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鼎仙庭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藏宝地看门人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二人警惕道:“道友还有何事?”

    慕峰抱拳道:“遗迹第十五层的看门人亡魂,恐需借韩道友手段方能对付,二位若不嫌弃,可入我方阵营。”

    二人本以为慕峰带了这么多人来,是要向他们动手的,却见慕峰露出招揽之意,他们对视一眼,又再一瞟已将灵器收起的颜越,答应道:“承蒙不弃,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慕峰来到颜越身边,问道:“师弟,你没受伤吧?”

    颜越道:“没受伤。”

    进入遗迹夺宝的二十五个人,不一定要斗个你死我活,也可以联合在一起。

    慕峰与严家三人,已在之前又招揽到了五个人,分别是百炼门的二人,金霞山的二人,以及玄月派的一人。

    此时,他又再招揽了轻谷的二人,本方已有十二人之多。

    慕峰与颜越说了此事。

    颜越眉头微皱,边与慕峰等人往下层而去,边与慕峰传音道:“大师兄,你还记不记得,大苍森上空,那个青元宗的流云道人到前,本抱着隔岸观火心思的金霞山与百炼门,突然倒向金蛟门一方。”

    慕峰细细回忆,想起了确有这么一回事,微惊道:“你是说,这四人是假意与我们联合?”

    金蛟门、百炼门、金霞山,均不在颜越神识化身飘荡路径范围内,颜越少有截获此三派修士的传讯符,不知他们间的具体关系,与慕峰说道:“小心为妙。”

    颜越目光望向队伍中的那个玄月派女修。

    此人是在大较前,交易会上遇到过的那个丁师姐,她是李杰夫相好,李杰夫与颜越详细说过此人的种种好处,颜越对她性格掌握得是透彻,知道她并非善类。

    颜越与轻谷二人动手,真实修为暴露,丁师姐似发现颜越居然有炼气九层,看着他的目光微有震惊,见到颜越目光望来,冲着他娇媚一笑。

    颜越神色似是为之一荡,赶紧把目光移开,随后,眼睛又偷偷瞄了丁师姐几眼。

    他这神色,丁师姐看在眼里,心中暗暗冷笑。

    而轻谷的两人,见到颜越修为居然有炼气九层后,脸上微有惊疑之色,他们对看到颜越收取上品遗宝之事只字未提,还跟颜越连声抱歉,说他们有眼不识泰山。

    颜越知道他们的心思,与季博言还有曹林一样,将自己怀宝之事说出,对他们没有半分好处。

    “颜道友,你果真如你在船上说的那样,修为在近期会有提升啊。”严家三人看到颜越炼气九层的修为后,目中充满惊喜。

    颜越再次看到这三人,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上来,只知道这三人对他应没有恶意。

    一行人很快来到遗迹第十四重处,其余十三人皆在此处。

    他们看到“炼气六层”的颜越,居然直接提升到炼气九层了,皆是面露惊讶之色。

    “颜道友,贵派匿息之术,果然名不虚传。”

    颜越修为既然不是最弱,众人对他也不敢轻视了,有几人上前寒暄。

    昆极门遗迹,千年来只被开拓了十四重,便是因为其内充斥着大量古修亡魂。

    昆极山山峰顶,跌落遗迹底部,其上应是昆极门最重要的藏经纳宝之处。

    像大型宗门内的这种地方,皆有强者看守,拦在众人前方的,便是一名洪炉期古修真者的亡魂。

    二十五人一路上不动手,联合在一起,便是为此。

    “既然轻谷的韩道友到了,对付那个藏宝地看门人,定能百分百成功。”

    “韩道友速度第一,此战必得有你。”

    颜越听众人所言,那个轻谷的速度奇快的炼气圆满,速度在二十五人中,居然位列第一,不由微感吃惊。

    慕峰传音与他说道:“二十五人中,谈不上哪个实力最强,但某项能力,却有个先后之别,那个轻谷的韩姓修士,速度便是第一;那个青元宗头发雪白一片的老者,神识攻击手段第一;那个灵岳宗的马脸老者,驱物术第一;那个独尊宫的头发半黑半白的人,护体真元防御第一。”

