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网游乐虎国际国际 > 注视深渊 > 13.打遍鬼屋无敌手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摇晃的吊灯闪烁几下,再一次免掉。牧苏抬头与劣魔对视一眼,试探着继续打开开关。

    漆黑轮廓更加接近一些,在三十米外停留。

    吊灯灭掉,牧苏眨了眨眼,瞪大眼睛直视这片犹如凝固的黑暗空间。

    “再试一次?”牧苏侧头问了劣魔。

    “你做主。”劣魔戒备盯向长廊深处,小眼睛里莫名闪烁兴奋。

    于是牧苏再一次开了灯。

    漆黑轮廓在前方二十几米外,以一种扭曲姿势站立,诡异的抖动着。

    吊灯暗下,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惧感从前方黑暗走廊渗透而出,吓得牧苏一下就不敢开灯了。

    再开一次,这货就差不多会跑到面前来了。

    “嗯……还是直接走吧……”牧苏说,率先走入黑暗。

    “就这么过去吗?”劣魔问他。

    “是啊,开灯它就往前一大截,那不开灯它不就动不了了。”牧苏头也不回道,说的很有道理。

    劣魔跟上,二人一路摸黑走过这段漆黑长廊。

    三段长廊共有150米,鬼屋外面看起来也不过是一个别墅大小。想来这里和魔术柜子一样,属于独立空间。

    从漆黑长廊走出,二人来到镜子迷宫的入口。

    前方光源下,镜子中影影绰绰,各角度反射牧苏和劣魔的身影。

    他们摸索前进,牧苏边孜孜不倦说情话攻略着劣魔。

    从一面镜子前走过,那面原本映照二人身影的镜子中,牧苏的倒影忽然一动不动,那双死鱼眼诡异的移向牧苏后背。

    牧苏若有察觉倏然扭头,只看到一面普普通通的镜子。

    牧苏倒退到镜子前,狐疑打量了片刻,忽地从镜子里看到一抹怨毒之色!

    “快逃!”

    牧苏毛骨悚然,凄厉大叫一声。

    劣魔反应极快,扛起牧苏一路摸索向前奔跑。镜子里的倒影们见被识破,不再隐藏。冷笑着站在镜子里注视牧苏和劣魔。

    周围影影绰绰中,冷笑狰狞不断扩大,身影四面八方围来!

    光源忽然开启闪烁,与此同时,劣魔来到最后一处路口,前方十几米便是迷宫出口!

    啪——

    影子怨毒大笑间,灯光忽地灭掉。牧苏汗毛倒立的一瞬间,劣魔冲出镜子迷宫!

    向前一段离开出口,劣魔放下牧苏问他:“怎么了?很危险吗?”

    牧苏回头看去,随二人离开镜子迷宫恢复如常。他流露一抹后怕:“几十只牧苏在你身边絮绕……还不够恐怖的吗!”

    自己一个都快受不了了。

    劣魔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我们这是在哪?”它话多了起来,环顾四周问道。

    地面瓷砖缝隙粘满血污,一层帷幔阻隔前方视野。空气弥漫着消毒水和无法被遮掩的腐臭味。就在二人身边墙壁,堆着一排鼓鼓囊囊的裹尸袋。

    “闹鬼医院吧。”牧苏往前走掀开帷幔说道。一张病床横置身前,蒙着一张布满肮脏污渍的被褥。

    牧苏皱眉,一脸嫌恶推开挡路病床。

    前方是两扇大门。抬手推开,手术室景象映入眼帘,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浓重的腐臭味和血腥味。

    地面到处是黑褐色凝固的血块,墙壁泛黄瓷砖脱落,一副残破景象。

    一具被开了膛,浑身严重腐烂的人形尸体躺在手术台上,手术器具还残留在破开的肚子里,身旁推车的盘子里盛放一节被取出的肠子,一路延伸到尸体的肚子里。

    牧苏从手术台边经过时,手术台上的尸体忽然有了动静。它头颅微转,已经浑浊化开的眼珠转向牧苏。

    “救不了等死吧告辞。”牧苏一抱拳,推开出口大门。

    这一回,是一处办公室。

    身后大门在吱呀声中自动闭合,标本立在门口——这是真的标本。一根铁棍从下方穿入固定。它严重腐烂,嘴唇的皮肉已经消失,露出一排醒目牙龈。

    几张办公桌前都是空的。除了靠近出口大门的一张桌子。

    那里坐着一道轮廓,处于黑暗边缘一动不动。

    牧苏指着标本问劣魔:“你猜他的心在哪。”

    “不知道。”劣魔摇头。

    “那你猜猜我的心在哪。”

    “左边?”

    牧苏宠溺笑道:“错了。我的心在你那边。”

    那抹座椅上的轮廓忽然在此刻缓缓转过身,狞笑着“又来了两个新玩具。”

    “你对我笑一下。”牧苏深情凝视劣魔。“你不对我笑一下我晚上怎么睡得着”

    劣魔诚实回答:“还是不了,笑的话你才会睡不着。”

    “嗯哼,还是一对情侣啊,那就让你们做一对苦命鸳——”

    牧苏继续道:“甜有100种方式。吃糖,糕点。还有98种你知道吗?”

    “只知道几种。”

    牧苏深情款款:“还有每天98次的想你。”

    劣魔忽然有点扭捏,女声小声说:“怪难为情的……”

    被无视半天的轮廓愣了愣,试探着问:“等一下……你们能看得到我吗?听得到吗?”

    “咦?”牧苏这时轻咦一声。轮廓神情一振,以为终于轮到自己,就见牧苏打量劣魔一番:“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

    劣魔小眼睛流露不善:“为什么这么说?”

    果然无论什么种族,只要是雌性都不喜欢被别人说胖。

    牧苏温柔一笑:“那你为什么在我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了呢?”

    “不要无视我啊!”轮廓大声喊道。

    “你有病啊!没看我和我女朋友在聊天吗,跟个神经病似得在那嘚吧嘚嘚吧嘚没完!”牧苏额头青筋露出,怒不可遏发货大吼。“你是话唠鬼吧!给我滚远点啊不懂风情的电灯泡!”

    “对……对不起……”见牧苏如此气愤,轮廓缩起肩膀弱弱说道。

    “咳咳咳——”牧苏忽然做作咳嗽几声:“我好像感冒了。”

    座椅上的轮廓连忙回答:“死亡是最好的解药,我会治疗你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感冒了吗?”牧苏问劣魔。

    原来不是在和我说……那道轮廓很尴尬。

    劣魔环视一圈办公室,径直略过那道身影:“因为这里卫生和环境太差?”

    那道轮廓羞愧地低下了头。

    牧苏莞尔一笑:“不,因为我对你完全没有抵抗力。”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