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296】祁鑫的推测
    祁鑫从边上简单明了“据我推测,应该是沙漏的人,再郑和泰最难,最关键的时刻,和他达成了协议,给了他很多很多的启动资金,让他能再张大佬的事情发生之后,不断你的投资项目,当然了,这也不能否认郑和泰的做生意的本事,投资能力,确实基本上都赚钱了,但是如果不是那个时候沙漏的这笔钱的投资的话,那轮不到郑和泰起来的,他没有启动资金,再有本事也没用的,肯定也是别的地产大亨,再张氏集团之后,迅速发展,轮不到他郑氏集团,当然了,沙漏给予郑和泰的投资,定然也会获得了丰厚的报酬,而且,同样的,郑和泰要在z市,帮助沙漏发展壮大,再加上他和小马哥的那层关系,两个人一起帮着沙漏,也是正常的。”

    “这里面还有一点线索,知道吗,埃德曼这批人是缅甸那边著名的雇佣兵,我们之间的仇怨很多,就在张大佬刚刚出事的时候,埃德曼亲自想要去医院,杀了张大佬,只不过被我撞上了,所以我们两个打了起来,埃德曼那个时候要对付张大佬,绝对是为了帮着郑和泰的,当然了,你可以说是郑和泰雇佣了埃德曼。”

    “但是再沙漏!我发现了男爵!”祁鑫十分的平静“男爵和埃德曼他们都是一个队伍的,他们团队从来不会接私单,如果接单,那肯定就是团队单,包括现在也是一样的,埃德曼和他的那群人雇佣兵都在保护郑和泰的安危,但是男爵却在沙漏里面,给沙漏做事情,这里面唯一的解释,那就是沙漏和郑和泰是一起的。”

    “我曾经帮着郑和泰从沙漏打过很多场拳,我自己也见过很多,我自己一直也是有有种感觉,那就是说,郑和泰再沙漏的地位很高,似乎这里他说的算一样,而且,他让我去打拳,不是挂着他自己的名义的,是找了一个很外面的人,然后带着我去打拳,他坐在后面收钱的,他为什么不能用自己的名义去呢?他是怕泄露吗?我觉得更大的原因,是他也想从沙漏里面赚点钱,他知道我能赚钱,但是自己的身份敏感,不能去。”

    “还有最后一个让我确定郑和泰和沙漏有关系的点。”祁鑫说到这,抬头看了眼侧面,很快,mo从边上出现了,她推着一个坐着轮椅的中年男子,这个人,就算是化成灰,文啸雨也认识他,因为,他正是张大佬。

    “他很早之前和我说过,说郑和泰和沙漏是有关系的,只不过一直没有和我详细说,我再追问,他就不说了,似乎也不愿意说,可是我一直也没有放弃过努力,这一次我来找你之前,我又找到他了,本来开始的时候,他也不愿意和我说什么的,但是知道我要来找你,他却改变主意了,要跟着我一起来,然后告诉我说,会当着你和我的面,把他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这里面应该也是有你的原因吧。”

    文啸雨紧紧的攥住了拳头,整个人似乎随时都要爆发一样,祁鑫从边上也看出来了文啸雨的反应,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文啸雨这一下才冷静了下来,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调整着自己的状态,祁鑫从边上继续说道“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现在也是处于保外就医的状态,身体各项功能严重衰竭,得了很重的病,下半辈子也只能再轮椅上面度过了,但是估计他的下半辈子也不长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听听他的话。”

    张大佬现在整个人已经瘦成了皮包骨,而且穿着也是破破烂烂的,坐在那个轮椅上面,轮椅边上还帮着尿袋,他已经到了大小便都失禁的地步了,脸色更是难看,眼睛无神,他整个人现在给人的感觉,似乎更像是一个挣扎再生死边缘的一个老者,头发也都掉的差不多了,他们眼前的这个张大佬,与之前那个虎虎生威的张氏集团的掌门人,简直天壤之别,这才几年的时间的,张大佬现在整个人放佛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盯着文啸雨,浑浊的眼神,片刻之后,笑了笑,声音很小“这小兔崽子,都长这么大了。”他无所谓的笑了笑,转头又看了眼祁鑫,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片刻之后,他从边上开口了。

