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见父亲变了脸,辉哥立马就反应过来了,赶紧的补救啊;“对了,孩儿的龙袍穿起来比较麻烦,孩儿先去,父亲再陪母亲坐会儿吧。

    丫蛋,过来,帮我更衣。”

    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误,辉哥还顺带着帮父亲清除掉一个碍眼的丫头。

    丫蛋一听帮着穿龙袍,精神立马就紧张起来了,麻溜的就跟着走了出去。

    “我也过去看看。”见辉哥这熊孩子,关键时候反水,还把自己的护身符丫蛋给弄走了,心里一慌起身就像逃。

    薛文宇哪容得她得逞啊,伸手拽着她的手,稍微用点力一带,人就坐在他腿上了。

    “干神马,放开我,大白天的。”牧莹宝慌兮兮的挣扎着。

    不成想她越挣扎,人家抱得越紧。

    “小牧,你慌什么慌,为夫再想得到你,也断然不会混蛋的在这里要了你的啊。就抱一会儿而已,不行么?”薛文宇看着怀中慌乱的人,又好气又好笑的在她耳边低语。

    真是的,以前她挑衅自己的时候,亲自己的时候,可是大方的很呢,一丁点小女子的羞涩都不曾有的。

    薛文宇此刻心里只有喜悦,知道她如此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心里,也有自己了。

    “就只是抱抱?”牧莹宝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闻言傻傻的冒出来一句。

    薛文宇就看着她笑;“哦?不然呢?对了,你这么一提醒啊,我忽然想到,咱还可以做点别的。”说罢,用手捏着她圆润的小下巴,就吻了下去。

    牧莹宝心里暗骂自己蠢到家了,想扭头躲避,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脑袋竟然不听使唤,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俊脸越来越近,然后……。

    好吧,她承认自己也没出息,这也算是沉沦美色了。

    “呜呜。”吻着吻着,仅存的一丝冷静让她再次挣扎。

    亲亲就亲亲呗,这手就不能安分点,往哪摸呢!

    关键吧,他那手摸到浑圆之处吧,他还不好好的摸,好像鉴别皮球弹性似的,抓了松开,松开又抓。

    牧莹宝觉得,得亏自己这是在古代,身上那挂件儿是真材实料的,还有就是冬天穿厚实了些。

    这若是在现代的话,隆的假的,几下子就被他捏爆了不可。

    一急眼,牧莹宝就咬了他一下。

    薛文宇疼得就嘶的一声,也正是这一声,让牧莹宝想起来,不能真咬,这若是咬坏了,等下他出去让外人瞅见,不一定咋想呢。

    于是,赶紧松了口。

    “我就知道你心疼为夫,怎么舍得真咬。”他抬起头不无得意的说到。

    “去你的,我这不是怕咬坏了,你出去被人笑么。”牧莹宝没好气的回应到。

    这时,薛文宇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应该是好几个人,想起等下的正事儿,这才不甘心的松了怀中之人,任由她起身。

    牧莹宝离开他,就故作镇定的去菜板那边,心不在焉的整理食材去了。

    听着开门声,还有外面的人跟薛文宇交谈,这才确定某只饿狼确实出去了。

    院子里的是,商小虎洛逸、还有樊普常陶清源等人都过来等辉哥一起去御书房与宗首议事呢。

    商小虎看着这爷俩一起从厨房这边出来,心里这个遗憾啊,以后恐怕更加没机会吃夫人做的好菜了。

    而那洛逸呢,来的时候比别人迟了片刻,只看见薛文宇一脸春风得意的从厨房走出来。关门的时候,他还看见里面背对着门的那个女子。

    洛逸以为这么久了,自己的已经接受这个结果了,已经习惯了。

    但是此刻,他心里很是难受,才知道自己的承受能力如此的差劲。

    跟她,再也没机会,再也没可能了!

    其实,他何尝不是知道,所以,上午辉哥封他为护国左将军的时候,他没有拒绝呢。

    受封后,洛逸一直在心里问自己,之所以接下这个左将军的封号,是为了辅佐新君报恩呢?还是为了能留在京城,能离她不远,能有机会看到她?

    然而,洛逸悲催的发觉,自己并无法确认真正的答案。

    这也正是洛逸痛苦的根源,就仿佛听到她一脸笑意,嘲讽的质问自己,重新给你选择的机会,你会怎么选?

    “曾祖父,你在想什么好事儿呢?”辉哥发现曾祖父那一脸难掩的笑意,好奇的问。

    陶清源示意他走近些,微微俯身对他说;“当然是好事儿了,照你父亲眼下这个进度来说,想必用不了多久,你就做哥哥了。”

    辉哥听罢,想起这话前些日子,曾祖父好像也说过。

    辉哥发觉,自己听了,心里怎么好像不是实打实的欢喜呢?

    明明很希望父亲母亲做真的夫妻呢,怎么听到曾祖父提到他们以后会有孩子,自己心里有点发闷呢?

    “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呢?”陶清源并未觉察到孩子的异常,低声又问。

    “只要是母亲生的,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我都喜欢。”辉哥努力的让自己笑着说出有些言不由衷的话。

    就只是这么一小会的功夫,辉哥自己就找到答案了。

    这是怕父亲和母亲有了他们自己亲生的孩子之后,对他就不会像以往那般了。

    真是那样的话,他做了皇上又如何呢?还不是可怜的孤儿一个!

    “走吧。”薛文宇很快的就换好官袍,走出了东暖阁招呼着。

    刚刚在餐厅里,得到了那么短暂的片刻的福利,真的让他心情大好。

    当然也注意到洛逸忧伤的眼神,不过呢,现在的薛文宇对这位洛将军没有了幸灾乐祸,有的只有同情。

    薛文宇在庆幸自己亡羊补牢为迟不晚,最终没有错过的同时,也是很佩服那个她的斩钉截铁的处事风格。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现在面对着洛逸的时候,没有纠结她与他在幽城曾经也算是亲密的相处过。

    薛文宇心里很清楚,自己真若是要钻那个牛角尖,那么她恐怕也不会接受自己。

    “母亲,儿子去御书房了。”辉哥临走的时候,在厨房外对着里面打着招呼。

    “嗯。”牧莹宝简单的回应。

    辉哥一行人往外走,走在最后面的陶清源,看着前面那位孙女婿,忍不住在心里叹口气。

    哎,看样子得尽快找个机会跟这小子谈谈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