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乐虎国际国际 > 盛宠令 > 第一百零九章 再战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当时她很奇怪突然多出来的金命符,并没把这玩应当回事。

    以为下属为她平安去哪家寺庙求来的平安符。

    很快她忘记了此事,把金命符扔到一旁。

    记得那段日子,秦御的脸特别的黑,总是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只要见面就对她吼。

    她的脾气并不好,见秦御脾气暴躁,她也懒得伺候了,领着下属李明诚等人去西山别院住了两个月。

    后来还是秦御主动向她低头,传圣旨诏她回京议政。

    顾明珠感到金命符有点烫,他是把自己的性命都放在她手上了吗?

    就因为她指着话本上的故事说,男人的心中性命第一,权势富贵第二,儿女父母排第三,最后运气好的女人才勉强排到第四位。

    秦御……顾明珠眸子暗淡几分,她可不信一枚命符就能定人生的。

    纵然上辈子她懂了,明白金命符是秦御的,他们之间的结局也不会改变。

    “顾远媳妇认识珈蓝寺的高僧?”

    镇国公同萧氏更关心此事,毕竟珈蓝寺在秦元帝心中宛若圣地。

    “我不认识啊。”

    顾夫人爽快的回道:“许是我家老头子认识,不过珠珠降生时,他们找上门来,非要把金命符留下,我不要都不成。”

    “当时我正为珠珠身上的毒难受,冲着他们一顿吼,若不是他们暂且压住珠珠身上的毒素,我早把唧唧歪歪的老和尚打出门去了。”

    正因为有珈蓝寺相助,顾明珠才能熬到顾如意帮自己配药。

    镇国公郑重其事问道:“令尊是哪位隐士高人?我是否同亲家见上一面?”

    “老头子乡村野鹤一只,并非名士高人,他撇下女儿女婿,外孙外孙女,一个人逍遥去了,我也正想找他呢,可惜到现在我只知道老头子还活着。”

    镇国公:“……”

    萧氏道:“先不忙,咱们总有机会同亲家见面的,虽然儿媳说亲家是乡村农夫,端看儿媳的相貌品行,亲家准保错不了。国公爷也不是说过隐士最是厌烦世俗,我们也不好太勉强亲家。”

    镇国公点点头,“也罢。”

    “我接到顾远夫妻回京的消息后,着手把劲松院收拾出来,专门留给他们。”

    萧氏笑容和蔼,“劲松院是整个国公府风水最好的,一草一木都是国公爷亲自布置,按照五行风水,有趋吉避凶的妙处。本来是留作国公爷养老之地,如今正好给了顾远。”

    “远儿去看过就知道夫人所言不虚,劲松院清静幽雅,是块福地。”

    镇国公信誓旦旦保证,“虽然你对夫人有所误解,但这些年她……”

    “我累了。”

    顾远缓缓起身,淡淡的笑道:“不,是萧夫人累了,我怕再在此地坐下去,萧夫人会更加心累。”

    萧氏:“……罢了,相处得久一点,你就会明白我是个怎样的人。”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总有一日顾远你们会理解我,认可我的。”

    镇国公握住萧氏的手,眼里闪过怜爱。

    “路遥知马力,那是因为马本身就是宝马良驹,纵然开始品相外表不好,但宝马的品质是不会因为外表而改变。”

    顾明珠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一匹卖相不好,品质又糟糕的劣马,怎么掩饰都没用啊,被人一眼就能看穿,给劣马机会,不是浪费时间,坑自己吗?”

    顾金玉拳头抵着嘴唇,拼命忍笑,小妹这书没有白读。

    听小妹解释谚语,令他茅塞顿开。

    原来还可以这么解释反唇相讥麽?

    “至于日久见人心?黑了心肠的人日子过得再久只会让她冒更多的坏水,她是不会悔改的。”

    顾明珠看向镇国公,“您说过对敌人绝不能留情,碰见了就要碾压过去,不能让她再爬不起来害人。给敌人机会,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镇国公:“……”

    这话是他说的,可他没让顾明珠这么理解,指桑骂槐啊。

    萧氏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抽搐。

    顾明珠轻飘飘说道:“我早就是我脾气直,有什么说什么,萧夫人也曾说过自己不在意直脾气,反而愿意听大实话,我就想着总算是有机会说话了,以后我有什么想法,都会同萧夫人说说。”

    “嗯,顺便也教导萧夫人如何做人!”

    顾明珠一手挽住娘亲的手,“五叔记得去接厨子,我看镇国公府的菜色……怕是不合口味,还是自己的厨子用着方便。”

    其实最好吃得还是顾远亲手烹制的菜色,顾明珠却不会当着镇国公面说出来。

    毕竟现在很讲究君子远离厨房。

    顾远摸了摸小女儿的发髻,“爹今日高兴,做给你吃。”

    顾金玉和顾如意同时眼前一亮,簇拥着顾远,顾金玉甚至弯腰背起功臣顾明珠。

    他们也眼馋父亲手艺许久了。

    一家人欢欢喜喜离去,宁远堂却是气氛沉重,满满的尴尬。

    镇国公眸子闪过羡慕,顾远一家和睦才是他希望看到的。

    才是他在奔波的动力。

    可惜萧氏虽是贤良美丽,对他也很温柔体贴,甚至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他始终觉得少了点什么。

    见到顾远后,他才恍然明白了几分。

    顾远家里的热闹,他根本插不进去。

    萧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唇边重现笑容,语气里满是遗憾:

    “我看顾远对咱们误会颇深,一句两句根本说不清楚,而顾明珠仿佛容不下人似的,根本不给我们解释的机会,每每故意曲解我的话。”

    “到底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没尝过情债之苦,也没见过我同国公爷的艰难。她比我矮了两辈,我也不忍心狠心教导她。”

    萧氏眼圈微微红,擦了擦眼角,“不冲着旁人,不冲着国公爷,就是看在死去姐姐的份上,看在顾远在外漂泊半生上头,我也得善待她。”

    镇国公道:“别难过,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不该怪你,我知道今日让你委屈了,等顾远他们安定下来,我再寻个机会好好同他谈谈。”

    “就怕误会太深,国公爷说也没用。”

    萧氏身体一软依偎到镇国公怀里,“我看不如把大姑奶奶叫回来吧,她的话,顾远总不会不听。”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