    慕峰说话间,眼神示意话中所言是指何人,让颜越对这几人格外留神。

    颜越看着慕峰说的这几人,均是最少花甲年纪,心中微感压力。

    待众人联手击败第十五重的看门人后,众人便要各自为战了,到时队伍中那几个居心叵测之人,以及其余之人,皆是颜越生死大敌。

    众人正在商议如何对付看门人,颜越在一旁,神识打量起了众人来。

    一般来说,神识扫视他人时,他人也会感知到,颜越运用烟消之术下,神识变得柔和,避过了这个规律,扫视众人,没一人能察觉到颜越在打量他们。

    十派当中,年轻的修炼天才,高层或不舍得派出,或已晋入筑基。

    此间二十五人,大多年纪半百以上。

    这些人几乎相当于颜越祖父一辈,可若是动起手来,他们丝毫不会手下留情。

    并且,他们停留在炼气期多年,炼气期的五行法术,早已掌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慕峰也是与颜越重申危险性。

    “除了那四个单项能力突出者,对其余人也不可掉以轻心,这里有小部分如天木一般的人上届来过,并最终活着走出,足可见其手段。

    固然有的高手不想来遗迹冒险,在大较上故意输掉比试。但凡是最终胜出者,都是对自己极为自信的,并且,他们在大较上展露的实力,并不是全部。

    这些人,可谓是炼气修士中的强中之强。

    他们本身实力惊人,在遗迹中为了活命,为了获得宝物,更会不择手段。”

