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天下第九 > 第二十章 帮忙
    狄九还在想着如何可以弄到自己能修炼的功法时候,又有人走了进来。

    进来的是一名少女,在狄九看来对方应该二十还不到。看起来极为清秀,身穿一件蓝色紧身牛仔裤,上身是一件宽松T恤,背着一个单肩包,看起来青春焕发。

    “你找谁?”狄九站了起来。

    这少女并没有直接回答狄九的话,而是扫了一下药房大堂,然后才看着狄九问道,“你是胡哥最近招来的吗?之前那个狐狸呢?”

    听到这句话,狄九立即就明白过来,“是的,你应该是潭月玥吧?”

    潭月玥是潭杏堂老掌柜潭揭的孙女,听说去了燕大武学系。按理说就算是潭月玥回来,也不会直接来潭杏堂才是。潭杏堂现在除了外面门楼的几个字之外,这里早就不是什么医堂了。

    少女露出一个极为好看的笑容,“没错,我就是潭月玥,你应该叫我老板。”

    说完,潭月玥直接走到狄九旁边将背包放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狄九。”

    “不错的名字。”潭月玥一边说话,一边绕着狄九转了一圈,这才说道,“年纪轻轻的,怎么这样一幅严肃沉重的样子?活的轻松一些。”

    潭月玥说话间,还用手拍拍狄九。

    狄九一愣神,他活的沉重?这根本就不是他啊。当初在明珠城混日子的时候,每天偷鸡摸狗,在明珠城惊吓各种各样的小姐姐……

    是因为狄家大变,他的性格也变得低沉起来了吧?也许当初甄蔓看见他在明珠城的所作所为,这才对他看不上眼。

    既然狄家都已经没了,他总不能继续抱着这种沉重的心情去过日子啊。仇恨只要记下来就行了,没有必要写在脸上。还有那甄蔓喜欢什么人,和现在的他有个屁关系。

    在济国这么多年,此刻的狄九居然无比怀念起当初那些打混明珠城放荡不羁的日子来,他也更想念和他一起打混日子的曲小树,不知道曲小树现在还好不好。

    “咋啦?勾起你的心思了?”潭月玥伸手在狄九眼前晃了晃。

    狄九哈哈一笑,忽然伸手将潭月玥的肩膀搂住,“你说的不错,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像之前一样轻松一点……”

    “喂,别吃我豆腐啊。”潭月玥肩膀一沉,直接将狄九的手摆脱开。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现在可只有我一个看门的了。”狄九心情好了很多,他有些感激潭月玥。既然活着,就应该轻松一点。

    潭月玥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狄九,“你之前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应该是假装的吧?这才是你的本性是不是?放心好了,我不会扣你工资的。现在你趁机吃了我一下豆腐,狐狸又不在,那你帮我一个忙吧。”

    “什么忙?”狄九问道。

    “我今天要参加一个朋友的舞会,只是我今天事情太多,你能不能帮我去一趟,你就说是我……”

    潭月玥还没有想出好的理由之时,门口再次进来两个人。

    只是这两人都戴着墨镜,不正面仔细看,还真不一定能看的出来。

    这两人一进来,狄九就认出了两人是谁。正是时锦姗和她背着的男子,他脸色立即就有些不好看起来。

    当时他可是救了那男子一命,事实证明他是好心没好报。时锦姗刚走,他就差点被寻仇的人干掉。或者说如果不是他的狄氏七刀的第一刀练成了,他已经被干掉。

    脸色很是不好看,狄九心里也是在疑惑,那男子的子弹是他取出来的,这才多久时间?这男子居然能够自己行动了,可见这家伙是多么强壮。

    “你没事……”时锦姗看见狄九的瞬间,就惊喜叫了起来,随即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语气不妥,赶紧止住了话。

