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去京城?

    现在的京城是漩涡的中心啊,闭着眼睛往里跳?

    白思过和紫千豪离开多时,叶长生依旧坐在剑椅上发呆,脑浆却在剧烈翻腾着。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问剑堂至少要蛰伏两年才会发力,毕竟叶家内部也存在很多问题,都需要时间去一一解决。

    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一转眼的工夫,问剑堂竟然面临着生死危机。

    他毫不怀疑紫千豪和白思过的判断,两位庄主绝非危言耸听。

    荣耀联邦的财阀入侵,只是大家看不见却能预见的滔天巨浪,而在此之前,云龙公国的内部将迎来一次洗牌。

    那些处于上层的势力,必将不遗余力兼并下层势力,扩充自己的实力。

    从京城到省城,从省城再到地方,一层层碾压下来。

    他们才是真正的猛兽,他们才是眼前最大的威胁。

    而源头,正是在京城。

    神光堂这次对问剑堂发动的阴谋,身后也有京城权贵的影子,否则不可能在省城拉拢到那么多的官员。

    大概他们没料到问剑堂的反击会如此迅速,而且绕开了省城的势力,所以才被打个措手不及。

    一旦神光堂缓过劲来,势必会发起反击。

    “少堂主,码头出事了!”叶长生沉思之际,一位武士快步走进来,大声禀告道。

    三水镇,叶家的码头上,双方人马刀剑出鞘,针锋相对地对峙着。

    神光堂领头的是两位神情孤傲的老者,身后站着三十多位武士,还有十几个省城的官兵。

    叶家武士这边则是叶向南,身后是红叶山庄和叶家船队的武士,五六十人,还有七八个不知所措的镇里的治安军。

    显然双方之前经过一番打斗,不少人身上带着伤,尤其是几位省城的官兵,脑袋上缠绕着染血的纱布,一脸的霸道和戾气。

    如果说之前,官方和地方势力的合流,还是遮遮掩掩的,然而眼前的架势,却是把最后的一点遮掩也撕扯掉了。

    叶家武士的后方,严如意坐在石阶上,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她的头发散乱下来,磕破的额头红肿起来,裹着的黑色披风被撕裂了几道口子,白皙的手臂,已经被鲜血给染红。

    虽然被叶家的武士保护起来,严如意的眼中依旧充满了恐惧,身躯微微颤抖着,唯恐神光堂那边的人会冲过来。

    当她看到那两位老者阴冷的目光,心头不禁一颤,急忙错开目光,有些绝望地向着身后望去。

    叶长生,你怎么还不来,我沦落到被人追杀的地步,全是因为你,你一定要护着我!

    对峙双方都稳住了阵脚,一位军官大步走上前,居高临下看着叶向南,厉声道:“你们想要造反吗,省城治安军办案,你们也敢阻拦?!”

    叶向南冷冷道:“没有总督府的手谕,你就敢沿途截杀我叶家的船只,你们办得是什么案?”

    在胜负未分之前就提前站队,彭子芳可没那么傻,叶向南料定对方没有总督府的手谕,否则就不会怂了。

    果然,省城军官一脸羞恼之色,大手一指后方的严如意,昂然道:“严如意涉及到几宗命案,我省城治安军自然有审讯缉拿之责,倒是你们包庇凶犯,公然对抗官府,这件事本官会向总督府禀明的!”

    叶向南心里打鼓,气势上却丝毫不怯,冷哼了一声。

    半年前,天宝阁和问剑堂的那次博弈,以天宝阁的惨败而告终。

    天宝阁的大掌柜严如意逃过了最严厉的惩处,但也失去了大掌柜的位置,沦为一个普通的掌柜。

    严如意虽然失势了,消沉了下来,然而叶向南却知道,严如意已经是公子的人了。

    这半年来,严如意始终在暗中为公子做事。

    这一次问剑堂能以雷霆之势,一举打掉造假的团伙,严如意功不可没。

    正因如此,公子才给严如意留了一条后路,省城的叶家码头,始终为严如意准备了一条船,一条逃生的船。

    今日幸亏他们接应得及时,否则在河道上,严如意就要被这帮人给拿下了。

    即便如此,叶家的武士也死了七八个。

    就在叶向南和军官扯皮之际,一辆马车从远方驶来,停在码头的岸边上。

    当叶长生从马车下来的时候,叶家武士们不禁松了一口气,严如意更是喜极而泣,虚脱地倒在地上。

    大锤推着轮椅缓缓前行,从分开的人群中来到前方,停在两位老者的对面。

    叶长生银发披肩,扫了一眼两位老者,阴冷的目光看向那位军官。

    来的路上,属下已经向他汇报了严如意出逃和被追杀的经过,也知道叶家的武士折损了好几人。

    如果在以前,叶长生兴许会按捺住怒火,和对方慢慢算这笔账,但此刻,他已经意识到问剑堂的处境,又怎么可能再忍气吞声?

    无声的对峙中,叶长生向着那位军官伸出手:“总督府的手谕,河道衙门的手谕,你只要拿出一条,我今天就饶了你!”

    那位军官原本就被叶长生盯得头皮发麻,此刻听到叶长生赤果果的威胁,不禁勃然色变。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是白发长生!

    当初因为得罪了他,省城河道衙门的总兵和统领们,说被拿下就被拿下。

    当初因为得罪了他,省城南城治安军的统领,说被拿下就被拿下。

    当初因为得罪了他,不可一世的炼器师公会的两个高级学徒,就那么被扔在大街上,事后他反而成了炼器师公会的座上宾。

    而就在昨晚,省城的官员被拿下十几人,总督府严令法办,丝毫情面都不讲。

    这半年来,叶长生很少在省城露面,低调得不能再低调,以至于大家选择性地忘记了他的存在。

    然而此刻,白发长生就在他的眼前。

    白发长生的威胁,是真的威胁,一点都不打折的威胁!

    那位军官越想越害怕,脸上流露出惊恐之色,求助地向着两位老者看去。

    叶长生厉声道:“看他们做什么,我在问你话,为什么杀我的人?!”

    军官吓得浑身一颤,本能后退了一步,恐慌道:“人,人不是我们杀的!”

    本章完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