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兔子必须死 > 第93章 一堆什么玩意?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不过最吸引秦寿注意力的是那只人立而起的小家伙,这家伙全身绿油油的,光头,大嘴巴,背后还背着一口大黑锅!秦寿仔细看看,顿时哑然……那不是锅,竟然是个如同黑锅一样的龟壳!也难怪秦寿觉得那是黑锅,龟壳两边还有两个方便提拉的提手……

    秦寿顿时乐了,见过出生带玉的,带棍子的,还有他这种自备胡萝卜的,但是出生背着一口大黑锅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是老天爷怕他这辈子太寂寞了?还是怕这孩子饿死了?

    不过那乌龟却显得十分高冷,根本不搭理秦寿,秦寿也不搭理他。

    就在这时,从另外一个方向走来三人,三人直接站到了台上,秦寿将目光挪到那三个人身上,这一看,秦寿打了个激灵,忍不住叫道:“小胖墩,这三个超龄了吧?”

    龙槐抬头看去,只见秦寿指着的三个人清一色的两米二八大高个!三个光头,一脸的凶神恶煞的样子,长的也差不多,应该是三胞胎!三个凑到一起,简直就跟黑帮聚会似的!更要命的是,这三个家伙的兵器也是离谱,一人背着一条青铜人腿,另外一人背着一条青铜人手,最后一个倒是没有背腿或者手臂什么的,而是直接在腰间别了个人头,人头下面连着脊椎骨,脊椎骨在那人腰间盘了一圈,如同裤腰带一般。

    更诡异的是,那人头眼珠子还带动的,看到秦寿和龙槐看他,那玩意还对两人咧嘴笑了笑,看起来极其诡异!

    龙槐摇头道:“没超龄,那是鲲族三杰,今年才八千岁,按照鲲的寿命来算,也就刚戒奶而已。跟你们是同龄人……”

    秦寿一听,两眼一翻,心中骂道:“同龄人……同龄你妹夫啊!我们这一支子往上数,数到猴子那一辈,也才五千年好么?”

    不过转念一想,按照傻兔子的寿命算的话,秦寿是他们祖宗才对。

    于是,秦寿再看那三个光头的时候,目光也变了,刚开始是看祖宗,现在是看孙子……

    “大哥,那兔子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魁二对魁一道。

    魁一道:“别说话,出门的时候父亲说过,少说多做,说多了显得傻……”

    魁三跟着点头道:“对,别那么大声,咱们偷偷的说。省的吓跑了那兔子,晚上咱们找机会炖了他!”

    魁一道:“对!”

    三个家伙看表情像是在偷偷的低语,但是那破锣一样的嗓子一开口,声震五里!

    秦寿下意识的捂住了两个大耳朵,却悲催的发现,他竟然听的清清楚楚!心头大骂:“这三个傻子哪来的?有这么偷偷背后议论人的么?这是偷偷么?这是拿着扩音机吼好么?真当他是聋子么?”

    龙槐摇摇头道:“兔子,你别介意,鲲这一族从古至今都是量产傻子的地方,尤其是未成年的鲲,基本上都不带脑子的。”

    太太乐也道:“我也听我爸妈说过,鲲这一族的确是这样,只有成年后,修炼有成了,脑子才会变得灵光起来。若是化为鹏,那就精明的跟鬼似的了……”

    龙槐点头。

    秦寿这才明白,原来这三个真是傻子!

    谁也没看到,听着身后未来弟子们的议论声,文曲星脑门上都是冷汗,嘴唇都在哆嗦……心道:今年收的都是些什么玩意?!

    稳住了心神,文曲星缓缓转过身来,淡淡的道:“秦寿、太太乐,你们两个过来!”

    听到这话,秦寿果断往后退了一步,太太乐傻乎乎的站在原地,还应了一句:“先生,怎么了?”

    龙槐朗声道:“根据文苑的规矩,迟到是要吃板子的。”

    秦寿一听,眼睛顿时亮了,眼珠子一转,果然看到了边上有个桌案,桌案上放了七根戒尺!

    韭菜一听,顿时急了,叫道:“还要打我?不行,不行!你们不能打我,我可是凤凰族公主!”

    文曲星摇头道:“入了文苑,就要遵守文苑的规矩,满天神佛到这里犯了错,都要吃板子!谁都不能例外1否则,都自恃身份乱来一通,岂不是乱了套了?龙槐,拿戒尺来!”

    听到这话,秦寿暗自摇头,他敢发誓,文曲星这货绝对是在吹牛逼!满天神佛到了,他吃板子还差不多!不过此时此刻,文曲星最大,他怎么吹都行。秦寿选择闭嘴观望……

    “是,先生!”龙槐躬身行礼,恭敬的领命,一举一动无不充满了严肃,纪律感。

    第一次,在场的所有人感受到了文苑和家里的不同之处。

    大头孩子吓的缩了缩脖子,小女孩更紧张了,黑乌龟没吭声,小牛头低头看脚趾,鲲族三兄弟则……抱成了一团,瑟瑟发抖……关键是,三个家伙还掏出了兵器,一副你打我我就跟你拼命的架势!

    没错,这三个最壮的家伙,已经快吓哭了……

    众人看着这三个家伙,一阵无语,嘀咕道:“白长那么大个了!”

    太太乐也是一脸的惊慌状,她倒不是怕疼,而是觉得丢人!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板子,更何况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太太乐想到自己迟到的原因,心头大骂:“死兔子,我恨你!”

    阿嚏!

    一声喷嚏声忽然响起,将这紧张的气氛打断了。

    “谁在骂我……咔吧咔吧……”一个声音响起的同时伴随着什么东西被咬断的声音。

    众人一愣,下意识的看过去,只见供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兔子,手里还抱着一根板子,然后就那么张嘴闭嘴的将板子给啃了……听那嘎巴脆的声音,仿佛是在吃脆骨似的。

    学生们集体懵逼了,世界上还有这种操作?

    魁二道:“那板子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魁三道:“要不我们也试试?”

    魁一:“闭嘴,少说多做!晚上吃!”

    魁二、魁三:“大哥英明!”

    众人:“……”

    “这兔子怕是没被打过……竟然敢挑衅先生的威严。”龙槐嘀咕道。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