    遗迹冒险者在遗迹中得到的宝物,需要上缴各自宗门,宗门一般会给他们宝物价值的十分之一的灵石,作为奖励。

    遗宝价格为,凡品十几块下品灵石,良品二、三百灵石,而一件上品遗宝,则高达三、四千,若是绝品遗宝,五、六万灵石也买不到。

    遗迹后四重,便是藏经纳宝之地,必有上品,甚至是绝品遗宝存在。

    只要能够得到一件上品遗宝,出遗迹后,便可换到三、四百灵石。

    这三、四百灵石,相当于一个炼气修士,奋斗大半辈子所得。

    绝品遗宝能换到的好处,就更不用说了。

    另外,各大门派,为了刺激弟子在遗迹内拼命,更定有诸多夺不到宝物的惩罚制度。

    众人无论是为了保命,为了利益,还是为了逃过惩罚,定会拼尽全力。

    颜越来的路上,看到的那些前几届的遗迹夺宝者的死状,仍历历在目。

    遗迹每隔十年左右开启一次,每开启一次,进入的夺宝者,要死半数左右,而本次,必定更为惨烈。

    众人商议完对付看门人之策,便齐齐往第十五重门口飞去。

    遗迹内空间密闭,灭世之战下,死于遗迹内的昆极门弟子,亡魂残留在此。

    据历届遗迹探险者所见推测,灭世之战爆发时,昆极门高层应赶赴未开拓的几国中的某处,参与灭世之战。

    而那些破极境、心海境弟子,可能是古修中的大能,无法帮这么多人穿过各国边境的毒雾屏障,又或者是他们修为太低,去了也白去。

    故而,昆极门大部分弟子,都留在宗门内。

    千年前南山派首次开拓遗迹时,据说前十四重弟子居住的亡魂,足有数十万之多。

    昆极门,是一个固本流宗门。

    固本流与培元流各有所长,固本流修士肉身力量与战斗能力,或许比培元流修士强大,神魂比之培元流修士,则要弱得太多。

    尽管如此,其内固本流第二境界心海境弟子亡魂,炼气修士单独遇到,也很难对付。

    昆极门高层,大部分都去参加灭世之战了,却仍有数个洪炉境长老留守宗门。

    这几人均都身居要职,负责看护宗门内的藏经纳宝之地。

    拦住众人通往遗迹第十五重的,便是这样一个把守重地的看门人。

    固本流虽不修神魂,但第三境界洪炉境修士的神魂,仍比培元流炼气期修士强大得多。

    这个洪炉境的看门人亡魂,需要二十五人联手,方能对付。

    颜越随众来到第十五重入口,只见前方一座大殿门前,一道虚幻的亡魂,驻剑而立。

    亡魂以及手中的宝剑,通体散发着蓝芒。

    众人来到近前,亡魂抬头望来,口中发出凶戾吼声,警告众人不得上前。

    固本流修士,某些能力要比培元流修士为弱,与神识类似的神念,只有达到第四境界力魄境,方能修出。

    这亡魂不像测试塔中,那力魄境修士的神念。

    它已无丝毫神智,思想中所剩下的,就只有看守重地,这一个念头。

    只要他在,谁都不得通过此处。

    “想要进入遗迹后四重,必须得先击杀这只古修亡魂,那就有劳卫道友了。”

    二十五人中,那个防御第一的独尊宫修士,嘴角一笑道:“我们卫家只来了我一人,你等还需要仰仗我卫家神通。”

    十派中实力可排第三的独尊宫,是一个卫氏修真家族,他们所修功法特殊,护体真元比同阶修士强大不少。

    独尊宫所在的武定,爆发起义,卫家人忙于镇压,故本届遗迹夺宝,只来了一人。

    众人方才商议,让他主要负责抵挡亡魂攻势,另再有两名拥有上品防御灵器之人,为他分担压力,那个速度第一的轻谷韩姓修士,则负责吸引亡魂注意。

    当然,他们几人都会得到一定报酬。

    其余二十一人,以那个攻击第一的青元宗修士为首,联结神识进行攻击。

    随着那个防御第一的独尊宫修士,开启护体真元,二十五名炼气修士对付一位洪炉期古修亡魂的忤逆之战,随之打响。

    洪炉境亡魂的攻击,非单个修士所能抵挡。

    负责招架的三人,最多只能承受其数击。

    而众人则需要在这数击内,将看门人亡魂击杀。

    看门人已死百万年,仍不忘记职守,见到这二十五个不速之客,胆敢擅闯宗门禁地,嘶吼一声,手中宝剑向那独尊宫修士斩落。

    独尊宫修士也有一件上品防御灵器,亡魂一剑斩落,独尊宫修士手中灵器,登时光华溃散。上品灵器应可抵挡其数击,不过,负责抵挡的三人,自然不可能拼着灵器破损,为大家做贡献。

    他的灵器加上护体真元,承诺共承受看门人两击,另外两个拥有上品防御灵器的炼气圆满修士,则承诺各承受一击。

    独尊宫修士马上将灵器一收,欲要往后退去时,亡魂手中宝剑,向他疾速刺来。

    他身外护体真元立时出现溃散之势,他不敢迟疑,马上借亡魂斩击来的力道,脚下一点,退到后方。

    亡魂又再向他攻去,在旁策应的两人,控制手中灵器为他抵拦攻击。

    “铮”“铮”两声,两人上品防御灵器荡到一旁,两人忙将灵器一收,大喝:“韩道友,快抓住时机!”

    那个速度第一的轻谷韩姓修士,早伏在一侧,当即凝聚神识,向那亡魂刺去。

    修真者无论固本流还是培元流修士,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便可炼制本命法定。

    亡魂手中宝剑,应是由其身前的本命法宝幻化而来,由此展开的攻击,为实质性攻击。

    而若想伤到亡魂,则必须要用神魂相关手段。

    筑基修士可使用神魂法术,炼气圆满已能隐隐触及此道,攻击亡魂,就是以神识刺击。

    速度第一的韩姓修士,神识在亡魂身上一刺后,亡魂吃痛,嘶吼一声,转头向他望去。

    亡魂身前为洪炉期修士,死后的亡魂虽已不具生前神通,可速度依然极其快速,若无接近第二境界修士的速度,必逃不出其抓捕。

    韩姓修士神识向它一刺后,便已向一旁逃去,见它欲要追来,大叫道:“众位道友,快些出手!”

