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他并不是青木宗唯一的一个杂役,却是最年少的一个。

    那些老油子欺负他,把所有的脏活累活全都一股脑的推给了他,要是没完成,就没有晚饭吃,或者是在白粥里撒上一大堆沙土,然后让他一口一口的咽下去。

    萧远寒的忍耐力很强,毕竟从小吃不饱穿不暖,有一天活一天的日子都过来了,吃点沙土拌粥也算不了什么,大不了闹几天肚子就是了。

    可萧远寒的忍耐,却让那些杂役愈发的变本加厉了起来。

    因为萧远寒的逆来顺受,就连在青木宗修行的一些世家子弟,都会时常来找萧远寒的麻烦,动辄打骂,对着这个瘦弱的少年拳打脚踢。

    为首的那人,叫陈虎,是个跋扈的世家子弟,但也知道轻重,不会对同门的师兄弟怎么样,却把戾气全都撒在了这些杂役的身上。

    不止是萧远寒,几乎所有的杂役都被陈虎欺负过。

    但一转头,那些杂役就谄媚的凑到了陈虎的身旁,当起了狗腿。

    这些老油子一个个的都是人精,知道趋利避害,和陈虎对着干自然是死路一条,但只要能够伺候好这位世家少爷,让他舒心了,反而还能扯上陈虎的这张虎皮。

    这就是人心。

    深受恶龙所害。

    得势之时,自身亦成恶龙。

    有个专门用来形容这种人的词,就叫作为虎作伥。

    一大半杂役都成了陈虎的狗腿之后,陈虎满身戾气没法发泄,动辄打骂这些杂役出气,可一看见这些个下等人在被他打了以后还是一张笑脸,陈虎也觉得心中没劲。

    这时候,有一个叫黄一山的杂役给陈虎献了一条毒计。

    一条让萧远寒死无葬身之地的毒计!

    青木宗每月都会发放有助于宗门弟子修行的丹药,就在丹药发放下去的第二天,陈虎便到处嚷嚷,声称自己的丹药丢了!

    随后立即有人出来说,看见最近平时那个小杂役鬼鬼祟祟的,肯定是他偷了陈虎的丹药!

    陈虎直接带着一帮人,搜了萧远寒的屋子,果然在他的床下搜到了陈虎的丹药!

    “原来是你这个小贼偷了我的丹药!”陈虎一只手就把瘦小的萧远寒拎了起来,狠狠的丢出了门外。

    萧远寒挣扎的爬了起来:“我没有!不是我偷的!”

    黄一山狞笑道:“还不是你,我昨天起夜的时候,亲眼看见你从屋子里鬼鬼祟祟的溜出来,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抵赖?”

    萧远寒辩解道:“真的不是我,昨天半夜我根本就没有出去过!”

    “是吗?谁能证明?”黄一山站在陈虎身旁,厉声说道:“难道陈虎的丹药还能长了翅膀,自己飞到你床下不成?!”

    萧远寒刚想继续解释,陈虎立刻一枚聚元诀打了过来,直接砸在了他的嘴上!

    “偷了东西还想抵赖,掌嘴!”陈虎狞笑着说道。

    陈虎身旁的众杂役也纷纷拍起来马屁:“陈公子不愧是天纵之才,聚元诀已经能够运用的如此炉火纯青了!”

    “陈大少爷教训的对,打死这个没娘生没爹养的贱种!”

    萧远寒的目光渐渐的冰冷了起来,他也不是傻子,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在陷害他……甚至于,陷害他的那人,就是得到了陈虎的授意!

    要不然,没有人敢,也没有人能够从陈虎手里拿得到丹药!

    “说话啊,贱种!”

    陈虎甩手,又是一发聚元诀甩在了萧远寒的左脸。

    萧远寒的左脸立刻肿了起来,嘴角也渗出了血来。

    陈虎虽说为人跋扈,但是本身修为却是不俗,可以说是同届青云宗弟子之中的佼佼者。

    聚元诀虽然是青云宗最基础的法诀,但是在陈虎手中用出来,威力绝对不亚于一名成年男子的全力一击,更别说轰在萧远寒的脸上了。

    “不是……我……偷的。”萧远寒挣扎着站了起来。

    “嘭!”

    又是一发聚元诀,轰在了萧远寒的左腿上。

    “跪下!”陈虎冷声说道。

    萧远寒左腿如同被重锤狠狠的锤了一下,差一点就要跪倒在了地上。

    陈虎的脸已经狰狞到有些扭曲了,他就喜欢碾死蝼蚁时,蝼蚁垂死挣扎,却怎么也逃不出他手掌心的感觉。

    “还挺有骨气的嘛,给老子跪下!!”

    又是一发聚元诀,这次轰在了萧远寒的右腿!

    萧远寒只感觉两条腿都快要断了,只是那股意志力还在硬撑着他站着,瘦小的少年就这样站在人群中央,身子不住的发抖。

    但他仍旧没有下跪。

    这无关自尊,他那点自尊,早在活不下去四处讨饭的时候,就已经被残酷的生活给消磨完了。

    只不过是曾经收养过他,现在早就已经入土的那个老头,曾经对他说过。

    男人是不可以轻易下跪的。

    在这个世上,跪天、跪地,不跪人!

    萧远寒就这样站着,眼神如同毒蛇一样阴冷,一字一顿的骂道:“我、跪、你、老、母。”

    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啐。”萧远寒转过头,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围观的杂役们也都对萧远寒的行为十分惊讶,一个平日里逆来顺受,谁都可以踩两脚的烂泥,怎么到了这种时候,反而有了血性。

    “你还敢骂我?!”陈虎显然有些动了真火,十指连动,疯狂的催动着体内的道力。

    聚元诀一记又一记的轰在萧远寒瘦小的身板上,萧远寒经受不住,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

    “哟,不是挺能耐么?怎么这就坚持不住了?”陈虎阴阳怪气的嘲讽道。

    萧远寒依旧站着,垂着头,鲜血一滴又一滴的从他的下巴流到地上。

    “行啊,来尝尝这个怎么样!!!”

    陈虎怒喝一声,双手结印,将聚元诀内的道力进行第二次压缩,使得法诀的威力变得更加强大。

    随后,陈虎狞笑着一抬手,聚元诀呼啸而出,直接轰在了萧远寒的下阴之上!!

    “啊!!!”

    在这种剧烈的疼痛之下,萧远寒再也撑不下去了,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双手捂着裆部,如同煮熟的虾米一般弓着身子,眼泪鼻涕不自觉的就流了出来!

    (本章完)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