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准备好了吗,好了的话,我现在就带你过去。”林诗雨想笑,她可不相信叶无敌会设计什么衣服。

    就他那点心思,林诗雨早就猜透了。

    “我说林大美女,你笑什么啊?”叶无敌内心小鹿乱撞,面子上却装的风轻云淡。

    这就跟打仗一样,不能两军还没交战,就先输了气势啊。

    林诗雨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在笑,你等会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丑的。要不要再想想,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的。”

    叶无敌大手一挥,“不后悔,我叶无敌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两个字。”

    “那好,走吧!”林诗雨懒得跟他争辩,这种人,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不死心。

    林诗雨一转身,叶无敌就急的直搔脑袋。

    完了完了,这下牛皮吹大发了,这可怎么收场啊?

    “你在干嘛?”林诗雨听到身后的响声,下意识转身。

    叶无敌在她转身前一秒又恢复了那副假装自信的样子,“我在想应聘成功后我该怎么庆祝呢。”

    林诗雨嗤笑一声,“吹。”

    应聘室门口。

    走廊两侧坐了好多人,一个个神色紧张。

    一身粗布衣衫的叶无敌和这些穿着西装革履的人比起来,就好像一只羊驼闯进了羊群一样,特别显眼。

    “那边有简历表,你去填一下,然后将简历表从那个小窗口递进去。等轮到你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叫你的。”

    林诗雨说完,转身要走。

    叶无敌忙将她拉住,“我说林大美女,这怎么这么多人啊?”

    “兰瑞是华夏国内最优秀的服装公司,每天有成千上百的人挤破脑袋想进入兰瑞,甚至有很多国外的设计师专门跑来应聘。”能成为兰瑞的员工,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光荣。

    可这些至高无上的荣誉只会让叶无敌觉得自己的机会越来越渺茫了,“那……你们到底招多少设计师啊?”

    林诗雨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那还好,自己的机会还能多一些。

    林诗雨摇摇头,“一个。”

    一个!!!

    叶无敌直接傻眼了,这么多人,竞争一个位置,而且人家都是什么博士啊硕士啊海龟啊,有的人拿奖拿的手都软了,自己拿什么和人家竞争?

    不面试了,这还面试个啥啊。

    “怎么,还没进去呢就认输了?”林诗雨似乎早已料到,一副“我看你也就这点本事”的表情。

    叶无敌自个儿刚才把牛吹的那么大,现在下不来台了,也不能怪人家林诗雨挖苦。

    不过,他这人就是受不得别人刺激,你越刺激他他越是要跟你证明他能行。

    “谁说我认输了,我是去尿尿。”

    “没认输就好,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啊。”林诗雨不过就是那么随口一说,她可不相信叶无敌真能应聘上。

    林诗雨一走,叶无敌就转身跑到小窗口前,拿了一张简历查看。

    这兰瑞的简历做的和别的公司都不一样啊,工作经验和个人荣誉那两栏占了一半的篇幅。叶无敌随意地瞄了一下,几乎每个人那两个栏目都是写的满满的,可他一个刚从乡下来只会给女人看妇科病的屌丝,哪里来的什么经验和获奖啊?

    但要是不写的话,这第一轮就得被pass了,连进去的机会也没有。

    叶无敌眼珠子一转,脑海里灵光一闪,顿时有了主意。

    真的没有,假的还没有吗,瞎写一通就是了。

    将简历从小窗口递进去之后,叶无敌便找了个空位置坐下。

    “奇怪,大家为什么都看我,是我长的太帅了吗?”叶无敌暗自腹诽。

    他身旁一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嗤笑一声,“喂,你这身衣服多少钱啊?”

    “t恤30,牛仔裤29,鞋子39,我是在广新街的地毯上买的,可实惠了。怎么样,我这身衣服是不是物美价廉啊,哎,你要是想买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地址,你去了只要报出我的名字,那老板还能给你们便宜五块钱呢。”叶无敌本就是个话唠,有人主动跟他说话,他就能“嘚啵嘚啵”说个不停。

    只不过,他这话一说,大家都笑了,叶无敌还以为他们在笑自己会砍价人缘广,也跟着大家笑。

    “喂,这里是兰瑞,你就穿这么一身地摊货跑来应聘,你是脑子被门挤了吧?”四眼男嘲笑他。

    叶无敌明白了,这群人不是笑自己会砍价人缘广,是笑自己土包子呢。

    他即不生气也不伤心,依旧笑嘻嘻的,“诶,那你这身衣服多少钱啊?”

