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刀疤大汉狞笑着,直接一口唾沫吐进了酒坛里:“来,把这坛酒给老子喝了,爷爷我勉强放你一条生路!”

    “否则的话……爷爷我就当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张良再度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望着眼前的刀疤大汉,轻轻的摇了摇头。

    “你!!”

    张良的举动,彻底激怒了这名刀疤大汉,他如同蒲扇一般的大手,直接掐住了前者的脖子。

    “你再敢摇头,老子拧下你的脑袋当夜壶!!”

    张良纹丝不动,平静的抬起了头来:“像你们这样的人……活着不好么?为什么要去灵墟找死呢。”

    “死到临头了,还要嘴硬!”

    刀疤大汉大怒,手掌瞬间加力,想要直接掐断张良的喉咙!

    若是在主城之中,刀疤大汉在杀人之前可能还会有些顾忌,但在天水镇这种小地方,杀上一两人,根本不会有什么大事!

    “言灵之书,咒灵天冲。”

    张良丝毫没有慌乱,口中轻声低吟,一本古朴的书籍缓缓的悬浮在了他肩头的位置。

    随后,这本古书无风自动,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翻动了开来。

    伴随着古书翻页,一道暗金色的光幕,瞬间将这名刀疤大汉和张良给隔绝了开来。

    萧远寒微微有些诧异,因为他发现,这道光幕并不是由道力形成的,而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能量!

    在历史上,张良是汉高祖刘邦的谋臣,汉朝的开国元勋之一,与韩信、萧何并称为汉初三杰。

    但在王者荣耀的背景故事里,他却有一个更为显赫的身份,那就是太古魔导姜子牙的弟子!

    他现在所用的神秘术法,想来也与姜子牙逃不了关系。

    张良没有急着动手,反而是微微偏过头去,望着那坛被刀疤大汉吐入了唾沫的酒坛:“多好的酒,可惜浪费了。”

    刀疤大汉见张良竟然敢这般无视自己,只感觉自己肺都要气炸了,右臂之上青筋暴起,直接调动了全身的力量,凝聚在了右拳之上,重重的砸在了张良眼前的光幕之上!

    伴着这一拳落下,整间酒肆,都随之震颤了起来!!

    无数尘土被震开的气浪给掀起,酒肆掌柜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直接呆呆的楞在了原地,酒肆中的所有人都不敢继续喝酒了,而是呆呆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

    随后……刀疤大汉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如此声势浩大的一拳,竟然没有在这片暗金色的光幕之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想打的话,出去打吧。”张良说道:“别妨碍了掌柜的做生意。”

    张良话音刚落,暗金色的光幕瞬间动了,如同一头出柙的虎兕一般,直接将刀疤大汉给推出了门外!!

    萧远寒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可是一点出手的兴致也没有,毕竟还不是在圣诫灵墟之中,哪怕杀了人也没有半点系统积分可拿,吃力不讨好的事,以他的性子是断然不可能做的。

    “二哥!”

    “二弟!”

    坐着的两人,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小子,你找死?!”络腮大汉一样是个暴脾气,一看见自己兄弟吃瘪,瞬间就暴怒了,脊背弓如猎豹,身形化作一道残影便向着张良冲了过去。

    “言灵之书,捆神。”

    张良依旧是淡淡的低吟了一声,食指之上,瞬间蔓延出了一条暗金色的绳索,如同游蛇一般蜿蜒而出,瞬间将络腮大汉给五花大绑了起来!

    其速度之快,就连络腮大汉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出去陪着你兄弟吧。”张良直接拖着他便往外走。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在地上拖着走,络腮大汉这辈子都没有受过如此屈辱!

    但在他的脸上,比屈辱更甚的……却是惊恐!!

    以他主宰境四阶的力量,竟然无法撼动这身上的绳索分毫!!

    络腮大汉虽然鲁莽,但却也并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证明……这名黄衫年轻人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

    “大哥!!”长衫青年望着眼前这一幕景象,睚眦欲裂,手中飞速的开始掐起了法诀,想要将络腮大汉给解救下来!

    他是通天境的修士,掐诀的速度自然不可能慢得到哪里去。

    然而张良的速度……更快。

    他淡淡一眼扫视了过来:“言灵之书,禁断。”

    长衫青年即将成型的法诀,瞬间就被张良给打断了!!

    他的脸色瞬间苍白,嘴唇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他们招惹的这人,到底是怎样的怪物?!

    仅仅一句话,便直接封禁了他的道法?!

    又一道暗金绳索蔓延了过来,将长衫青年也给捆了过来,张良一步一步走到门口,如同丢垃圾一般,将他们抛到了门外。

    三人瑟缩着后退,仿佛将张良当成了额上长角的恶魔。

    而张良则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们,淡淡的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劝诫你们……以你们的实力,去灵墟,不啻于找死,言尽于此,若是不服气的,便进来找我吧。”

    说完这句话,张良直接走入了酒肆之中。

    酒肆掌柜哪里还敢怠慢,立刻将全店最好的美酒呈给了张良,嘴里千恩万谢。

    对于他来说,酒肆没有在战斗之中被毁于一旦,便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

    更何况,张良所展现出的实力,断然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酒肆掌柜能够得罪的起的!

    张良也不推辞,接过这坛美酒,缓步走到萧远寒桌前放下。

    随后,他再度端起了黄酒,小口小口的酌饮了起来。

    两人相对无言,只是饮酒。

    喝到最后,张良将空坛子翻过来倒了倒,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

    他站起身来,将掌柜的所赠的美酒推向了萧远寒:“这坛酒,我请你喝。”

    “有缘再见。”萧远寒笑了笑。

    张良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口走起,白色的发丝微动,而那本古朴的书籍静静的悬浮在他的肩头。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本章完)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