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乐虎国际国际 > 威武不能娶 > 第三百七十一章 人自醉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万寿园地方不小,在名册上的姑娘又不是彼时相熟、站在一块说话的,因而珠娘只能一个一个观察。

    她最先寻到的就是许寺丞的姑娘。

    只看模样,小姑娘很是娇俏,笑起来甜甜的,挺讨人喜欢的。

    珠娘悄悄观察她,还未看出端倪来,这边王玟与纪致茗的交锋就吸引了附近姑娘们的目光。

    不少人都围过来,有人静静看着,有人交头接耳低声与身边人说道,许姑娘的反应却是另一种。

    许姑娘的眼睛亮极了,虽没有在肢体、言语上表现出来,但她的眼睛透露了她的心境。

    她希望王玟那儿闹得更大些。

    不只是口舌交锋,最好能动上手,等金安菲下场了,她眼中的期待和兴奋越发明显。

    珠娘见状,暗暗摇头。

    大伙儿都喜欢看热闹,这无可厚非,可许姑娘太热衷了些。

    也就是事情与她无关,但凡能插上一句嘴,以她的性情,少不得掺合进来,煽风点火。

    而皇家选皇子侧妃,最要不得的就是这样“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最后弄得乌烟瘴气,谁都不舒坦。

    因着人都围过来了,珠娘在其中看到了贾婷。

    年前圣上提到几位侧妃人选时,珠娘和向嬷嬷一道都打听过,彼时最出挑的就是贾婷了。

    若没有上元那夜的意外,只要在面见皇太后时不出岔子,十之八九,贾婷已经被指给三殿下了。

    可,到底出了那么一桩要不得的事情。

    京中传言虽没有坐实贾婷出事,但彼时参与其中的孙恪是一清二楚的,他亲眼看到贾婷被送到顺天府,自也不会瞒着皇太后。

    边上也有姑娘注意到了贾婷,有人惊讶,有人诧异。

    有与贾婷熟悉些的,问道:“你怎么来了?我以为你不来呢。”

    “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不来,”贾婷笑了起来,神色十分坦然自若,“我要是不来,岂不是叫你们担心吗?”

    贾婷有好些时日没有出府露面过了。

    割去身上的痣时,她的确是心一横,咬着牙动手的,哪怕是痛得几乎厥过去,贾婷也没有后悔与犹豫。

    彼时,她不得不那么做。

    伤了那么一处,休养也费了她不少时日,后来虽说伤口愈合了,但走路时依旧不顺畅。

    好在,内宅姑娘家,几个月不出门,也不会叫人惊奇,但若是七月会都不来,兴许又会被人猜测一番了。

    贾婷如今最盼着的就是把自己从上元的流言里摘得干干净净,便转了话题:“我刚过来,先前又是因着什么事儿闹腾了?我好似看见王玟了,去年也是她闹吧?”

    此话一出,便有人解释之前状况,倒是再无人追着贾婷问了。

    再者,贾婷看起来不像是出过事的样子,一举一动都与从前无异,很是淡然。

    珠娘不由多看了贾婷几眼,比起许姑娘,贾婷的确出挑多了,旁的不说,只这“装腔作势”的模样,就比很多人高出一筹了。

    “装腔作势”绝不是贬低,珠娘在宫中多年,见多了主子们的起起伏伏,不管真实处境、心情如何,表面功夫是一定要出众的。

    连“装”都装不好,就不够看了。

    这么一想,珠娘越发可惜。

    四周看了看,珠娘没有找到工部都水清吏司郎中姜大人家的姑娘,反而是一个错身,险些与明州同知赵大人的孙女撞到一块。

    赵同知是京城人士,他的求官路不算顺,年轻时几次落榜,好不容易中了,又迟迟等不到京城的空缺,最终收拾了包袱去了明州府。

    从九品的知事做起,奋斗到了现在,小孙女都能说亲了,他总算爬到了五品同知。

    以他的资历与年纪,再熬几年,最多升任知府,继续攀升怕是无望了。

    赵同知外放明州府,身边带了一房儿子,其余家眷都留在京中。

    赵知语就是从小到大在京城长大的,因着赵同知不在京中,赵家也没有其他官身,她虽是官家女,但与其他官家女往来很少。

    两人险些撞个满怀,赵知语怔了,珠娘反应快些,赶紧福身赔礼。

    “是我不小心,不怪你。”赵知语道。

    珠娘试探着与赵知语搭话,说道了几句,她心里渐渐有了高低若是矮子里头拔高个,赵知语还算是个头高的那一位了。

    前头的这些动静传不到后园。

    乐成公主与她们行了一阵酒令,输多赢少,吃了不少酒,微醺靠坐着,半垂着眼帘,似是在听边上人说话,又似是什么都没有听。

    寿安知道公主出神,也不打搅她,只嘀嘀咕咕与顾云锦说话。

    “要是没有受伤,你要雕个什么样的花瓜?”

    许了婆家的姑娘,逢七夕时,都会备些花瓜、巧果送去,只因顾云锦伤着手,安阳长公主特特使人来嘱咐过,叫她省了这事儿,安心养伤要紧。

    顾云锦一怔,瞥了眼右手。

    她其实并未细细琢磨过,毕竟蒋慕渊不在京中,她雕什么炸什么,等蒋慕渊回来,也都瞧不见了。

    仅仅只是给长公主看一眼的,中规中矩的就可以了,所以她没有提前准备,哪晓得伤了手,这事儿也省了。

    此刻叫寿安一问,顾云锦的脑海里不由想着,若是给蒋慕渊看的,她又会雕什么呢……

    顾云锦今夜也饮了些果酒,虽不醉人,叫夜风一吹,思绪也有那么一点儿飘。

    歪着脑袋,顾云锦柔声道:“可能是一把伞吧……”

    是前世头一次相遇,蒋慕渊让寒雷交给她的那把伞;是十年后她命不久矣,白云观里蒋慕渊给她撑着挡雪那把伞;是今生重来,同样的湖心岛、同样的大雨,没有再通过寒雷,蒋慕渊亲手给她遮雨的那把伞……

    想起那些片段,顾云锦的唇角一点点上扬,笑容从眼角眉梢溢出来,带着满满的欢喜。

    寿安不知“伞”的故事,想要问一句,但见顾云锦的神情,她终是没有问。

    “酒不醉人人自醉”,应该就是她此刻看到的这幅模样吧……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