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299】双蛟合并
    再Z市,依旧是那家五星级酒店,许静和男爵两个人坐在房间里面,两个人都是面色凝重,许静穿着一身睡衣,完美的身材,暴漏无疑,若隐若现的,坐在他对面的男爵,却一点点的性质都没有,这两个人这么多天,其实一直都没有睡好觉,一直也是再思索着,当初为什么文啸雨的对手,会突然之间被换掉了,而且许静还不知道换人的事情,再那个事情之后,许静和男爵再文啸雨后面几场比赛,都没有敢下大注,结果一直看着文啸雨生生的打到了七连胜,这是继祁鑫之后,第二个七连胜的人,这里面他们里里外外损失了多少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他们这一对儿鸳鸯,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钱,所以两个人也是真的着急了,成天看着钱从眼前过,所以一直也在琢磨这里面的动静了,而且除了那一次换人之外,许静这边真的也是一切照旧,他们两个人心里面都很确定一件事情,如果他们真的被发现的话,那许静他们早就完蛋了,现在也没事啊。

    两个人又是彻夜未眠,片刻之后,许静抬头盯着男爵“你刚刚和我说,那个祁鑫或许是郑和泰的人,再给郑和泰打拳的事情,你确定吗?”许静问完,转身又开始鼓捣边上的电脑,看着郑和泰这段时间的视频,录像,尤其听着郑和泰说话的声音,她的眼珠子不停的滚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男爵点了点头“没错,我和埃德曼我们是一个团队的,这么多年都是再一起生活的,只不过这一次的事情,是我最先被埃德曼派过来保护你的安全,而且来之前,我知道埃德曼和一个很有钱的人手里面,接了一个大单,那个人有钱到把我们整个雇佣兵团队包下来的地步,我第一个被派出来也不是单纯的来保护你的安全,也是再监视你,这点你也是知道的,所以我和埃德曼我们之间一直都联系,但是雇主是谁,我不清楚,埃德曼是一个很守规矩的人,他肯定不会告诉我们雇主是谁的,我们这么多年了,也从来不问,定时分钱就是了。”

    “埃德曼他们开始的时候是留在缅甸的,但是最近埃德曼和我们团队剩下的所有人,全都过来了,我们昨天聚了一下,没有埃德曼,听着他们聊天,我才知道,他们过来所谓的保护郑和泰,这里面也有监视郑和泰的意思,我也没有多问,你说,他们为什么要监视郑和泰啊?而且还是一边保护,一边监视?”

    许静听着男爵这么一说,从边上当即就瞪大了眼睛“你确定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你确定吗?”她整个人顿时之间就显得有些焦急,这一下是把男爵给吓着了,一脸的懵逼“应该差不多吧,灭火器和钢牙都是不会说谎话的人,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了,我心里面清楚,而且他们就是随口说的,我也没有细问。”

    “这个事情你要确定好了,这不光是关系到你,还有我,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们的未来,男爵,你确定吗”

    男爵犹豫了一下,从边上使劲的点了点头,许静这一下在边上就不吭声了,许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单纯的论脑子的话,比男爵要聪明的也不是一点半点儿,她低着头思考着,好一会儿的功夫,许静从边上开口。

    “沙漏再Z市的总负责人,是郑和泰!”许静说完,男爵从边上就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随即许静从边上继续开口“如果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话,那我敢打赌,郑和泰一定是沙漏再Z市的负责人,沙漏这个公司我太了解了,对于他们的做事方式,那更不用说,想来郑和泰是土生土长的Z市人,再Z市还有这么深的关系,沙漏要来Z市定然会有一个老油条坐镇,郑和泰是一个很合适的人,而且关于郑家,张家,文家的事情,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是这些年耳读目染的我也知道个**不离十,郑和泰很可能在很困难的时候,得到了沙漏的帮助,帮着他东山再起,然后他负责沙漏再Z市的所有外围事情,我们被调集到沙漏来的时候,虽然没有见过郑和泰,但是一个人的身高,言行举止是不会变的,最主要的,你刚刚不说的话我还没想到,但是你这么一说的话,我觉得,这么长时间,我们一直汇报工作,偶尔见过的那个人,应该真的就是郑和泰!”

    “那既然是这样的话,郑和泰干嘛让祁鑫帮他打拳呢?他是沙漏的负责人,他还要从沙漏里面赚钱吗?”