    “8888!”四眼男洋洋得意。

    叶无敌伸手摸了一下,那四眼男跟被蝎子蛰了一下似的,一下子弹跳起来,“你干什么,我这衣服可是很贵的,你那脏手别把我的衣服弄脏了。”

    面对四眼男的讥讽和嘲笑,叶无敌依旧笑嘻嘻的,“哎呀,还真是,你看我这刚才上了厕所忘了洗手,手上还沾有神仙水呢。我刚才摸你那一下,你衣服上也沾上了吧?回头你去退衣服的时候就跟人家说,我这神仙水可是无价之宝,让他们千万别洗。谁要是有个头疼脑热啥的,就闻一下,保证药到病除。”

    “还有,其实我刚才不是摸你,是你衣服上的牌子掉了,我帮你捡起来了,诺,还你。可要收好了啊,万一弄丢了,回头人家不给你退了,你多挠心啊。”

    “你……你……”四眼男怒气冲冲一把将衣服牌子抓回去,面对周围人嬉笑嘲讽的眼神,他的脸红到了脖子根。

    叶无敌吹着口哨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牙签,十足的痞子气。

    围观人群陆续回到自己的位置,没人再敢招惹他。

    应聘的人被一个接着一个叫进去,出来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垂头丧气。

    “那个女的以前在米国的fashiont干过高管,连她都没应聘上啊!”坐在叶无敌不远处的两个男子窃窃私语。

    另外一个胖点的男子顿时就没了自信,“我看咱俩肯定没戏了,不如现在就走吧。”

    先前说话的平头男也有些不自信了,“哎,你说好不容易盼到兰瑞招聘设计师,就这么放弃了,你甘心吗?咱们那么努力才拿到re的证书,不就是为了能进兰瑞吗?不行,得试一试,不然我不甘心。”

    很快,轮到那个平头男了,叶无敌一直在关注他。

    平头男进去了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那脸拉的,比驴脸都长。

    胖子更是连进去的勇气都没有了,腿肚子直打颤。

    剩下的还没进去的应聘者们受到前面那些人的影响,一个个的都开始惶恐不安了。

    叶无敌十分不理解,不就是应聘个工作嘛,应聘不上就应聘不上呗,至于吓成这样?

    一个、两个、三个,面试突然停下。

    “各位,我们何总临时有点事情,面试不能继续了,你们可以明天再来。”女助理通知完后,转身离去。

    走廊里还没面试的应聘者们竟然齐齐地松了一口气,然后三五成群地离开了。

    叶无敌排在最后,自然也没面试,明天还得再来。

    “叶无敌。”林诗雨急匆匆跑过来,可能是一路奔跑的原因,脸色有些潮红,这白里透红的样子,倒是分外诱人。

    叶无敌忍不住打趣,“林大美女,你想见我给我打个电话就是了,瞧把你累的,我都心疼了。”

    “别贫嘴了,给你打电话你一直关机,你以为我想跑下来啊。走!”

    “去哪啊?”

    “你那宝贝儿子不肯留下来,非要吵着见你,我就说了他两句,他倒好,直接把我们唐总办公室里的鱼缸给砸了。”

    “啊?”这熊孩子,砸人家鱼缸干嘛,那鱼多好看啊。多浪费啊!多奢侈啊!

    “啊什么啊,还不快走?”林诗雨气都没喘平,又得往上跑,但见叶无敌站着没动,不由得催促。

    叶无敌将嘴里的牙签取了,“我不能去啊,我要是去了,这孩子赖上我怎么办?你是不知道,那孩子老说我是他爸,你们唐总是他妈,这要是让别人听见了,对你们唐总影响不好。”

    林诗雨双手叉腰,十分生气,“你想的倒是挺长远的。我告诉你,在鉴定结果没出来之前,叶天跟我们唐总就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你怎么把他带来的,就怎么把他带回去。否则,我就打电话报警,说你故意把孩子丢了,反正叶天现在很粘你,看你到时候怎么跟警察解释吧。”

    小妮子脑子转的够快的啊,叶无敌这次是真的被打败了。

    跟着林诗雨来到唐静云办公室,原本摆放在唐静云办公桌前的鱼缸此刻变成了满地的玻璃渣子,散落的到处都是。

    唐静云和叶天坐在沙发上,唐静云正在帮叶天包扎伤口。

    “臭小子,你要逆天啊?”叶无敌是真来气,你说你熊也该有个度吧,砸人家鱼缸,这特么得赔多少钱啊?

    “叶先生,棍棒教育,是教育不出品格高尚的好孩子的。”唐静云将酒精棉放下,起身挡在叶无敌面前。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