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长生在武侠世界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陆信的诛心之言,骤然让三人面色一变,周身更是爆发压塌诸天般的气息,也另这方天地隆隆摇动,好似随时就要破灭一般。

    “说到你们的痛处了?”陆信冷笑连连。

    “我等另类成道,虽然乃是天地囚徒,可只为人道永昌,纵使不如其他万古至强,可这漫长时间过去,我三人也无怨无悔,一直在守护着亿万人族。”

    “而你呢?为了自身执念,要断灭一个时代,屠尽了万物生灵,可到头来又得到了什么?”

    “无亲无友,孤独一人,到头来落得举世皆敌的下场,这便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人皇伏羲怒斥出声。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纵然你三人能得窥未来之事,也不过是天地意志为你们演化而出,我与你们并不一样,我陆长生深信我命由我不由天,就算天地意志也无法操控我的命运。”陆信低吼出声。

    “好,陆长生,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也怪不得我三人不念旧情,看看最终你会落得何种下场。”

    随着人皇伏羲怒吼出声,整座古昆仑也消逝不见,陆信的武道元神也骤然回归本体当中。

    陆信睁开双眼,昆仑镜依然握在他的手中,只是他周遭气息紊乱至极,显然与人族三皇的对话,让他的心神并不平静。

    “逆转时光长河,打破万古禁忌,回到那遥远的过去,我到底要改变什么事情?”陆信呢喃自语。

    冥冥之中,陆信有一种不安,这种不安来源于他的计划,仿佛当那一天来临之时,他将经历一场无法想象的大变,而那便是他要逆转时空,回到过去的原因。

    随手将昆仑境放回原位,陆信一步踏出,也消失在这片空间当中。

    断天崖上。

    日升月落,朝霞浸染,陆信双手背负,屹立在断天崖上,不知过去多少时日,他整个人完全陷入思考当中,直至万江流的到来,才让他双眸凝聚,缓缓回过神来。

    “少游,你考虑的如何?”万江流道。

    陆信缓缓转身,淡然观看万江流,其声音平淡道:“我需要一处闭关之地,直至我踏入天地尊者境才会出关,帝皇宗我不会加入,但我成为天地尊者之时,定然会庇护帝皇宗万载时间。”

    “好,我帝皇宗答应你。”万江流也是一个果断之人,他也不想放弃与陆信的这缕善缘,犹疑数息之后,便给了陆信答复。

    帝皇霸天诀送到陆信手中,随之而来的乃是各种天地灵粹,一座绝世大阵将断天崖遮盖,自此陆信化作的左丘少游将要在帝皇宗闭关,直至成为天地尊者才会出世。

    只是帝皇宗并不知道,陆信的闭关之言只是无稽之谈,他只是想让左丘少游这个身份消失一段时间,而他将重新化为陆长生。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

    归云山,一座庐舍,一汪清潭。

    陆信独立潭水旁,寇天德黑袍遮身,侧立陆信身前,看向陆信的眼神,呈现几许惊诧之色。

    一座暗金棺冢,棺盖已然开启,嬴政与李太白与并列棺冢当中,二人双眸紧闭,好似陷入万古沉睡当中,不知何时才能醒来。

    望着昔日弟子沉睡安详的面容,陆信周遭气息起伏不定,双眸更是略显恍惚。

    “如果…等你们醒来…会怪先生吗?”陆信不知在说给自己听,还是给昔日两位弟子听。

    “先生,您……。”寇天德眉头紧皱,因为他发现陆信的情绪极不稳定,显然两人分开之后,自己这位主人定然经历了一些自己无法想象的事件。

    嗡!

    棺冢闭合,回归灵气空间,陆信转身看向寇天德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你也该回返天策府了,如果有何难事,给我发传信玉简便可。”

    陆信说完此话,便朝山外走去,也让寇天德内心不安,急促出声道:“先生,您要去何方?”

    “追寻昔日记忆,重走山河大地。”

    随着陆信声音在寇天德耳边回荡,他已然消失在归云山中,只是寇天德完全能从陆信声音当中听出,陆信的情绪并不稳定,这也让寇天德眉头紧皱,深怕陆信做出一些疯狂之事。

    ……

    罡风呼啸,御天而行,无尽云层被陆信撕裂,他周游各地已然过去一年的时间。

    他去过青莲山,也曾回到咸阳城,只是天地五变之后,这两个故地早已变得面目全非,青莲山被小宗占据,咸阳城化作秦宗山门,再也没有了陆信昔年记忆般的模样。

    最终,他来到白帝城,更是独身一人,进入血魂葬地当中。

    幽暗血色,四方上下皆是血光,血色阵纹遍布四方,更不时有鬼哭神嚎之音,从虚空当中隐隐传来!

    一座血潭,深不见底,好似生灵的血液一般,让人一眼望去,直感觉头皮发麻,心底升起极端恐怖之感!

    这是一处血色葬地,也是一处修罗地狱,更是陆信布置多年的恐怖绝地。

    轮回血珠在血潭上方嗡鸣转动,缕缕血气荡漾八方虚空,陆信独立于此,望着前方血潭,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血葬之地,万物归墟,这是对是错呢?”陆信呢喃自语。

    经历了与人族三皇的对话,更有武青璇与寇天德的劝告,陆信看明白了一件事,如果真的将轮回血阵发动,自己是否会如人族三皇所说,举世无亲也无友?

    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陆信从未觉得自己做错,他也并非圣人,有着悲天悯人的想法,他想要的只是心意通达,能让昔日故人聚首。

    三月时间,陆信好似风中化石,就这样身处在血魂葬地当中。

    嗡!

    这一日,灵气空间自动开启,一道传信玉简涌现而出,也让陆信的思绪回归。

    随着陆信将意识融入玉简当中,一系列的信息呈现在他的识海之中。

    “该来的始终要来,纵使真的如这三个老家伙所说,我陆信也并无后悔。”陆信声音显得极其莫测,当他一步迈出之时,也消失在了血魂葬地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