    “我也是沙漏的负责人,我不是一样也从里面赚钱吗?”许静一句话,说的男爵是彻底不吭声了,片刻之后,许静从边上继续开口“但是相比于沙漏,我肯定是比郑和泰更加的熟悉的,你为什么会在我身边保护我的安全,你是为了真正的保护我的安全吗?其实更多的也是为了监视我不是么?如果我们没有这层关系,我做了这么多事情,能瞒过你吗?别说瞒过你了,你都不会帮着我瞒,帮着我圆,我也早都被沙漏发现了。”

    “郑和泰再那么困难的时候,得到了沙漏的帮助,按照沙漏的传统,定然会从郑和泰的身上获取极大极大的好处的,就是这些好处,就是郑和泰从沙漏身上赚钱的关键,可能这些好处真的让他疼了,让他难受了,等着他挺过那个坎儿了,心里面不平衡了,所以他想用他手里面的权利赚钱,那你说,祁鑫是不是一个好筹码,就像是咱们押注文啸雨一样,他可以操控更多的人,更多的筹码押注祁鑫,他对于沙漏了解不多,所以也不会多么的惧怕沙漏,但是显然他这样的行为,应该或许被谁发现了,所以埃德曼他们过来了。”

    “他们再郑和泰的身边,也是保护郑和泰,但是同样的,也是监视郑和泰,这样才能让郑和泰有所收敛,也正是这样,才可以解释之前我们一直困惑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那天文啸雨的对手,突然之间换人了,反而我们还不清楚,不知道,而且换人的主要原因,是郑和泰想要把文啸雨留在这拳场上,他想弄死文啸雨,就像是我刚刚说的文家,郑家,还有张家的恩怨一样,而且文啸雨最近一次再老鼠家里面遇害的时候,动手的人,应该也是郑和泰买通的人,而且,很可能就是你们团队中的其中一个,这个你问过吗?”

    “我觉得不应该是我们团队当中的人,如果是我们团队当中的人的话,那文啸雨八成是活不了的,一个火刀是挡不住我们的人,他们应该是刚来的,但是听着他们说话那意思,郑和泰确实也不是一个很安分的人,他这种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而且,雇佣兵也不是只有我们这一群人,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确实还是挺有道理的,除了郑和泰,也没有人可以随便调换对手了,调换对手,就是想要杀了文啸雨。”

    “文啸雨现在绝对不能出事,我们所有的筹码,所有的宝,都在文啸雨的身上,而且,文啸雨之前给我联系过了,他想要尽快的打第八场,还有第九场比赛,这两场比赛,我能帮他一场,第八场完了第九场,完事了他就可以真正的突出重围了,那我们等于是一个名额就满了,那至少一份奖励,也就已经到手了,而且,根据最新的消息,这祁鑫似乎也在联系经纪人,也想要回来把八场和九场比赛一起打完,这事真有意思了。”

    “但是祁鑫这一次联系的经纪人,和之前的经纪人不是一个人了,这祁鑫这一次回来,是代表郑和泰的么?”

    “肯定不是,现在埃德曼他们再郑和泰的边上,郑和泰老实的狠,他也不敢乱来,他也不会再这个节骨眼上,铤而走险的,我觉得祁鑫应该是他自己的个人行为,他想要钱的。”男爵深呼吸了一口气“而且祁鑫和我们不对付,你知道的,如果给我机会的话,我能干掉他我就会干掉他。”提到祁鑫,男爵还是咬牙切齿的。

    “但是你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孩子,不能这样做了,知道吗?你要冷静,什么都不能展现出来,而且,你现在开始,和你身边的所有人,说话也一定要注意,知道吗?尤其是埃德曼他们,你能从和他们说话的言语当中,不小心就推断出来郑和泰和埃德曼的事情,那也不保准他们会从你的言语当中,推断出来咱们,男爵,我们努力了这么久,不能功亏一篑,知道吗?”许静有些激动的抓住了男爵的胳膊,显得有些格外的慌张。

    到底还是一个女人,到了这种时候,还是想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的,男爵也是从来没有见过许静这个样子,他顺手把许静搂在了怀里,许静这一刻,也不说话,整个人都埋在了男爵的怀中,这一对儿亡命鸳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