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乐虎国际国际 > 六宫凤华 > 第九十一章 好友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莲池书院里的夫子们,每人都有供休憩的屋舍。

    俞皇后也不例外。

    俞皇后的屋舍和顾山长的屋舍相邻,屋舍里的陈设也相差无几。雅致简洁,除了必要的桌椅床榻梳妆镜之外,别无长物。

    玉乔芷兰笑着捧来食盒:“皇后娘娘,这是御膳房送来的午膳。”

    玉乔和芷兰俱是俞皇后当年的陪嫁丫鬟,如今皆已年过四旬,是椒房殿里的掌事女官。

    她们伺候俞皇后多年,深悉俞皇后的性情喜好。每次到莲池书院,都是她们两个近身伺候。

    俞皇后上了半日的课,正觉饥肠辘辘,立刻笑道:“现在摆膳吧!”又吩咐道:“玉乔,去请娴之过来和我一起用膳。”

    玉乔笑着应了。

    俞皇后和顾山长自幼一起长大,情谊深厚。莲池书院是俞皇后创设,真正管理庶务操心劳碌的却是顾山长。

    俞皇后每个月来三日,常和顾山长一起用膳。

    没想到,这一回顾山长却言语推脱:“我这里午饭已经摆好了,就不去叨扰娘娘了。”

    玉乔陪笑道:“娘娘特意吩咐奴婢前来相请。山长若不去,只怕娘娘心中不快,会发落奴婢。恳请山长怜惜奴婢一回。”

    这是笃定了她心软。

    顾山长嗔怪地瞥了玉乔一眼,叹了口气,到底还是应了。

    ……

    御膳房里送来的午膳,共有八道菜肴,色香味俱全,远非莲池书院里的饭食可比。只其中一味葱烧海参,已是难得的珍馐美味。

    做了多年的中宫皇后,再如何简朴低调,衣食也比常人讲究得多。

    顾山长既来了,也不客套,在俞皇后的对面坐了下来。

    俞皇后亲自为顾山长盛了一碗粳米饭,亲昵地笑道:“我特意吩咐御膳房在米饭放了些红豆。”

    她自小就爱吃红豆米饭。顾家厨房里常年备着煮熟的红豆,厨子总会单独蒸上一碗掺了红豆的米饭。自离开顾家住进书院后,这份特殊待遇自然就没了。

    俞皇后每次来,总不忘带红豆米饭。

    顾山长目中闪过一丝复杂,默默接过碗。

    菜肴美味,红豆米饭软而香甜。连着吃了两碗,顾山长才放了筷子。一抬头,就见俞皇后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仿佛椒房殿里的争执从未有过。仿佛她们之间从无隔阂。

    就像昔日坐在闺房里闲话一般。

    ……

    “娴之,今日我问了学生,女子为何读书。”俞皇后兴致勃勃地说起了今日上课的情形,谢明曦的一席话,被一字未露的学了一遍。

    上了一上午的课,亏得俞皇后半字不漏,记得这般清楚。

    顾山长听了之后,也颇为动容:“这个谢明曦,确实机智多才,胸有沟壑。胆子也大得出奇。”

    “是啊!我已多年没见过敢在我面前畅所欲言的人了。”

    俞皇后一语双关,别有所指。

    然后喟然轻叹,目中闪过怅然:“人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总会失去另外一些。谁也不能例外。我虽为皇后,也未能事事顺心。”

    顾山长抬眼,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这算是向我解释为何压下替考之事?”

    俞皇后哑然片刻,无奈一笑:“娴之,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只是,我也有我的苦衷。这些年,我这皇后之位看似安稳,实则波涛暗涌。”

    “李太后对我挑剔之极,处处以孝道相逼。”

    “我身为儿媳,天生便矮了一头。有时不得不忍气吞声,稍稍退让。此事不大不小,若闹腾开来,皇上自会站在我这一边。”

    “只是,李太后折了颜面,必会记恨于心。日后不知要寻我多少麻烦。”

    “我退让一步,她便要在其他事上稍稍退让。也算是变相地还了这个人情。”

    “宫中行事,便是如此。你在书院多年,心性依旧正直单纯,看不惯我这般行事。只是,我也有我的苦衷。”

    她和李太后之间的角力,时有输赢。说到底,还是要看建文帝向着谁。

    夫妻之情,日渐稀薄。要细心维护建文帝对她的感情,要巩固自己的皇后之位,这其中所消耗的心力之多,无法用言语细述。

    谢家替考的丑事,对莲池书院来说是令人憎恶的丑闻。对一个皇后而言,却已不算什么大事。

    至少,不值得她这个皇后为此和李太后翻脸,不值得去考验建文帝对她还剩多少感情。

    ……

    看着俞皇后眼中露出的落寞,顾山长心中微微一痛。

    “莲娘,”顾山长低声喊着好友的闺名,声音中流露出些许愤慨:“他怎么能这样对你?当年,他是那样喜欢你。为了你,和李太后闹翻,坚持要迎娶你为妻。成亲时,立誓要一心待你。”

    “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是啊!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那个深爱她的男子就悄然变了模样?

    俞皇后目中迅疾闪过一丝水光,将头转头一旁。

    顾山长鼻间微酸,伸出手,轻轻放在俞皇后的手上。

    默默无言的安慰,令俞皇后心情好了许多。她很快转过头来,展颜一笑:“罢了!不说这些。”

    “娴之,我很喜欢谢明曦。看着她,就像看着年少时的我一般。这个门生,我定要好好栽培。”

    顾山长故意笑道:“这可不行。我也颇喜爱她,打算让她继承我衣钵呢!”

    两人相视一笑。

    因分歧而起的不快,就此散去。

    顾山长笑着说起了昨日趣事:“……昨日董翰林上课时,六公主睡着了。董翰林被气得不轻,一散学便跑到我面前来告状。今日六公主在课上表现如何?有没有偷偷打瞌睡?”

    俞皇后挑了挑眉,淡淡道:“非但没打瞌睡,还听得颇为认真。”然后,不无揶揄地补充一句:“只不知听懂了多少。”

    顾山长哑然失笑:“六公主倒是心思通透。”

    董翰林的课上打瞌睡无妨,俞皇后亲自授课,自然要端正态度。

    俞皇后并未多说六公主,反而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山长一眼:“些许小事,董翰林也要跑你面前告状吗?”

    ……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