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乐虎国际国际 > 画满田园 > 第两千六百七十九章 秦苗苗想法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玄梦儿又得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玄妙儿的男人找的不好,是她眼光不行,还是因为她年纪大了,或者是她没有路子?

    毕竟千醉公子多久也不见一次人,更不可能帮着玄妙儿找婆家,她认识的估计也就是这个镇上的,所以眼界窄,这个自己是不是可以做做文章呢?

    这两人说着话时候,几个媳妇也开始张罗吃早饭了,玄梦儿回来了,这几天他们家也开始吃三顿饭了,当然伙食也好了不少。

    而镇上,秦苗苗吃了早饭就去玄妙儿家里了,她不知道玄梦儿回来的事,就是想来找点事,之前的那个女人花了自己不少钱,就算是没成功,但是自己也要小做文章,要不不是更可惜了钱。

    进屋见玄妙儿在画画,秦苗苗坐在了她身边:“表姐,你一天真是有闲情逸致怎么,又在画画。”

    玄妙儿微笑的转过头看着秦苗苗:“我就这点爱好了,表妹怎么来的这么早?”

    “我也是没事,就出来走走,昨天我来的时候,听说表姐回家了,家里可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秦苗苗嫁妆很是了解玄妙儿又很随意的道。

    这个事玄妙儿倒是不需要隐瞒什么:“我堂姐玄梦儿回来探亲了,昨天到了我这,我陪她回去一趟。”

    “什么玄梦儿?就是害你的那个堂姐。”秦苗苗有些惊讶的问,她对玄梦儿没什么印象,但是对玄妙儿他们家的事情了解,所以对玄梦儿的事也是知道的。

    “就是她。”玄妙儿没有多说,继续作画。

    “妙儿表姐,她以前那么对你,你不能让她好过,以前她不回来就算了,现在她回来了,我帮你找她去理论,咱们撕了她的嘴。”秦苗苗在别的地方也许表现的不好,但是在这个事情受了陈秀荷的影响,她做的绝对的真实。

    玄妙儿摇摇头:“不用,有些人自作自受,坏事做多了会有报应的,再说咱们要是那样回去,让别人怎么看我?放心吧,对付她们我还是绰绰有余的。”

    秦苗苗还是很气愤的样子:“表姐,你就是脾气太好,要不我娘说呢,要是她是你娘的话,她都能把你祖父他们房子拆了。”

    玄妙儿放下笔笑看着秦苗苗:“拆了房子我们家不成了不孝了?有时候有些事心里想象出出气是可以的,但是咱们要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对坏人最好的惩罚,也是对自己最好的交代。”

    秦苗苗承认玄妙儿的话都有道理,但是自己就是不喜欢听,总觉得她像个圣母一样,圣母都懂,什么时候都是要表现的那么突出,衬的自己好像个傻子。

    但是在她面前,自己还不能露出真是想法,她只能握紧拳头让自己不要露出破绽,但是自己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自己现在有可能给自己出气了,玄妙儿你等着吧。

    她想到这些心情好了不少,挤出了笑容看着玄妙儿:“表姐说的就是有道理,对了表姐,我昨天听客栈里有人说花公子心善,在门口救了一个晕倒的女子,大家对花公子都是称赞呢。”

    玄妙儿心里好笑,根本就不是花继业救的,并且根本就没什么人看见,秦苗苗你这瞎话说的也太不严谨了:“是么?花继业本就是心善,这也不是大事。”

    “表姐,那怎么也是个女的,你说不会有啥事吧?”秦苗苗吞吞吐吐的问,就好像是真的有事没事一般。

    “那能有什么事,光明正大的救人的话,要是也被想歪了,那以后谁敢做好人好事了?”玄妙儿就是不顺着秦苗苗的思路走。

    “表姐,以前花公子不少出入青楼的,你就真的不担心他有花心?”

    “不担心啊,如果连这点信任都没有,那我又何必嫁他?”

    “不是的表姐,这有时候你相信花公子可以,可是你也得防着点别的女人吧?万一女人有什么想法呢?这男人怎么也是不抗勾搭的。”

    “这个你还真放心吧,花继业什么样我心里有数的,你就别瞎操心了。”

    秦苗苗对玄妙儿有点无力感,因为自己都觉得花继业不是什么证人君子,但是玄妙儿就相信,反正也好,等以后她成了亲,花继业漏出真面目时候,有你后悔的。

    这时候千府有人来,让玄妙儿去一趟,说是京城来了一批布料,让玄妙儿去选一些。

    玄妙儿让千落送走了报信人,然后对着秦苗苗道:“表妹真不巧,我得去趟千府,今个就不留你了。”

    秦苗苗听了心里满是妒忌:“表姐真是让人羡慕,这千府的料子我们怕是想买都买不到,啥时候表姐要是能带我去趟千府开开眼界就好了。”

    玄妙儿心想,你还真是异想天开:“千府的规矩没办法,那我就不送表妹了,我去换件衣服。”

    秦苗苗只能起身告辞,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在这干啥?进千府的内院为什么这么难,玄妙儿这个死脑子,别的事不说,就是这些破原则事一点不通融。

    “那我回去了表姐,对了表姐,要是玄梦儿有什么为难你的,你自己不好处理就找我跟我娘,反正我们也不怕他们。”

    “知道了,你回去跟表姑说这个事的时候,别让表姑动怒,不值得,我现在过得很好,收拾有些恶人其实都是捎带手的事。”

    秦苗苗不知道为什么,玄妙儿说这话的时候就好像是有所指的意思,但是自己又说不出什么,只能告辞回家了,当然也要跟陈秀荷说一下玄梦儿回来的事。

    玄妙儿赶紧去了千府,因为想到玄梦儿这个事里有这太多的疑点,玄妙儿还是希望快点的多了解一些,知道玄梦儿的目的。

    到了千府,进了书房,花继业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张信纸正在仔细的看着。

    见玄妙儿进来,花继业招呼她:“妙儿,查到了一些关于玄梦儿家里的事情,但是不完全,不过咱们也能分析个大概了。”

    玄妙儿过去坐在花继业的对面:“京城有什么消息吗?”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