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逆神诀 > 第二十九章 解惑
    王申笑道:“这就要得感谢死去的苏经笥了。”

    “谢他做什么?王伯瞧你这说的,真把我搞糊涂了。”徐辰一头雾水。

    “在苏经笥住的那座塔楼顶层的卧室里放着许多箱子,里面都是他历年来收集的名贵中药和炼丹材料。”王申微笑着,示意他喝下碗里的药水。“在你误入异世的时候,我已经把它们全翻了一遍,其中就有专门用来治疗接骨续筋的猴姜草,所以我能勉强将你的断臂接上。”

    “原来是这样,谢谢你了,王伯……”徐辰苦笑着嘟哝了一句。

    “你也别着急,我医术差不代表别人不行。等你养好了元气,我带你去寻一名医,他应该能让你左手完全恢复正常。”

    “希望如此吧,不过……”徐辰迟疑着,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尽管问吧,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虑。”

    “王伯,你不是不会法术吗,怎么能远距离的向我施展千里传音之术,教我打败了胡玉昆?而且,你又是如何知道胡玉昆的弱点,以及那个邪神不是帝江本尊?”终于抛出了心里的疑问,徐辰长长地吐了口气,王申却突然沉默了下来。

    “问题太多了,我要一个个的回答,这需要时间。”好半天,王申才开口答道。

    “那就先从你会千里传音术说起吧。”

    “你忘了我有个很厉害的师兄吗?”王申脸上露出促狭的笑容。

    “净空大师!”徐辰恍然大悟,继而说道:“大师肯定会这手绝技,是他教你的,对不对?”

    “不,你猜错了。这法术是我那几乎无所不能的师父传授下来的,只不过师兄比我先学会罢了。”王申补充说道:“千里传音术不需要驱动真气,普通人也能学……”

    “既然是这样,王伯能教我吗?”徐辰带着讨好的语气说道。

    王申意味深长地瞧了他一眼,说:“普通人确实能学,但大多学不会,因为这法术需要极高的天赋。”

    “啊,是这样啊!”徐辰喃喃回应,一脸失望的表情。

    “我之所以说那家伙不是帝江本尊,是因为你和我一样,都知道封印帝江的神器不是玄武盾。”

    “对啊!”徐辰想起了以前的遭遇,叹了口气说:“封印他的是朱雀剑,和玄武盾一点关系也没有。”

    “传说中确实是这样描述的,不过事情过了几千年,谁知道是真是假了?我能确定的就是玄武盾和帝江之间无任何关联,所以才断定那个神秘的人影不是帝江本尊。”

    顿了一下,王申接着说道:“但确实是这家伙操纵了异度空间里的一切,让你眼中一直出现幻觉。你杀了苏经笥的两个手下,已经破除了它所制造的幻境,可这家伙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在你进入胡玉昆修炼的小楼后,他又在你脑子里制造出了新的幻觉,只是你没有察觉到罢了。”

    “怪不得你叫我用妖族的法子修炼,原来是为了让我看清真实。”徐辰似有所感触。

    “对。”王申点头说道:“胡玉昆的修为远比你强大的多,如果你又被这幕后黑手制造出来的幻境所迷惑,那么这场战还没开始,你都没有丝毫胜算。”

    “照王伯这么说,这家伙真是个妖怪了,不然我怎么能用妖族的方式来看清一切。”

    “也许吧,关于他的身份,我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制造幻境的这个家伙,只是一个残念。”

    “残念?”徐辰懵了,这可是他没有想到的结果。

    “是的。它虽然展示出了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但却没有实体,因为它根本就不是真实的存在。”

    徐辰惊问:“王伯是说幕后黑手一直没有现出真身,他只是在远程操控这一切?”

    “有这种可能,但我更倾向于另一种观点。”

    “还有别的可能性?”徐辰更糊涂了,他感觉王申说的这些概念已经超越了自己的认知范围。

    “在很久以前,这个家伙就在玄武盾上留下了自己的信息,所以苏经笥得到玄武盾的残片后,无意中用某种仪式将这家伙的残念激发了出来。”

    王申侃侃而谈,把自己推测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徐辰这才醒悟过来,了解这看似神秘诡异的事情背后,藏着怎样扑朔迷离的过去。

    这来历不明的残念被苏经笥释放出来后,为了报答他便允诺传授无上的绝学,并特意开辟了异度空间,让它成为胡玉昆的修炼场所。

    苏经笥见这神秘人影拥有如此高深的神力,误以为自己解放了禁锢在玄武盾的帝江,当然,这也有可能是那神秘人影蛊惑了苏经笥,让他产生了错觉。

    但无论是那种情况,苏经笥在惊喜过后生出了歹念,他决定利用神的力量来完成自己的复仇大业。

    他不仅是要自己的爱徒学得一身惊人的法术,还想将帝江的力量全部据为己有,于是他将这个所谓的神灵封印在了异度空间里,然后利用邪术一点点的将它的力量转化到胡玉昆体内,直到将它所有的剩余价值都榨干为止。

