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乐虎国际国际 > 香爱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正的男人味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呃,好吧,我忘了你是宇宙级别的学霸和一整本大英百科全书。

    总之呢,你知道就更容易解释了,嗅觉的问题,又是神经又是大脑的,很复杂不说,还一点都不紧急。

    甚至不像过敏性鼻炎那样会有症状,也不痛苦。

    所以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特别有效的治疗方式。

    耳鼻喉科顶尖的科研力量呢,是希望通过人体干细胞的研究,来完成嗅觉神经的再生。

    干细胞治疗技术现在也是在逐步成熟,只是还没有应用到治疗嗅觉缺失上来。

    但就算这项研究取得了成果,耳鼻喉科也解决不了嗅神经和大脑中枢神经感官能力连接的问题。

    换句话来说,不是我不想治,而是之前在国内专家会诊的时候,相关科室的专家就说我的嗅神经很可能已经坏死了。

    这样的情况,以目前的医学水平,是还没有办法实现整个嗅神经系统重建的。

    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而且,我也没有可能要求,像谭女士那样,要为人类更美好的未来而进行生物和医学研究的顶尖科科学家,放着艾滋病、癌症这样会死人的绝症不管,优先去研究我一个不痛不痒的嗅觉失灵。

    医学也是有医学的规律的,人类医学肯定不会停止向前发展的脚步,但也都是一项一项慢慢来解决的,也一样有一个轻重缓急的问题。

    如果我自己还有最基本的嗅觉的话,我倒是可以为嗅觉缺失症的治疗做一些新的尝试。

    可惜呢,我根本就没有条件去让自己成为一个嗅觉方面的医生。

    连我这种已经嗅觉失灵的人,都没有想说要不顾一切去研究嗅觉缺失。

    这大概也是anosmia至今都没有有效治疗方式的主要原因之一吧。”醋谭给尤孟想交了一个实底。

    失去了嗅觉,要说醋谭没有遗憾,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可是有遗憾又怎么样呢?

    人生在世,谁能没有遗憾?

    即便没有过去六年的“心理磨砺”,醋谭也早就想明白了这一个道理。

    她从小就知道,美梦和噩梦之间,就只有一线之隔。

    醋谭没有办法开口说话的那半年,梦的主宰者一直如影随形,从一开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以为是美梦,到后每每都会让醋谭惊醒的噩梦。

    “梦的主宰者”摧残着醋谭的心理,也促成了醋谭的心理有了毁灭式的成长。

    醋谭从来都不是那种什么都想要的人。

    如果真的有梦的主宰者,真的能通过上交一种感知世界能力的方式,帮她改变最想改变的,得到最想得到的。

    可交换完之后,又有能保证自己不会后悔呢?

    人生,有舍才有得,这个道理,醋谭从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懂了。

    “你自己都说,会诊的结果是可、能、已经坏死了。那也有可、能、是没有坏死啊。你去医院看一看,总归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尤孟想抓重点的能力,是醋谭望尘莫及的。

    “嗅觉缺失症没有特别显著的治疗途径,但也并不一定是永久性的。

    如果我的嗅觉缺失是临时性,而非永久性的话呢,它自己就会慢慢恢复的。

    我也是有期待过的。

    可是呢,六年都过去了,我的嗅觉失灵的问题,一点起色都没有。

    这基本上就代表已经没有可能再恢复了。

    我都已经习惯了,而且我也接受了现实。

    我自己都真的没有在介意了,你这么在意干什么?

    你不觉得我当牙医也挺好的吗?

    比起创造怡人的香味,打造迷人的牙齿,是更加有意义的事情吗?”醋谭试着安慰尤孟想。

    书房的气氛有点诡异,明明失去嗅觉的那个人是醋谭。

    但心情跌落到谷底,怎么拉都拉不上来的那个人缺失尤孟想。

    醋谭还要反过来因为自己是去嗅觉的事情,安慰尤孟想。

    “有什么好的,你从小醋哥和谭姐对你就没有要求。

    醋哥那天和我说,他们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你能够无忧无虑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刚好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你选择口腔医学,应该无奈多过于喜欢吧。

    可能,我们的成长环境最类似的地方,就是什么也不缺。

    越是这样,就越不容易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和事。

    这也是为什么,在你出现之前,我妈妈都觉得我以后是要看破红尘的。

    可能我的眼光也比较高,真正能够让我感兴趣的人不多,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够在你失踪之后,坚持这么多年。

    我知道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有多难。”尤孟想第一次提起他和醋文胜的那次单独谈话。

    “你还和我们家醋先生说了什么啊?”醋谭很是好奇,之前问尤孟想是怎么搞定自己老爸的,尤孟想都笑而不语。

    “我们男人之间的对话,就不和你一个小女孩分享了。”尤孟想点到为止,不打算再说更多。

    “你个小dd还好意思叫我小女孩,要叫小姐姐知道吗?”醋谭又开始摆姐姐的架势。

    “叫小姐姐可以啊,但是你叫我小dd都是第一个字母缩写,我也叫小姐姐的第一个字母缩写吧。”尤孟想回答得云淡风轻。

    小姐姐的第一个字母缩写是什么?

    醋谭想了一秒钟之后,就很想打尤孟想一拳。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尤大病号现在简直是有恃无恐啊,他是想要叫自己小jj?

    “有本事不要说什么叫第一个字母缩写,倒是直接叫出来给我听听看啊!”醋谭举起一只手,做了一个打人的准备动作。

    “你才舍不得打我呢。”尤孟想直接无视了醋谭的拳头。

    无视完了之后,还开始变本加厉。

    “小姐姐,你难道不想知道小dd成年之后闻起来的味道会不会和初中的时候不一样吗?你难道不好奇真正的男人味是什么味道吗?”尤孟想之前一直忍着,没有和醋谭深入探讨她嗅觉缺失的问题。

    但既然已经开诚布公地说出来了,他不可能不带醋谭去试一试就这样直接放弃。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