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门法则 > 第七十五章 我是真心的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川北妖修的第七项申诉,是指控灵狼月影真君的,出来申诉的是黄角大仙。他指出,整个川省妖界都知道,月影真君数十年如一日,长久不懈的采用卑劣手段,巧取豪夺川省同道的宝物,什么圆镜、团扇、木鼓、铜锣、珍珠、盘子、瓷碗等等等等……

    月影真君早上已经提前被赵然弄醒,也让通臂神君给他解释了当前的形势,以及要召开听证会做出最后裁决的情况,此刻就在川北一方座位中。

    赵然问道:“月影,黄角大仙对你的指控是否属实?”

    月影真君道:“就像通臂神君刚才所说,我们妖界以力量为尊,本真君实力强大,想要什么东西,自然是要取为己用的,这有何奇怪?”

    黄角大仙道:“这头恶狼嗜好古怪,但凡带点圆形的器物,他见了就跟疯子一般,非占为己有不可。他最可耻的还不是这个,而是经常将怀孕的母兽捉了去,盯着人家肚子一边嚎叫一边流口水,行径令人发指。”

    听到这里,裴中泞记不下去了,将笔撂下,拍案而起:“你这恶狼,没想到竟然如此可恨!也不知残害了多少孕兽?简直天理不容啊!黄角大仙,把你们知道的都说出来,究竟有多少可怜的母亲被他羞辱?多少可怜的孩子被他扼杀?我要以道门的雷霆惩罚你!”

    黄角大仙怔了怔,看着满腔怒火的裴中泞,嘀咕道:“那倒也不至于了……没听说有什么残害孕兽之举,他就是捉回去看,看完也就放了……”

    裴中泞一呆:“这是什么毛病?只是为了看?黄角你是不是不敢说?你别怕,道门给你做主......”

    “月影真君喜欢月亮,凡是圆的,有弧边的,他都沉迷其间而不可自拔,此事川省妖界都知道。”

    在场几位道门行走都忍不住乐了,双方灵妖更是狂笑不止,场面一度陷入混乱之中。

    赵然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月影真君的特殊嗜好打败了,于是敲击木槌,整肃仲裁庭的秩序,暂且掠过此处,继续往下进行。

    第八项,是控诉灵猪高元帅调戏雅湿道人,并四处放话要强娶雅湿道人为妻。

    控诉者是雅湿道人,她扭着肉呼呼的身躯,声泪俱下,控诉灵猪高元帅对自己的不良占有欲。

    她说高元帅不止一次在自己的洞府外高唱情歌,不止一次敬献花篮,被自己严词拒绝后,却依旧不知悔改,并四处散步谣言,说自己和他郎才女貌,正是天造地设的夫妻相。

    “我如花般貌美,和这头肥猪哪里相像?简直是坏我名节,还请仲裁庭为我做主!”

    高元帅起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雅湿道人证明自己的真心,表示自己对雅湿道人是真爱,这辈子只娶雅湿道人,将来绝不辜负她,绝不三心二意!

    说完之后,高元帅跪在雅湿道人面前,从怀中捧出一束鲜花,郑重道:“雅湿,嫁给本帅吧!我对你是真心的!”

    赵然捂脸:“求婚都求到仲裁庭上来了,这也真是奇葩啊?这个需要怎么仲裁呢?”

    最后一条,控诉的是灵豹申姜子四处骗吃骗喝。

    对灵豹申姜子的控诉,是由灵虎黄山君发起的动议,也是由他现场出庭指证的。

    黄山君咬牙切齿道:“这头妖豹于五年前来我洞府,跟我换一株龙口灵云花,当时他拿出一把大孔金钱给我,我看这钱金光闪闪,看上去确实真金所炼,其中又蕴含灵力,想来是不错的宝贝,便与他换了。谁成想没过几天,那些大孔金钱全变成了一根根黄毛,却是这厮身上的豹毛所化!”

    赵然问申姜子:“对此项指控,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申姜子道:“这大孔金钱的确是我身上豹毛所化,但变回毛发却不是我的过错,黄山君不以灵力温养,自然会变回原形,这难道是我的错吗?”

    黄山君怒道:“你这厮用豹毛换我灵花,此刻居然还好意思说嘴!我后来问过几位同道,都说曾经受过你的蒙蔽!”

    申姜子道:“从我身上掉下来时,的确是金钱!”

    黄山君道:“既是金钱,为何会变毛发?”

    申姜子道:“那是你不用灵力温养!”

    黄山君道:“既然不用灵力温养就会变成毛发,怎么能说是金钱?”

    申姜子道:“从我身上掉下来的时候,的确就是金钱!”

    ……

    赵然听了几句就明白了,不禁有些啼笑皆非,打断这两位的循环论辩,道:“对九项指控的听证到此结束,稍后,仲裁庭会做出裁决,现在休会半个时辰!”

    几位道门行走退场,去到一边商议裁定结果,两边的灵妖们则耐心等候着。

    通臂神君将月影真君拉到一旁,低声问:“你那天和赵常务斗法到底是怎么打的?赵常务不过是黄冠境,你怎么会输了?”

    月影真君苦苦思索,最终还是不得要领,只是道:“赵常务布设了一个法阵,我一过去,法阵便被启动,我就记得自己忽然身处君山之巅,头上是令人迷醉的月亮,然后便睡过去了……君山的夜是真美啊,君山的月色更美,从来没见过那么圆的月亮,改天咱们一起去君山赏月……”

    通臂神君听后暗自心惊,琢磨着将来见到赵常务的时候,尽量不要和他斗法,他和他师兄骆木头一样,都是极可怕的道门修士,对了,他们这派叫什么来着?嗯,楼观!以后见到楼观的道士,最好避开走!这一派当真邪门得紧……

    那边厢白山君清了清嗓子,踱步来到黑白道人身边,侧着脸问这头猫熊:“老熊!嗯,老熊!”

    黑白道人气呼呼道:“干什么?”

    白山君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黑白道人喊冤:“天地良心!我猫熊一族就靠竹林生存、修行,真要把竹林毁了,那不是自寻死路么?白鹤我跟你讲,过上两个月你再去看,那片竹林准定比现在还茂盛!”

    白山君想了想,哼了一声:“也罢,过上两个月再去看看。”瞅了瞅依旧跪在原地,向雅湿道人求婚的灵猪高元帅,道:“快去把那头蠢猪叫起来吧,跪在那里真是不像个样子。”

    黑白道人看了看高元帅,也觉得这厮此举相当掉价,简直是给川东众妖丢脸,于是招呼申姜子,一起过去将高元帅拖起来。

    高元帅被那两位拽着往外拉,犹自不甘的挣扎:“你们放开我,我要表面自己的真心,雅湿不嫁给我老高,我就长跪不起……”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