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乐虎国际国际 > 小军妻当自强 > 第二百一十四章、怀疑自己的耳朵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凌家的房子是一栋老式带院子的西式两层小楼,不过房子里的装修可不老,客厅的地砖一看就是十分高档的全瓷地砖,花色有点像是玉石,光可照人,客厅中央的大铜制吊灯也不是凡品,此外,还有沙发、地毯、墙纸等,都是很新式高档的东西。

    凌含章的目光自然没有停留在这些东西上,他直接奔的是一楼的书房,也称小会客室,那两名战友见此也顾不得打量外面的摆设,跟在凌云志后面也进了书房,并细心地把门关上了。

    凌含章开门见山地把这次在t国的遭遇先学了一遍,期间凌云志一直没有打断他,只是在听到弯弯为了保全他奉献了自己的清白时,凌云志才微微拧了拧眉头。

    他知道儿子曾经有一个相恋多年的女友,且两人也同、居好几年了,可这突然冒出来的女孩子是怎么回事?

    “这个女孩子你是怎么认识的?”凌云志打断了儿子的叙述。

    不是他多疑,碰上这种事情,哪个做父亲的不得关心关心?

    凌含章见此只得把认识弯弯的经过学了一遍,包括他几次对弯弯的误解和怀疑,也包括弯弯对他和郑彦分手的推断,包括弯弯提醒他闫博唯的可疑,包括他回国后的那次遇袭,只是略去了他陪弯弯去赌石的经过。

    “你是说,这女孩子是出自术士之家,擅长八卦占卜推断?”凌云志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了不虞和不解。

    儿子怎么会和这样的人混在了一起?

    他是一名科学工作者,科学讲究的是严谨是逻辑是证据是事实。

    可术士是什么?是迷信,是玄而又玄无法解释清楚的怪力乱神!

    “爸,没有弯弯,我们不可能那么快找到那台电脑,更不会想到当即让人送回来,而且你儿子我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凌含章强调说。

    他当然看出了父亲的不虞。

    “你继续。”凌云志不置可否,他还想听听后续都有什么。

    待凌含章把整个事件叙述了一遍,凌云志得知弯弯已经回到学校念书,并主动提出互不相扰时,凌云志明显觉得儿子瞒了他什么。

    “你应该不是这种不负责任的人,你今天来找我是因为什么?这两个女孩子你究竟喜欢谁?”

    “爸,我和郑彦在一月份就分手了,我给过她机会,可五个月前她把我们的房子卖了回老家了,所以我想现在想娶的人是弯弯,可我担心她的政审不符合要求。爸,弯弯才十八岁,如果不是我,她完全不必扯进这个危险的漩涡里,我不但害她失去了清白,也害她失去了宁静的生活。”凌含章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凌云志一听弯弯才十八岁,顿时脸一黑,“这不胡闹吗?她才十八岁,即便你想娶她也没到法定年龄,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事情瞒着我?”

    凌含章听了只得苦笑一下,毕竟是父子,尽管他们之间不常联系不常来往,可关键时候,父亲还是了解他的。

    于是,凌含章把弯弯的现状说了出来,他是想争取父亲的支持,看能不能把弯弯招到军校或部队来,这样的话他也就不必整日为她担心了。

    还有,弯弯进了部队,他也就有机会假公济私把她要到身边来当助理了,他就不信,两个人朝夕相处,弯弯还能拒绝得了他的追求?

    “爸,我这一进实验室或一下海就得三五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她一个女孩子,一点自保能力没有,我实在是不放心。再说了,我一个男人,哪能提了裤子不认账?”

    “不对啊,你方才说她不想和你继续下去,你这会又提出要把她弄进部队,这女孩子手腕也够厉害的了?”凌云志心生不喜,觉得弯弯是在欲擒故纵。

    “才不是呢,爸,她是真不想嫁人的。”凌含章只得把那个家族诅咒说了出来。

    没办法,他倒是想瞒着,可肯定是瞒不住的,只要部队的人去她老家调查一下,什么都清楚了。

    “你说什么?她家是世代的寡妇命?”凌云志震惊了。

    先不说他儿子非要主动求娶一个寡妇命的女人有多不可思议,单就这件事本身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一个家族,连着四代都是青年丧夫,且都是在怀孕三个月的时候丧夫,还都是生的女孩,而这一切只缘于一个诅咒,这可能吗?

    可若说不可能,现成的例子在这摆着,单单用概率能解释得清吗?

    更令人想不通的是,即便如此,他儿子居然还要以身试险,这是什么勇气?

    “你的意思是她不想嫁给你是因为不想害你,而你却想娶她?”凌云志再次问道。

    说实在的,要不是眼前站的人是他的亲儿子,他真会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傻瓜,明知道这是一条死路却还非要硬着头皮往里钻,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的力量?

    不对啊,那女孩子是个术士,也有可能是她真给儿子灌了什么**汤。

    可这也不对,他怎么也信起这些怪力乱神来了?

    凌含章见父亲并没有完全相信自己的说辞,只得退了一步,“娶不娶的先另说,她心结很重的,说是一定要让家族悲剧在她这一代终结,所以她不打算结婚。但我不想放弃她,所以提出和她做一辈子的情侣,可这她也没答应,说是让我找个心理医生,把这两个月的事情忘掉。”

    听了这话,凌云志的心里才好过了些,这说明他儿子没有看错人,至少这个女孩子还算是一个良善之辈。

    “这样吧,这件事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办成的,你先回去等组织的调查结果,那个女孩子那,我会安排人暗中保护她一段时日。”这是凌云志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他也需要时间来了解弯弯,也需要时间来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更重要的是,他需要静下来心来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做才是对儿子最好。

    一个科技工作者和一个术士之后,先不说政审不政审的,这样两个信仰不同、成长环境不同、经历不同、阅历不同、认知不同,几乎什么都不同的两个人生活在一起能有真正的幸福吗?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