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盛世大明 > 第573章 线索(上)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虽说在来利津之前陆缜就已隐隐有了此案另有别情的看法,可在听到汤廉的禀报后,还是略感讶异地皱起了眉来。至于他身边的夏维秋,此时更是浑身剧震,脸上满是惶恐之色。

    这要真如锦衣卫所查出来的那样,是有人蓄意谋杀锦衣卫,恐怕自己这个地方县令是一定得担负起不小责任来了。

    “此话怎讲?”吃惊之后,陆缜又迅速镇定下来,沉声问道。

    汤廉当即把油灯再次凑到了尸体跟前,向陆缜作起了解释:“大人请看,这位兄弟的左手虎口多有老茧,且骨节比右手为大,显然是善于左手使用兵刃的。而他身上除了心口这一道伤痕外,就只剩下一些碰擦伤,那是在落水后造成的。由此可知,他是被凶手一刀毙命。若非猝然受袭,全无防范的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连一点反抗都做不出来而被人轻易刺中心口要害呢?”

    “唔。”陆缜就着微弱的灯光看了看对方提到的几处位置,随后便点头表示赞同:“还有么?”

    “还有就是这刀伤,创口窄而薄,入体即出,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足可证明凶手是用刀的高手了。而且他还在一刀间就刺穿心脏,其眼力和手法也相当不俗。从这几点来看,便可推断出,凶手是蓄意杀人,且武艺不俗,让死者根本没能反应过来。”汤廉如实把自己从尸身上得出的推断都道了出来。

    陆缜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来,但还是点头:“看来确如你所说了,这么一来,此事背后的问题也就更大了。他一个奉命来此的锦衣卫怎会被人刺杀?短短几日里,总不会有什么仇家吧,他甚至都不可能与太多人有接触,也就和夏县令等人一起去过海边……”

    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陆缜只是顺口这么一提,却吓得夏维秋脸色唰地就变白了,赶紧叫道:“大人,下官……下官可没有害上差的意思哪,之前与他同去海边勘察地形也一直对他恭恭敬敬,不敢有任何怠慢……”

    听他这么叫来,陆缜才回过神来,忙笑着安抚道:“夏县令不必慌张,本官相信此事与你无关。”

    “多谢大人……”夏维秋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只是脸上依然满是愁意,只要这案子一天不曾水落石出,他的嫌疑就一天无法解开。

    陆缜却没有太过在意这位的心思,目光只在尸体上转了一转,才又问道:“夏县令,从尸体身上可有找到什么东西么?比如锦衣卫的腰牌或是钱袋兵刃等物?”作为奉命而来的锦衣卫,这位自然是要携带证明其身份的腰牌文书的。

    夏维秋却一摇头:“当日把尸体打捞上来时,并没有这方面的发现。可能是被河水冲走了吧。”

    “这是一个可能,另一个可能,则是被凶手拿走了。而且以其蓄意杀人的动机来看,后一个可能还多一些。”陆缜呼出一口浊气,这才转身出了殓房。这尸体上能查到的线索也就这么多了,接下来该去问问别的知情人了。

    夏维秋赶紧跟了上去,只是在看到陆缜朝着县丞的签押房而去时,脸上还是露出了犹豫之色。对那马德才,他还是相当忌惮的。陆缜也发现了这一点,便回头道:“夏县令且先回去,让衙门里的人顺着河水往上游探查一番,看有没有人曾见过死者或是可疑之人。”

    “下官遵命。”其实这一条夏维秋早就想做了,只是被锦衣卫这么一闹才没有真个吩咐下去。现在陆缜给了他这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所以赶紧点头,就叫过县衙里的一名书办,让其把衙门里的几名捕头和班头都叫去自己的公房说话。

    而这时,陆缜却已迈步走进了县丞的签押房,看到了脸上满是忐忑的马德才。对这个拿根鸡毛当令箭,借机为祸利津的锦衣卫恶棍,陆缜心里是颇为厌恶的。但现在还不是发落他的时候,所以脸色还算缓和。

    在看到陆缜进来时,马德才明显是愣了一下,随后便立刻跪地见礼:“卑职锦衣卫百户马德才参见抚台大人。”

    “你竟认得本官?”陆缜从其身边走过,先坐在了书案之后,这才开口问道。

    “卑职当日也曾在济南城外迎候过大人,所以认得出大人的容貌。没想到这案子居然惊动了抚台大人……”马德才忙解释道,但因对方没有让他起来,所以只能跪着说话,看起来实在有些狼狈。

