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山山顶。

    林姝亲手用铁锹在山石遍布的山坡上,挖出一个半米长,一米深的墓坑。

    她没干过活,用不来力,铁锹把磨得她手掌生疼。

    尽管这样,她也不让任何人帮忙。

    叮叮猫的两辈子,都全心全意地跟着她,她再也没有机会感谢它的陪伴了,唯有用这种方式安葬它。

    这里是林姝特意选的地方,风景秀丽,离市区非常近,站在这里,可以看到阳光小区的大门,和小区不远处的那片小树林。

    她本来是打算把它葬在那里的,但是那里是市区的范围,以后很有可能会被规划掉。她不想有人去打搅它的长眠,所以才选择了这里。

    墓坑挖好以后,林姝从杨丽华手里接过叮叮猫,将它小心地的放进特意给它买的小棺材里,又把它生前喜欢的玩具放在了它的旁边。

    最后再摸了摸它的身子,狠心地将棺材盖子合上。

    穆煜上前帮她一起把小棺材抬进墓坑里。

    雪球和五个花猫孩子,以及它们那一大群子子孙孙,整整齐齐坐在一边,看着林姝用手捧着土,一点一点地将棺材盖上。

    “喵”

    雪球终于还是忍不住,跳到了已经快看不到棺材的墓坑里,用爪子拼命的刨着上面的土。

    五只花猫和它们的后代也都此起彼伏的叫了起来,凄婉的猫叫声,传出去老远。

    杨丽华和姚心兰哭得泣不成声。

    林姝将它抱起来,紧紧地箍在怀里,哭着说道:“雪球,你还有我,别这样,叮叮猫会难受的。”

    雪球哀婉地叫了一声,把头埋在林姝怀中,眼里沁出了泪。

    林姝把雪球递给杨丽华,继续用手捧土,边洒土边在心里祈祷:

    叮叮猫,感谢你这么多年来,不离不弃的陪伴。愿你来世,不再做宠物,也不在做动物。我希望你能做一个快快乐乐,衣食无忧的人,不再需要看谁的脸色,不再需要讨好谁,恣意的活着……

    墓垒好了,林姝的手也磨破了。

    只是,她并不觉得疼,眼里含泪,捏着拳头对着那座小小的墓发誓:叮叮猫,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叮叮猫简单的葬礼结束之后,林姝把五只花猫及它们的子孙送回了小树林。

    那天花猫们上山去拦截董哥,结果刚到山顶,就看到董哥站起来要下山,它们立刻扑过去,想要拦住他。

    只是董哥的身手太厉害了,它们根本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只绊住了他不到两分钟。

    也正是那两分钟,穆煜找到了林姝。

    五只花猫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但好在都不算太严重。其他那些受了伤的猫,伤势严重些的,都送到了兽医站接受治疗,轻伤的,都跟着五只花猫回了小树林。

    林姝以前只觉得这些猫除了翻垃圾桶、偷东西以外,根本没啥本事,经过这次的事故,她才知道,这些猫原来这么优秀。

    而它们的优秀根源,都是因为叮叮猫。

    她一直觉得,叮叮猫只是个会撒泼耍赖贱兮兮的骚包猫,没想到,叮叮猫的能力,早就超出了她的认知。如果当年她没有禁锢它的天性,说不定它真能干出点什么大事来。

    一想到自己这些年对叮叮猫的“压迫”和束缚,就更加觉得自己对不起它。

    其实,当初在山里和它重逢时,它本可以选择不和她回来的。它已经过上了自由的生活,但却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继续陪在她身边。

    而她,这些年虽然对叮叮猫好了很多,但是比起叮叮猫为她所付出的,差得太远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把叮叮猫当成平等的朋友和亲人,可实际上她还是霸道的要求叮叮猫以她为中心。

    除了在雪球的事情上,叮叮猫没有妥协,其他的事情,叮叮猫全都是听她的安排,从来不曾反抗过她。

    而她,竟然还一直觉得自己做得很好,直到现在才幡然悔悟,太迟了。

    穆煜看着林姝低沉难受的样子,心里也挺堵得慌。

    本来,他这次回来是打算正式跟她告白,把他们的关系确定下来的。可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

    眼下他暂时也顾不上这个了,只想在假期结束前,尽量帮着林志国把绑架林姝的幕后黑手给找出来。

    回了小区,穆煜把林姝送到楼下。

    “姝姝,你上去吧,我跟志国叔去局里继续审那几个人。”

    董哥一伙三人嘴很压,他们已经连续审了快二十个小时了,依旧没有半点突破。

    王文富也是一样,咬死都不肯松口。

    林姝摇了摇头,小声说道:“我想去看一看那个杀死叮叮猫的人。”

    穆煜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他怕她情绪会再度失控。

    “放心吧,我只是想看看他而已。你不带我去的话,我就自己一个人去公安局。”

    “这怎么行!”眼下那个幕后黑手还没抓到,说不定他狗急跳墙,又对林姝出手呢。

    林姝声音低低地说道:“你不想我冒险,那就带我去吧。我只是想亲自守在那里,看你们审问他们。我想第一时间知道幕后黑手是谁。”

    她自然不会再逞能了,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吓唬穆煜而已。她必须去市局,不然她怎么催眠那几个绑架犯!

    穆煜拿她没办法,只得同意。

    两人到了市局,便直奔审讯室而去。

    审讯室里的审问依旧还在继续。

    董哥头上扎着纱布,脸色有些不大好,但完全不把这些公安的审问放在眼里。任何他们如何问就是不开口。

    “这个人叫董海军,是从特种部队里退下来的。退下来之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混起了黑道,但是在道上的很有名望,做事很有底线,不伤及无辜,不伤及妇儒。”

    林姝眼睛眯了眯,这个男人确实还算有底线,在山洞里的时候,他和他那两个手下,确实没有伤害过她。那个金老六生了龌龊心的时候,那个叫马小的人,还出手拦住了金老六。

    如果他没有开枪打死叮叮猫的话,她说不定还能替他和马小求求情。

    但是现在,他们全都是她的仇人,生死大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