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乐虎国际国际 > 嫁冠天下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不活了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军帐里,几个人匆匆忙忙地将各种消息送到李约的桌案上。

    李雍看了一眼就道:“这是江家在河东道的屯兵数目吧?”

    有些话不用多说,就已经明白其中的用意。

    就像李约不过遣了人送个口讯给李雍,在舆图上指出了伏击江冉的地点,李雍就立即整合了一百骑兵偷袭。

    李约点了点头。

    李雍接着道:“江家领河东道十八府州,虽然朝廷没有封节度使,却和节度使没有区别,边地置有大量的精兵,这是朝廷都不知晓的,江家这次的援军不过是一小部分而已。

    这么多精兵每年要吃掉多少军粮,如果说河东道的财政收入都上缴朝廷,江家怎么养得起这些人。

    唯一的解释就是,江家掌控着河东道所有的收支,也就是说江家过的像是个异姓王,只不过这个异姓王用不着皇帝来封赏。”

    这件事闹到皇上面前,皇上不会在意江冉是不是死了,而是会在意江家到底背着朝廷做了些什么。

    李约脸上透着一股安宁的神情:“趁着江冉一死,江家军中大乱,正好能抓住江家囤兵的把柄,我会将这些证据收集起来。至于打仗我就不行了,你要想办法整合江家的军队,带着这些人上战场,击退外敌。”说完抿了一口茶,仿佛并没有将自己不能战场迎敌放在心上。

    十几年伤病缠身,李约早已经习以为常,从前虽然在军中留下赫赫威名,随着他的离开,那些却也跟着烟消云散了。

    旁边的随从上前奉茶,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李雍不禁想起这些年见到四叔时的情形,虽然四叔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却能震慑着周围所有人。

    随从又将舆图送到李雍面前,大约是看到了李雍身上的甲胄,脸上立即有了几分恐惧的神情。

    李雍眯起细长的眼睛向自己身上看去,甲胄上被利器划开的痕迹在阳光下粲然夺目,如今他也能铁马金戈,带着将士冲在最前方,虽然九死一生,但是意气风发。

    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并没有因为杀了江冉扬名而欣喜,他只想打个胜仗回家,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她。

    大帐里一时安静,冉九黎的话回荡在李雍耳边。

    “李约为了常宁蹉跎了半生,若是真的有这样的机会,那……真是上天的安排……我说的你能明白吗?”

    李雍心中不禁一阵酸胀的疼痛。

    万一她真的是常宁公主,将来想起了那些过往,那时候该怎么办?

    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四叔吧,与常宁公主那些年相比,他着实算不上是什么。

    希望很渺茫,但是他还是会押上所有的一切。

    李雍起身整理了身上的甲胄:“这仗我们一定会赢。”赢下这个就可以对付江家,还可以打击太子。

    当年常宁公主的事他虽然知道的不多,但是江家、太子府、谢燮都参与其中,如果嫣然真的与常宁公主有关系,他绝不会让这些人伤害到她。

    ……

    林让看到了援军,心中不禁一喜,没想到李雍真的做到了。

    李丞去迎接李雍,城墙上的冉六松了口气,整个人也瘫软在地,他还以为要死在这里,再攻打几轮,这城定然会破。

    “六爷,您这是怎么了?”

    冉家的护卫惊呼一声,冉六顺着那人的目光看下去,只见自己身下一滩水渍,这是……

    “六爷,您尿裤子了。”

    冉六浑身一抖,立即站起身,手已经在护卫的脖子上,瞪着眼睛一脸凶狠:“不准说出去,否则小爷我掐死你。”

    他好不容易才有的英雄气概,不能在这时候就泄掉了。

    “不……不……敢说。”护卫不停地摆手。

    冉六这才松开手。

    护卫吞咽一口才道:“李家大爷早就已经吩咐过了,不准我们将六爷尿裤子的事说出去,我们都很小心,您的英雄气概绝对能够保住。”

    冉六听得这话,肩膀顿时垮下来,脸上是欲仙欲死的神情,半晌才瞪圆了眼睛道:“老子跟那些混账拼了。”

    眼看着冉六提着刀虎视眈眈地看着城下的敌军,护卫不禁恍惚,除去那一身尿骚味儿不说,六爷还真威风起来了。

    ……

    “你再说一遍。”江庸脸色铁青,手中的茶盏已经被他捏的抖动起来。

    传令兵跪在地上道:“将军他……阵亡了。”

    这次就连屏风后的江夫人也惊呼一声,带着人走了出来。

    “不可能,”江庸将手中的茶盏摔在地上,“江冉手中有那么多兵马,就算河北道有失,死的也该是林让等人,怎么也轮不到他。”

    江冉自保有余,绝不会傻到带兵冲锋陷阵,一定是消息有误,江庸道:“你这消息是从哪里听到的?是不是以讹传讹?”

    传令兵哆嗦着道:“不是……不是……是……有人亲眼所见。”

    有人亲眼所见……

    江庸深深地喘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和起来:“将军带着的兵马呢?也都阵亡了吗?”

    “没有,”传令兵继续道,“如今被李雍带着去了关隘,应该已经与护国公的兵马汇合了。”

    江庸身体一晃,重重地坐回椅子上,如果江冉活着绝不允许李雍动江家的兵马。

    显然江冉真的被人算计了。

    “岂有此理,”江庸厉声道,“怪不得晋王敢退掉这门亲事,他们早就商量好要对付我们江家,我要亲自带人去河北道查问,一定要弄清楚江冉到底是怎么死的。”

    江冉死了,江家等于少了一翼,他不能就这样算了。

    “还是先问问娘娘的意思,”江夫人拦住江庸,“晋王退亲,三弟又阵亡了,妾身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我们不知晓,您想一想,晋王是何等聪明的人,不会因为我们江家打了一场败仗就彻底地与我们江家翻脸。”

    之前她只是隐隐有些担忧,现在种种迹象表明她或许真的猜对了。

    “我不答应,”门外的江瑾瑜推开下人闯进来,“好好的婚事凭什么就退了,我……我不……”

    江瑾瑜仿佛一下子瘦了许多,身上的衣裙说不出的宽大,脸上都是凄然的神情:“如果真的要退亲……我……我就不活了……”

    …………………………………………………………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