啊,他是最近这一段时间,所有沙漏成员当中,第二个七连胜的人呢,第一个七连胜的人,不用说了,是祁鑫,只不过祁鑫再赢了七场之后,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出来打过而已,谁也联系不上了,文啸雨也成为了拳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而且,文啸雨和别的拳手不一样,再最后能下杀手的时候,文啸雨从来不下杀手,他也创造了沙漏的一个记录,七连胜的同时,手上一条性命都没有,他都在留情。

    其实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文啸雨变了,但是谁也说不好,他到底是哪儿变了,关于火刀的事情,文啸雨从头到脚没有提一个字,但是罗浩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对于火刀,老李,郑和泰他们的所有事情,文啸雨都了如指掌,只不过没有人明白他为什么要表现的这么漠不关心,这一点点都不像是他的性格。这第七场比赛,打的也是出奇的顺利,结束之后,文啸雨和老鼠,罗浩,三个人出了拳馆,坐上了董叶的车子。

    “和你预料的一样,今天法院宣判火刀案子的时候,晴晴到了,她看起来好了不少,但是也变了不少,她这一段时间,看起来也是真的不好过,她平静听完了所有的案件宣读,然后就离开了,我和她说话,她没理我,但是我雇了一个人跟上她了,然后我过来接你们,她现在自己再火刀台球城呢,渣土区的那个已经拆了,他再最早之前的那个火刀的台球城。”董叶一边说,一边驱车带着文啸雨他们往过行驶。

    对于火刀最早以前的这个台球城,文啸雨可是印象深刻,他还记得他自己最一开始,因为郑成龙的事情,和老鼠来到这里的时候,心脏这个台球城,已经面目全非,几个月没有人了,周围布满了灰尘,能看见的窗户处,也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台球城内部一片昏暗,门口垃圾遍地,大大的一个封条,还在那里,门口大门紧锁,台球城是有一个后门了,文啸雨和董叶他们绕到后门的时候,发现后门的封条,果然被人撕开了。

    文啸雨没有让董叶他们跟着,自己推开房间的大门,就进去了,他再里面转来转去的,这里面也到处都是灰尘,角落还有蜘蛛网,他走动的时候,还惊动了几只老鼠,从他的面前蹿了出去,说不出来的悲凉。

    文啸雨从一楼走到了二楼,果然,再晴晴和火刀曾经居住的那个房间门口,灯是亮着的,但是大门紧闭,文啸雨再门口的位置,站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轻轻的敲了敲门,但是里面没有反应,文啸雨犹豫了片刻,还是拉开了房间的大门,他拉开房间大门的时候,发现再房间里面,晴晴躺在那里,睡的很香,她手上抱着火刀的遗像,再她的枕头边上,还摆放着一张信纸,再房间里面,还有一个小型的供奉桌,桌子上面的遗像,被她抱在怀里,她躺在床上,紧紧的抱着那个相框,像是再抱着自己最珍贵的物品一样。

    文啸雨叹了口气,走到了床边上“晴晴”他叫了一声,随即,他顺手把信纸拿起来,看了一眼“我这一生,庆幸能遇见你,除你之外,我再无任何亲人,感谢你让我体会到了很多女人一辈子都体会不到的坚持与疼爱,也感谢你让我体会到了可以像无忧无虑的公主一样生活的日子,但你不在,我度日如年,无法继续,所有钱,我都分给了你的那些兄弟家属,所有关于你的一切,我也都帮你打点好了,老公,我来陪你了,生日快乐。”

    信纸上面带着泪水的痕迹,看到这的时候,文啸雨猛然之间抬头,这才感觉到不对劲儿,他上去一摸晴晴的鼻孔,发现居然没有呼吸了,而且,这个时候,晴晴嘴角的鲜血,也已经缓缓的流了出来,很快,鼻孔,眼眶,鲜血都往出流了,他一把就把信纸扔到了边上“晴晴,晴晴!”文啸雨大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