    他的计划很完美,一方面攫取神灵的力量,另一方面寻找玄武盾的下落,假若胡玉昆拥有了那个神灵的所有力量,又得到玄武盾的话,苏经笥报仇雪恨的愿望自然能够轻易达成,到时候天底下恐怕再也没人能与之抗衡。

    可人算不如天算,徐辰与王申的到来粉碎了苏经笥的野心,当王申在塔楼顶层发现通往异度空间的开关,也就是那尊帝江神像时,就已昭示着苏经笥的阴谋必定会破产。

    “真是好险啊!”徐辰感慨了一句,终于明白胡玉昆的法术修为会如此古怪了。

    他怔了下,又问道:“可王伯是什么时候发现了苏经笥的阴谋?”

    “开始我就看出那个山大王叶天雄是个傀儡,因此就起了疑心。后来与苏经笥第一次对话时,他提出和我们合作寻找玄武盾,我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难怪你有本事撬开牢房的锁却故意留下来,原来就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啊。”

    “算是吧,更重要的是,我很好奇他怎么能一眼认出你手中的残片源自玄武盾。那时我不知道他手中还有一块残片,但也猜出此人和玄武盾有着极深的渊源,我就更不能一走了之。”

    “王伯,这和你平日的作风不同啊,以前有点风吹草动,你可是跑的比谁都快。”徐辰笑了起来。

    “明哲保身当然是人生在世的最好选择了,不过也要视具体的情况而言。”王申不置可否地回应了一声,说:“其实在你睡觉的时候我就潜出牢房,把那个妖塔仔细勘察了一遍。虽然我发现了开启异世的机关,可又不敢孤身进入,所以就再回牢里拉上你去冒险呢。”

    “嘿嘿,我就知道老毛病不改。你前面表现那么良好,都让我以为你从前胆小的性格都是装出来的。”

    王申坏笑着说:“也不能这么说,我一人进去的话肯定是必死无疑,你的法术虽然不太强,但终究还是应付过去了。”

    “你说的倒是轻松,我差点连命都没了。”徐辰继而问道:“我和胡玉昆苦斗几次,都看不出他有什么弱点,你又是怎么发现的?”

    “还是那句话,我有个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师父。”

    见徐辰还没有领悟过来,王申接着说道:“师父看我不肯专心修炼,便教会我阴阳五行,奇门八卦这些较为实用的秘术。它足够我行走江湖,看穿任何人的修为层次与法术破绽。”

    徐辰称羡说道:“怪不得我以前在明月山庄修炼不得其法时,你带话给庄丁,让他告诉我修炼的秘诀!王伯,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

    “现在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都说清楚了,你好好养伤吧,别再胡思乱想了。”王申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可是……我还有个问题想不明白。”虽然王申的解释合情合理,可徐辰有些转不过弯来。

    “你又有什么问题?”

    “当时我在异度空间,你在现实的世界,王伯怎么能对我在那里发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从而指点我打败胡玉昆?”

    “这其实是我事先没有想到的情况。”王申感慨了一声,说:“在你被卷进异度空间时,我是机灵地闪躲了过去。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你在塔楼里也经历了怪事啊?”

    “我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当时突然出现了一个闪着金光的圆形光环,它就悬浮在帝江神像的上方。我看到环内映出一个活动的镜像,它竟然是你在异度空间的一举一动。”

    “这么说来,我的行踪你都看在眼里了?”

    “是的,不然我怎么能及时指点你打败胡玉昆。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有把握,因为我担心千里传音术传达不进异度空间里,不过现在看来这都是多虑了。”

    “奇怪,为什么苏经笥的卧室里会有这样的光环了?”

    “我听说姑射山的神族几百年来秘密流传着一种法术,它名叫做圆光术。苏经笥本就是姑射神山的人,也许我看到的那个光环就是圆光术的具体展现吧。”

    徐辰曾听师父南宫牧阳说过,圆光术是一种能追查他人信息的高级法术。

    施术者先用法力在墙上、水中或某个地方画个圈,再念出相应的咒语,即可显现出各种图像,进而追查到想寻找之人的当下行踪。

    据说那些开启了玄眼的高深施术者,能通过画出的圆环向环内的追踪之人传递消息,或许这就是王申的传音术能清晰无误传到徐辰耳中的原因。

    徐辰想通了这点后,心里又有了个新的疑问,于是他又追问了一句:“既然你是通过塔楼里的光环来知晓我的动向,那后来又怎么能出现在异度空间里把我救出去?”

    “连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要问吗?”王申嬉笑着说:“你能通过那尊帝江神像踏进异世,难道我就不能利用它进去救你吗?”

    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纠结了半天,徐辰不由脸红了一片,不过他还是不甘心地追问了一句:“你真的没有骗我?”

    王申还没来得及开口回答,紧闭的房门就被人推开了,一个洪亮的声音替他作了回答:“我可以作证,王大侠说的都是句句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