    “其实最早以前,沙漏想要从z市立足,是来找我的,沙漏总公司的人,派了一个代表过来,和我商谈合作的事情,然后我用我再z市的势力,给他们提供保护伞,让他们平稳健康的过渡发展,那个时候,我们其实都谈的差不多了,结果后来发生了那场车祸,那场车祸以后,沙漏的人与我就没有联系了,现在想想,他们应该是找到了更合适他们的合作对象,比如说,郑和泰,他们再那个时候,选择帮助郑和泰,是因为郑和泰和他们的谈判处于弱势,和我不一样,他们不伸手帮郑和泰,郑和泰就得完蛋,所以沙漏和郑和泰谈判的时候,能拿到郑和泰很多很多的好处,这是我给不了的,其次,那就是公安局的小马哥,王正的头号心腹下属,他和郑和泰的关系很好的,私底下有很多利益联系,而且,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小马哥的亲妹夫,和郑和泰妻子的姐夫,是亲戚关系,所以严格意义上说,姓马的,和姓郑的他们还是属于远房亲戚。”

    “但是郑和泰这个人很狡猾,这么长时间了,也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偷漏过这些,姓马的更不会说了,大家都在避嫌,但是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是非常好的,别觉得这个小马有多么的清廉,其实他黑着呢,他拿过郑和泰不少钱,也给郑和泰平过不少事,当然,都是暗中的了,否则的话,他们的关系也早都被发现了,而且这个小马平时也很低调,总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可是你看他,蔫儿蔫儿的,现在到了什么位置了。”

    张大佬嘴角挂着笑容,也是一副什么都看开了的样子“沙漏从z市能起来,这里面百分之一百是有小马和郑和泰的功劳的,否则一个外来户,没有办法从z市立足,如果我猜测的不错,郑和泰现在就是z市沙漏的实际掌控者,也是z市沙漏的代理人,他还有一个很好的身份可以掩护他自己,那就是郑氏集团掌权人。”

    “郑和泰当初的所有启动资金,肯定全都是沙漏给的,当时整个z市所有可能给他钱的人呢,我都调查过了,都没有给过他,那他的钱不会凭空来的,他定然是耗费了巨大的代价,从沙漏那里换来的。”

    “沙漏为了帮郑和泰从z市立起来,一边给他资金,另外一边,帮着他一起对付我们的张氏集团,趁着我昏迷的这一段时间,郑和泰和沙漏的人,把我的张氏集团都毁了,甚至于在我住院的时候,他们还想要了我的命,那次,幸亏就是祁鑫救了我的命,还有就是关于雇佣兵的事情,沙漏的负责人当初找我谈判的时候,也和我说过,沙漏再z市的所有管理团队,他们负责从别的地方往过调,还会负责保护郑和泰的人生安全。”

    “埃德曼那伙人就是沙漏的人花了大价钱雇过来守在郑和泰身边,保护郑和泰安全的人,许静,还有目前z市整个沙漏的管理团队,就是从别的地方,一个成熟体系的沙漏当中,调过来,然后给他们升职,让他们负责这边的沙漏,他们这边所有的情况,都是和郑和泰单线联系,然后,郑和泰负责和沙漏上层的人,单线联系。”张大佬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能把沙漏扳倒,能把郑和泰绳之以法的人,还在病床上面躺着呢。”

    文啸雨和祁鑫都清楚他说的是王正“现在整个公安局,到处都是小马的势力,小马已经快可以再公安局一手撑天了,所以很多话,我也只能憋着,不能随便去说,反正我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活下去了,无所谓了。”

    张大佬再次的笑了起来,他这一笑,文啸雨,还有祁鑫,两个人也都不吭声了,张大佬说完了这些,转头看着祁鑫“你当初救我一命,再窗户外面打走了埃德曼,这一次,我还给你了,咱们两个,两清了,你们不是郑和泰的对手的,这个人,十分能隐忍,阴狠狡诈的一比。”说完,张大佬转头看了眼mo“我能走了吗?”

    “你知道当初和你谈判的沙漏的人,是谁吗?你知道沙漏的高层是谁?”文啸雨其实已经相信了张大佬。

    “我怎么会知道,你觉得沙漏的那些人可能会让我知道吗?”张大佬笑呵呵的开口“每次谈判的时候,都要带着面具,而且,每次谈判的人还不一样,说话还带着消声器,他们沙漏每一层,每一级的规则都十分的严密的,不是谁想能查到,就能查到的,这个组织,规模太庞大了。”张大佬说到这,摇了摇头“我有些累了,能不能送我回去了,我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些了。”mo点了点头,从边上推着轮椅,推着张大佬就离开了,文啸雨和祁鑫两个人还站在原地,好一会儿的功夫,祁鑫从边上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