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乐虎国际国际 > 不负娇宠 > 第570章 仇人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四年前,十八郎遭遇截杀,那些杀手里有臣弟的人。”

    平康郡王为了佐证自己的话,直接拉出李寿做例子,“那小子命大,侥幸从十八郎手中逃走,他回来后告诉臣弟,那时十八郎被齐王豢养的神箭手一箭射中了胸膛”

    “什么?射中了胸膛?”圣人冷静的面容终于有了波动。

    “没错,十八郎被射中了前胸,几乎要没了性命,结果却硬是活了下来。”

    平康郡王眼中闪着狂热的光,仿佛已经看到了李其珏所说的那个仙家宝贝,“臣弟事后想了又想,除了唐夫人手中的那个仙家宝贝,再也没有其它的神药可以救活一个被射穿胸膛的人。”

    圣人没说话,眸光闪烁着。

    平康又想起一个更加生动的例子,他偷眼看了一下圣人,低声道,“还有这次的时疫,臣弟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也听军中的一些人私底下议论过”

    整个高句丽王城,因为这场瘟疫,直接死了十几万人。

    就是大梁这边,也被时疫带走了近两成将士的性命。

    贾老神仙面对这场时疫都束手无策,只能想方设法的延缓那些染病将士的生命,却无法彻底治愈。

    “圣人,您受命于天,自有苍天庇护,所以能逢凶化吉。”

    平康睁着眼睛说瞎话,但他的这番马屁,还是让圣人听得很是舒坦。

    “但十八郎呢,他明明也染上了时疫,却硬是莫名其妙的好了。”

    平康一边说,一边悄悄观察圣人的神色,“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幸运,但三次、四次呢?是巧合?”

    世间哪有这么多的巧合?!

    圣人也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头。

    别人不知道时疫的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因着这场瘟疫,高句丽几乎灭国。

    而大梁这边也损失惨重,圣人自己也染了病,虽然及时发现并有效控制,却始终没有治愈的法子。

    就在圣人以为要迈不过这道坎儿的时候,自己忽然就好了,太医直呼是“奇迹”。

    那时圣人心中便有些怀疑。

    虽然他整天说自己是天子,但圣人很清楚,他也是肉身凡胎,也会生病,也会死!

    奇迹什么的,圣人并不怎么相信。

    如果真有奇迹,为何军中那么多将士染了病,却只有他和十八郎,以及寥寥几人病愈了?!

    “难怪圣人偏疼十八郎,面对如此凶险的瘟疫,他仍能将自己救命的仙药拿出来进献给圣人,足见他对您这位舅父是何等的敬爱!”

    平康一直注意着圣人的表情,见他这般,便知道他已经听进去了。平康便故意给李寿说好话。

    其实,他说的也是事实。

    李寿在自己有可能感染时疫的情况下,却将救命药让给了圣人,足以表明圣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是啊,阿寿一直都是个好孩子。”

    圣人满心感动,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疼错人。

    “只是,十八郎也太小心了,这般好事,何必藏着掖着?”

    平康眼底闪过一抹恶意,佯作抱怨的离间李寿和圣人。

    果然,圣人欣慰的表情略略僵了一下。

    李寿为何藏着掖着?

    还不是为了给岳母保密?

    唯恐消息泄露了,会给唐氏招来祸端?!

    好个十八郎,莫非在他心目中,朕就是这么一个是非不分、强取豪夺的昏君?

    圣人莫名的愤怒了,觉得自己遭到了好外甥的背叛。

    “阿嚏、阿嚏”

    李寿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十八郎,没事吧?是不是身体还没有恢复好?”

    太子关切的看着李寿,不过是几个月不见,李寿足足瘦了一圈,衣服穿在身上都有些晃荡了。

    “多谢殿下关心,我没事。”

    李寿揉了揉鼻子,笑着对太子说道。

    “十八郎你太客气了,”

    太子压低了声音,低低的说道,“该说谢谢的人是我。唉,这次”真的好险啊。

    阿爹果然洪福齐天啊,连时疫这种绝症都能扛过来,还顺便耗死了王城的兵卒,只三天的功夫就破了王城,逼得高句丽王求和。

    太子押解平康和姜鹤年去辽东,结果刚走到一半便遇到了刺客。

    足足二三百悍不畏死的刺客,直接将太子的亲卫杀得少了一大半。

    就在太子以为自己要丧生与刺客手中时,东征的大军正好班师回朝,路过此地,顺手救了太子。

    太子见到健康无恙的阿爹,又看到威武彪悍的东征大军,无比庆幸自己听了李寿的话,没有趁机乱动。

    他庆幸之余,还不忘给他的死对头二弟点上一排蜡:这倒霉孩子,又一次被亲爹给坑了吧。

    自己在半路上会遭遇截杀,太子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事定是郑烨的手笔。

    想必他郑耀前脚一出京城,“失踪”的郑烨后脚就会回归,继而控制整个京城吧。

    但郑烨做梦都想不到,必死无疑的圣人会平安返京,身边还有二十多万东征大军。

    “殿下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明白?”李寿佯作迷惑。

    太子却不想让李寿继续装傻,“十八郎,我很担心京城的亲人。郑烨敢派几百杀手来对付我,他定不会放过东宫的人。”

    李寿也担心唐宓,不过,他没有表露出来。

    他也不知道是想劝慰太子,还是想说服自己,低声道:“放心吧,阿舅早就有所安排。”

    别忘了,他家阿娘还坐镇京城呢。

    有阿娘在,二皇子应该翻不起太大的浪来。

    “阿爹?”

    太子神情有些复杂,“你是说,这、这次也是阿爹”

    上次的庚辰之乱,表面上是齐王等与胡人勾结,趁机谋乱。

    事实上,太子很清楚,是圣人为了削弱世家,故意引狼入室。

    那么这次呢?

    难道阿爹又发现了什么,想借这个机会动手?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圣人刻意,辽东前线爆发时疫的消息,又怎么会那么快传回京城?

    就算军中有各方人马的眼线,但传递消息也需要时间啊。

    再者,锦鳞卫不是吃素的,他们更不瞎,不可能任由信鸽满天飞!

    结论只有一个,消息是圣人有意泄露出来的。

    “殿下,我可什么都没说,您不要乱想。”李寿赶忙摆手。

    “孤也没有乱想,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太子也急着撇清关系。

    这对表兄弟的声音很轻,但他们却没有发现,就在他们的马车车厢外,一个手捧果盘的宫女,愣愣的站着,清秀的面庞上满是愤恨……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