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猎户出山 > 第319章 这就够了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太极游的确有很好的醒神功效,昨晚和秦风聊得很晚,只睡了三四个小时,起床的时候头还迷迷糊糊,双眼也泛着血丝。

    打了一遍太极游,呼出一口浊气,精神好了很多。

    拿出文房四宝,没有第一时间临摹赵孟頫的《胆巴碑》。

    想到来到东海这段时间的经历,越发觉得爷爷以前写的字充满玄机,拿出爷爷寄给自己的那副字。

    ‘一处一场戏,一步一擂台,一路一重天’。以前在山里的时候,每天都都能看到这幅挂在堂屋正中央的字,只是那个时候,压根儿体会不到其中的深意。

    记得当时还问过爷爷,‘别人家堂屋中央挂的都是‘天地君亲师位’,为什么自家要挂这样一幅字’。

    爷爷说,“人生如戏让人眼花缭乱,人生如擂台打完一台还有一台,人生是场修行,每一次顿悟就离那九重天之上的道法更近一步”。

    那个时候依然不明白,山里的生活就如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味,拿来那么多眼花缭乱的人生。

    现在,他明白了,至少明白了前两句话的意思。

    这一路走来,所遇到的人和事不就像电视里演的的一场戏吗,现在不正是站在新的擂台上吗,只不过对手从牟益成变成了常赞而已。

    以前爷爷说他的字,神形之中形已大成,关键的还缺一丝灵魂。

    当时他很纳闷儿,字怎么会有灵魂。

    现在渐渐的明白,字的灵魂就是人的灵魂,苍白的灵魂哪怕字的形状写得再好,在明眼人看来,字也是苍白的。

    再次看着这幅字,陆山民怔怔的看得入神。

    以前只觉得这幅字写得儒雅大气,笔锋锋利。

    现在恍惚中,竟然看到一股隐约透着的杀伐之气,还有着一股悲凉悲壮之气。

    陆山民眉头微皱,爷爷是个山野老人,读过几本老书,一生只会拿笔,连一只鸡都没杀过,怎么会有杀伐之气,他想杀谁?

    还有那股悲凉之中透着的壮阔,他只是个山野老人,没见过外面壮阔的世界,怎么会在字中透露出这种悲壮之感。

    陆山民眉头愈发皱得更深,回想刚到东海的第二天,张丽第一次见到自己写这几句话的时候,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惊讶。

    当时并没有过多的想,现在想来,以一个在尘世中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的视角来看,爷爷这几句话中包含的意境,根本不像是一个山野老人所能写出来的。

    陆山民使劲儿的拍了拍额头,老神棍是世外高人,爷爷更像个读书万卷又历经千万里路的读书人。还有老黄,他那魁梧雄壮的身躯,他劈柴时能把大腿粗的木桩劈成光华的切面,现在想来,越想越觉得他更像是一个外家拳高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山民百思不得其解。

    以前在山里,深处其中,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一样。现在人在东海,回望山里的点点滴滴,愈发觉得其中透着蹊跷。

    陆山民提着笔久久没有下笔,随着在东海的经历,爷爷的这幅字中,透露出的意思越来越让他感到震惊和疑惑。

    怔怔的愣了半个小时,缓缓的收好文房四宝。今天还是第一次在没有任何特殊事件耽搁的情况下没有练字,不是不练字,是脑袋一片混乱,无法静下心来练字。

    难道这一切只是巧合,他现在很想问问老神棍和老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是现在两人都下了山,早已找不到踪迹。

    收拾好一切,陆山民走出了民生西路,朝金融高专走去。

    时间过得很快,这个学期又要结束了,今天是老教授这学期的最后一堂课。

    身旁的位置空空荡荡,曾雅倩依然没有来上课。

    倒是关悦对陆山民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主动跟他打招呼,还开玩笑的问他有没有哥哥弟弟,给他介绍一个。

    与上学期一样,最后一趟课就是划重点。老教授在讲台上念着哪一页哪一段必考,哪一部分有可能会考,下面的学生认真的埋着头在书本上勾勾画画。

    课后,一老一少两人照例漫步校园,讨论经济学方面的知识。

    陆山民手里提着沉甸甸袋子,里面装着老教授新给的书。有《货币经济学》、《投资学》、《国际金融学》,另外还有《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统计学》这两本关于数学方面的书。还有一叠《经济研究》、《世界经济》、《金融研究》三种经济期刊。

    “山民,你现在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掌握了经济学方面的基础知识,接下来就不能像以前那样慢慢学了,得加重担子”。

    陆山民皱了皱眉头,苦笑道:“老教授,这也太多了吧”。

    马国栋瘪了瘪嘴,“你只要拿出擂台上那股干劲儿,都不是什么难事儿”。

    陆山民点了点头,“我会努力的”。

    “哦,对了,你的数学学得怎么样了”?