    狄九的脸色更是难看,看样子这女人根本就知道自己的危险,当时居然一点也不提醒。

    “斐启见过恩公,多谢恩公救命之恩。”男子脸色苍白,行动之间却还算是迅速。说话间,更是双手抱拳,躬身施礼。

    狄九还没说话,潭月玥就捂着嘴咯咯一笑,“你是古代穿越来的吗?怎么酸的这么厉害。”

    斐启正色说道,“我斐家家训传承,救命之恩当性命相报,恩公有什么需要我斐启做的,我斐启绝不推脱。”

    如果不是潭月玥在一边,斐启甚至将因为他可能给狄九带来危险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感受到斐启不是那种恩将仇报之人,狄九的暗自点了点头,他最厌恶的就是白眼狼。济国明奕王邬霸湖,那就是最典型的白眼狼。可惜他老爹太过相信邬霸湖,而他曾经单纯的和一张白纸一般,除了想要武根就是想要女人,要不就是整天在明珠城横行打混,哪里想得到自己五个哥哥之死是邬霸湖干的?

    似乎感受到了斐启的真诚,潭月玥也没有再笑,而是问道,“狄九怎么救了你?”

    斐启并没有回答潭月玥的话,而是询问的看着狄九。

    狄九呵呵一笑,“我帮他做过手术,这位是我的老板。”

    听到狄九的话,斐启才正色说道,“之前我重伤,是狄医生帮我开刀,然后救了我一命。”

    在斐启看来,狄九做的事情,自然会告诉潭月玥。

    “你还会开刀?”潭月玥疑惑的上下打量着狄九,她以为狄九在这里上班的主要作用就是看看门店,打扫一下卫生,仅此而已。再说现在的潭杏堂也不具备开刀的条件啊。

    “对我来说小手术而已,我高考失败,遇见了一个非常牛的师父。据师父自己说,他可是华夏第一隐医,任何医院不能治疗的疑难杂症,我师父都是手到擒来。我师父的本事,我基本上都学过来了。你说青出于蓝,也没错。”狄九随意的张口就来,他又回到了当初明珠城混日子口无遮拦的时候。其实他也没有说谎,济国几个教过他的大医师,现在的医术应该都不如他。

    被潭月玥开解后,他整个心情都轻松下来了。既然活着,就不要太压抑自己,比起刚刚到这里一心想着尽快回去干掉邬霸湖,此刻狄九的心态彻底不同了。

    “你这么吹牛,不是想要泡我吧?我是燕大武学院的学生,你可真有胆量啊。”潭月玥惊诧的看着狄九。

    狄九嘿嘿一笑,“你距离我喜欢的女人还差了那么一两点两三点……”

    “脸皮真够厚的啊。”潭月玥嗤笑道,真个燕大武学系容貌能胜过他潭月玥的,只有一个曾北紫。

    “狄医师的医术的确是惊人,我从未见过比他医术更好的医生。”一边的时锦姗非常认真的说道。

    “你医术真的很好?”潭月玥反而有些不大确定了,再次上下打量狄九。

    狄九一摆手,“这是没有疑问的,说一下你让我去什么地方吧。”

    潭月玥反应过来,“你学过医那实在是好不过,有人问你,你就说刚刚从杜克大学医学院回来的,记得说是我表弟。”

    潭月玥说完,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盒子和一张请帖。之前她差点被狄九的吹牛惊住了,还好反应了过来。可以想象,这人不知道骗过多少女人。这人要是医术真这么好,会在这里看门?

    “今天晚上帮我将这个礼物送给苏莜,祝她生日快乐。我爷爷来洛津看朋友,我有点急事要去我爷爷那里,小莜知道我去做什么的。没有人问你,你不要多话,等礼物送了随便吃点东西就可以回来了。记得啊,今天晚上八点彼河会所。”潭月玥一口气将话说完,又将东西塞到狄九手中,根本就不等狄九拒绝,就对狄九说了一个拜拜,几步就跨了出去。

    狄九很是无奈,只能收起东西,谁让自己是打工的?自己明明比潭月玥要大,还要做她的表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