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网游乐虎国际国际 > 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 > 第31章 我萧远寒今生今世,必诛杀你!!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小寒,不是说要出城吗?这条不是出城的路啊!”韩金龙诧异的问道。

    萧远寒说道:“在出城之前,我还有个地方要去。”

    韩金龙跟在萧远寒身后,感觉四周越来越阴森并且人迹罕至。

    “小寒,我们到底要去哪啊?”韩金龙环抱着双臂,“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去坟地。”

    “去坟地做什么!”韩金龙一听“坟地”两个字,立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叫起来。

    萧远寒放低声音说道:“别那么大惊小怪的,我想去看下老家伙而已。”

    萧远寒口中的“老家伙”,指的自然就是将他捡回来的老头。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萧远寒的名字,便是这个老家伙给他取的。

    虽说老人在萧远寒七岁那年,便病逝了,但萧远寒对他还是有着很深厚的感情。

    小时候,那个老头教他念书,识字,会在夜色将晚的时候念上几句拗口的诗词,还会在夏天捉知了,炸着给小萧远寒吃,他现在还记着炸知了的味道,用油沸过,口舌生津。

    “小远寒啊,你知道读书是为了什么吗?”老人用手捋着胡须。

    年幼的萧远寒一脸振奋:“我知道我知道!为了当大官,挣大钱!”

    “胡说!”老人一听见萧远寒的答案,立马吹胡子瞪眼了。

    年幼的萧远寒一缩脑袋,小声的说道:“然后给爷爷买大房子,天天吃白面馒头和红烧肉……”

    老人严厉的目光稍微柔和了一些:“傻孩子,还算有些孝心。”

    “不过你要知道,我辈读书人,求取的可不能是功名利禄。”

    “那是什么呢?”小萧远寒懵懂的问道。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老人揉了揉萧远寒的脑袋:“这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萧远寒笑了笑,现在回忆起这些往事,才发觉那个老头就是个古板的读书人,还带有一些理想主义。

    他融合了之前那个“萧远寒”的记忆以后,这些情感也被融合了进来,所以萧远寒想要在离开黑木镇之前,再去老家伙的墓前拜一拜。

    毕竟下次再回黑木镇,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韩金龙一听萧远寒是去扫墓,这才略微安下心来:“很少听你提起当初把你捡回来那个老头。”

    “是啊,毕竟他在我七岁那年就病死了。”萧远寒笑了笑:“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小就来青云宗当杂役。”

    韩金龙抿了抿嘴:“对不起,提到你的伤心事了。”

    “没什么,人皆有一死,老家伙本来就是个没多少出息的读书人,你不能指望他死的多么轰轰烈烈,他经常喜欢熬夜看书,身体不行,没能多活几年。”

    萧远寒垂眼说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萧远寒的心中忽然泛起一阵莫名的感伤,如果老家伙能够晚死几年活到现在的话……他就真的有本事办到以前自己年幼时说的话了。

    让老家伙住上大房子,天天吃着白面馒头读着书。

    韩金龙拍了拍萧远寒的肩膀。

    忽然,韩金龙诧异的说道:“这里会经常有人来吗?”

    萧远寒眉头一皱,说道:“应该不会,这地方非常偏僻,应该没几个人葬在这里,更别说有人会来了。”

    “可是你看……这脚印,好像就是最近才留下的。”

    萧远寒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走!”

    萧远寒拽着韩金龙,快步来到了当初安葬老家伙的地方。

    一地狼藉。

    墓碑被人掀到了地面上,坟墓也被人给挖开了。

    当初老家伙病死的死后,家里没有一丁点积蓄,根本买不起棺材。

    所以坟墓里……只有老家伙的骨灰。

    而现在,骨灰罐被人挖了出来,踩成了碎片,骨灰散落了一点。

    萧远寒望着眼前的情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愤怒。

    “是陈焰熊。”韩金龙沉声说道:“只有他干得出这种事来!”

    这种偏僻的地方,就连盗墓贼都不会来……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了,那就是陈焰熊!!

    萧远寒没有说话,默默的把墓碑翻了起来,只见墓碑的背面,被人新刻上了几个字,血债血偿!

    “蓬!”

    萧远寒重重一掌拍在墓碑上,将墓碑给震成了齑粉!!

    …………

    “小寒,你快过来看,爷爷给你带了什么回来!”老人笑眯眯的从屋外走了进来,右手别在背后。

    年幼的萧远寒一脸懵懂的望了过去。

    “你看,拨浪鼓!”老人一脸得意的说道:“怎么样,喜不喜欢?”

    小萧远寒喜出望外,连忙接了过来,爱不释手。

    拨浪鼓摇晃起来,“咚咚”作响,小萧远寒的嘴角笑得都快咧到脖子根了。

    那是萧远寒小时候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真正意义上的玩具,鼓皮都已经发黄了,拨浪鼓的柄也是由一根被削的非常光滑笔直的树枝做成的。

    一看就是老人不知道从哪捡了一面破鼓,然后用鼓皮和树枝给小萧远寒做了这样一个寒酸的玩具。

    “喜欢!”

    “那叫我一声爷爷来听听!”

    “老家伙!老头子!”

    “嘿,你这小子真不听话!算了,玩你的拨浪鼓去吧……”

    …………

    萧远寒双眼通红,眼泪一点一滴的落在地面上。

    他还记得,那个老家伙生平最讲究的,就是读书人所谓的气节。

    老家伙经常对他说,人穷不可怕,但一定要有骨气,哪怕是死,也要死的清清白白的。

    可现在,他的墓碑被毁了,坟墓被人挖了,就连骨灰也抛洒了一地。

    萧远寒跪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将老家伙的骨灰聚拢到一起,捧在手上,默默的站起身来,嘶哑着怒吼道。

    “陈焰熊……我萧远寒今生今世,必诛杀你!!!”

    韩金龙望着这个如同受伤的狼一般仰天长啸的瘦削少年,默然无语。

    (本章完)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