    “现在正开始自学高一的数学,比初中数学要慢一点”。

    马国栋点了点头,“嗯,经济学越往后学越需要数学知识,我给你的书先把《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统计学》学懂,没有一定的数理思维的话,很难看懂某些经济学原理”。

    陆山民嗯了一声,“我会加紧数学的学习”。

    现在的陆山民,走在金融高专校园,再也没有鄙夷的目光投来,取而代之的是崇拜敬仰的目光。

    不少女生还投来仰慕的目光,看陆山民的眼神还带着些许羞涩。

    马国栋指了指不远处斜眼偷瞄陆山民的女生,“去年你刚到金融高专的时候,可曾想到有如今的光景”。

    陆山民笑着摇了摇头,“做梦也不曾想到”。

    “呵呵,我也没想到,我估计谁也想不到”。

    马国栋有些吃味儿的说道:“你现在在金融高专的名气比我老头子还大,我活了快七十岁,为金融高专奉献了一辈子,还抵不上你一个外来人打几场比赛,真是憋屈啊”。

    “呵呵,老教授,你可是金融高专的支柱,学生们都年轻,自然容易被热血激情打动,过不了多久,等激情褪去,他们就会忘了我”。

    马国栋皱了皱眉头,“那到未必,我觉得啊,他们不应该忘了你,也不能忘。别看他们在学校一天到晚吃不完要不完,出去面对别的学校的学生,全都得耷拉着脑袋。他们需要你这剂强心剂给他们自信”。

    “哦,对了,我给你的那本《激荡三十年》,看了之后有什么感想”?

    “就和它的书名一样,激荡人心”。

    “哈哈哈,那就好”。

    马国栋接着说道:“山民啊,那些企业家比我这样的经济学家强多了,我们只是事后诸葛亮,他们才是创造财富的主体,也是推动华夏经济腾飞的主要力量,有时间多了解一下他们”。

    陆山民点了点头,“我在那本书上看到了雅倩的爷爷”。

    “嗯,我和曾国强认识很多年了,也算得上是朋友,当年他是企业界出了名的胆子大脾气倔,不少人都叫他曾大胆、曾铁牛”。

    陆山民试探的问道:“他在平时的生活中也是这样吗”?

    马国栋撇了陆山民一眼,笑着说道:“怎么,这么快就想去认爷爷了”。

    陆山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只是随口问问”。

    马国栋憋了憋嘴,“生活中也差不了多少吧,他那些儿孙辈,除了雅倩,个个见到他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不过这些年老了,退休之后脾气倒是平和了不少”。

    “哦”。

    “山民,创业阶段就是得有那股子不服输不认输的拼劲儿,这一点你可以向曾国强学学。”

    “嗯,我知道,那本书上介绍的企业家,绝大多数都是敢打敢拼的人”。

    “呵呵,山民,其实你也具备这样的素质”。

    “我”?

    “对,擂台之上,明知打不过也不认输,不正是和曾国强那倔老头儿差不多吗”。

    陆山民皱了皱眉头,“我还差得远”。

    “呵呵,不远”。说着又指了指校园里那些学生投过来的目光。

    “你只要振臂一呼,愿意跟着你干的人多的是,你现在缺的只是第一桶金”。

    陆山民点了点头,之前本来准备成立一家安保公司,但身上的钱一直不够,也只能暂时搁浅。

    “我现在做的正是积累第一桶金”。

    马国栋点了点头,“创业的艰难,人所共知,但是还是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还是有那么多人成功了,正是有着这些不怕死不怕累不认输的企业家,华夏的经济才开始腾飞”。

    “山民,诚如你所说,我也认为华夏的经济并不是到了顶点,而是到了一个新的起点。”

    “第一次见你,你能把我一堂课所讲的话全部记录下来,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学的人。人无知不可怕,只要勤学,都可以追上来。和牟益成的一战,你又让我看到了你不认输的血性。你有成功的潜质,放心大胆的去闯吧,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你再次给我意想不到的结果”。

    陆山民感激的看着马国栋:“老教授,我没有什么梦想和目标,但我向您保证,我会一步步的把每一步走好”。

    马国栋欣慰的笑了笑,“这就够了”。

    “好吧,回去看书吧,暑假我要去米国看我的儿子和孙子,等我回来再检查你的功课”。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