    颜越等剩余二十一人,早在一旁暗处严阵以待,见到亡魂注意被完全吸引开去,忙将神识凝聚,往二十一人中,最前方那个神魂攻击手段第一的青元宗白发修士注去。

    众人单独作战,绝无可能击杀亡魂,众人使的是一种类似结阵的神识联结之术,以各自神识汇聚到青元宗修士一身,再由他给亡魂致命一击。

    亡魂注意被韩姓修士吸引,正欲向他扑去之际,青元宗修士抓住时机,将汇聚二十一人之力的神识,向亡魂快速打出。

    神识凝实无比,有如一道法力光波,去势迅猛,正中亡魂。

    亡魂凶戾嘶叫一声,转头向二十一人处望来,欲要向这边扑来时,身子却渐渐出现溃散。

    它本只有凶色的目中,在生命的最后,渐渐有了其他色彩,不甘、愤怒、还微带着一丝解脱,嘶吼一阵,身子终于消散无形。

    二十五名炼气修士,呼一口长气。

    “能够成功击杀看门人,全是大家齐心协力之功。”

    在瞬息之间,击杀看门人亡魂,看似轻松,实则极为凶险。

    之前三个负责抵挡之人,之所以先上去承受一轮攻击,是为了让轻谷韩姓修士有出手的机会。他若是直接出手,定会被亡魂直接格杀。

    而之后,三人抵挡完攻击,他若是没有立时出手转移亡魂仇恨,那三人定会命丧亡魂之手,二十一人也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而二十一人联结神识,同样凶险,众人所修功法不同,对他人更是心存戒备,神识联结一处,只要有一个人稍有异心,众人全都得受到神识反噬。

    众人为了通往下层,放下戒备,同心合力,可看门人死后就不同了。

    众人立时散开,警惕地看着其余之人。

    他们戒备他人的同时,目光也望向了早已注意多时的看门人遗骸。

    看门人的本尊骸骨,就盘膝坐在大殿门前,而他的胸腔内,隐隐透出蓝芒,蓝芒中是一柄保存完好的小剑。

    场上沉寂,众人一时无言。

    离骸骨比较近的那个独尊宫修士,首先开口道:“此战在下损失最为严重,那件上品遗宝该归我所有。”

    负责攻击的二十一人,之前已每人拿出二十块下品灵石,分给位置最为凶险的四人,其中以独尊宫修士分到最多。

    另一个负责抵挡的修士,冷笑道:“大家灵器均承受一击,何来你损失最为严重之说?”

    负责抵挡的三人,离骸骨最近,那个未开口的修士,双目直直盯着骸骨胸腔内的小剑,“这哪是什么上品遗宝,分明就是绝品遗宝啊!”

    一件绝品遗宝,价值大概数万下品灵石,若谁能在遗迹内得到一件绝品遗宝,将之成功带出,便能得到宗门老祖赏赐的数千下品灵石。

    数千下品灵石,一个富足的筑基修士的全部家底也就这么多。

    而炼气顶级修士,贫者数十块,富者数百块。

    往届便有几次,遗迹夺宝者在遗迹内夺到绝品遗宝,然后得到宗门老祖赏下灵石,以这灵石直接突破到筑基,所余还能购置几件价值近千灵石的上品灵器。

    他再也抵挡不住遐想产生的诱惑,往那骸骨狂扑而去。

    可他还未飞至近处,便已在十几道攻击下,倒地身亡。

    他那件上品灵器,也是承受数击,掉在一旁,灵性大失。

    他是青元宗之人,青元宗那个攻击第一的修士,见到他身亡,怒道:“诸位这是何意!”

    出手之人冷笑一声,“阁下手中法诀又是何意?”

    在那人向骸骨扑去时,众人中便有十几人向他同时出手,那人虽是炼气圆满,但哪抵得过十几个同阶高手同时攻击,立时一命呜呼。

    而那个攻击第一的青元宗修士,也有出手之意,只是他念及同门之谊,手下稍微慢了一分。

    若谁要出手抢夺遗宝,便会遭到余下几乎所有人,群起而攻。

    众人当中,除了少数几个稍弱的,均实力相当,任何一人都没有在众人攻势下,保全性命的自信。

    场上一时无声。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