    “本官若不来这一遭,只怕这利津就要被你们给祸害得不成模样了。”陆缜刺了对方一句,让马德才的脸上一红,头也低了下来:“卑职知错,卑职也是因为急于想为兄弟报仇,这才做了些鲁莽之事。”

    “你这是想报仇的作法么?你这么做可看不出半点能把凶手给找出来的可能,只能给他找个替死鬼,让死者更难瞑目而已。”陆缜冷笑地说了一句,却让马德才无话可说。

    在敲打了对方一阵后,陆缜才终于把脸色一缓:“你先起来说话吧。”

    “谢大人。”马德才这才撑着地面站起身来,而后有些期待地看着陆缜,他看得出来,巡抚大人这时候来见自己,一定是有要用到自己的地方。

    果然,陆缜随后又开口道:“你这次犯下的错本官是会记下的,若我真要追究,就是你们的屈千户也保不了你。不过,只要你能在这案子上尽心做事,将功赎罪,本官倒是可以对你从轻发落。”

    “是……卑职接下来一定听从大人差遣,绝不敢违令。”马德才赶紧表态道,心里也稍微宽松了些。因为他知道,陆缜所言绝不是虚言恫吓,以其身份,以及在朝廷里的地位,要对付他这么个锦衣卫百户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希望你说到做到,本官可不只听人言,更要观人行。”陆缜说了这么一句后,才终于入了正题:“这死者在千户所里是什么身份,与你关系如何?”

    “他叫尤五,是卑职手下的一名小旗,平日里办事还算勤勉,人也够机灵,所以卑职才让他来利津办差。”

    “那他来时,身上可有什么凭证么?”

    “有的,我锦衣卫的腰牌,还有相关文书都带在身上。另外,还有一名知府衙门的吏员是随他一道而来。”此时的马百户那真是知无不言,甚至陆缜没问到的地方,他都作出了解释。

    “那名吏员呢?你们可找过他了么?”陆缜一听还有这么个关键人物,顿时精神就是一振,急声问道。

    “得知消息后,我们便派人去府衙问过了,那吏员在前一日便已回到济南。而且就他所言,当时也没看出什么异样来。只是办完差事后,尤五说自己想找个人,所以那吏员就自己先行回了济南。”

    “哦?尤五是利津县人氏?”陆缜有些奇怪地问了一句。得到的却是否定的答案:“他是济南当地人。”

    “既如此,他在利津怎么会有需要单独去见的人?”

    “这个……”马德才顿时显得有些支吾起来,脸上也露出了纠结之色。

    陆缜当即就把脸一板:“你给我照实交代,若有一句虚言,本官定饶不了你!”

    “大人恕罪,实在是此事应该与凶案没有任何关联,只是我锦衣卫内部的事情。”马德才忙求饶地说了一句,但看出陆缜的坚持后,他知道事情是不可能再瞒下去了,便苦着脸道:“其实,他是去见我们一个同僚的。”

    “是这县里的坐探么?”陆缜知道锦衣卫有往各地派出密探的权力和习惯,只是觉着奇怪,为何这么点事对方会如此为难。

    很快答案就揭晓了,马德才摇头道:“并不是。他是之前在济南犯了事,被千户大人送来利津避祸的。因为他与尤五平日里有些交情,所以……”

    “所以你们就刻意将尤五派到利津来公干?”陆缜立刻就把对方的那点小心思给点破了。锦衣卫平日里为恶总是不少,一旦真被地方官府给告上了,往往就会找个无辜者来顶罪,然后再把犯事之人送往别处暂避,等风头过去再让其回来。这一点伎俩,陆缜是早就有所耳闻了。

    “正是如此。”见陆缜一语道破,马德才也不好再作隐瞒,低头承认。

    “哼,马德才,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哪。别的本官就不说了,既然你明知道有这么一条线索可查,为何还要在县衙里冤枉无辜?”陆缜把脸一沉,拍案问道。

    “卑职知错,卑职也是一时糊涂,大人恕罪哪。”马德才忙再次跪地求饶。

    “我看你不是糊涂,而是太过精明了。因为你知道真找了人,那人就会被人查到,给你们带来麻烦。可你想过没有,就因这点私心,你们不但冤枉无辜,还可能让凶手逍遥法外,更且会对山东带来麻烦。”陆缜声色俱厉地斥责道,直说得跪地之人脸色苍白,伏于地上连头都不敢抬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