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神话原生种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小心大佬(下)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听你的意思,你是被人坑了?是谁?”封林晩问道。

    牛头人咆哮道:“陈兴和···那个该死的伪娘,变态,人妖。我要杀他,我一定要杀他。”

    封林晩更诧异了:“你们···不是早就知道他吗?怎么还会上当?”

    此时的封林晩,倒是略过了。

    为什么与解忧尼姑、牛头人原本认识,还相争的陈兴和,他们又会突然不认识。

    并且任由对方女装潜伏到身边,可能是先将解忧尼姑掰弯,然后掰直,如此往返···节操也就跟着断掉了,放弃了自己的任务,选择了背叛···。

    牛头人愤怒道:“我脸盲···不行吗?你们都长一个样,我记人从来都是闻一个人的气味,熟悉他的习惯和表情。所以···你的伪装,一早就在我这里暴露了,亏你还以为自己能瞒天过海。”

    “原本我们是打算利用你,用你的手,将其他人铲除,最后再除掉你。”

    “没想到···陈兴和那个死人妖,居然不仅习惯、动作、味道变了,甚至完完全全从里到外都像是另一个人。”

    听到这里,封林晩收敛了恶趣味的八卦之心,反而真正的警惕起来。

    一个人的外在容易变化,但是本性难移。

    西游记里就有一段,二郎神与孙悟空以变化斗法。

    孙悟空化作一间小庙,却将尾巴化作旗杆,竖在小庙后面。

    咋一看,这是不合理的。

    因为可以变化各种动物、植物的孙悟空,都没有露出尾巴,为什么偏偏变一间小庙,就有了尾巴?

    或许这就是一种本性的难以掩盖。

    外在即使再变化,但是我还是我。

    但是听牛头人的意思,陈兴和是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真正做到千变万化的。

    他甚至改变了气味、习惯、说话方式,甚至是人格倾向等等。

    这就很可怕了!

    封林晩无法想象,这样一个人,假如已经以别的身份,潜伏到了自己身边,那该如何是好···。

    当然,封林晩在这个世界,并没有太过亲近的人。

    哪怕是吕清露,对封林晩而言,也是一个更加值得警惕的对手。

    表面上,言语上,乃至姿态上的亲昵,都无法掩盖事实上的相互利用。

    即然如此,若是陈兴和一早就潜伏在草流社呢?

    封林晩架空了八贤王对草流社的控制。

    但是也因此,露出了破绽,并不是以实际,百分百控制草流社。

    这或许给了别有心思者机会。

    几个草流社的主要、关健干事的名单,在封林晩的脑海中,纷纷划过。

    “白衣秀士?不!一定不是他,我已经确信,他是八贤王很早以前就培养的亲信,本就是八贤王在民间网罗人才所用。”

    “六巨童子?蝶衣娘···还有白尘客,他们中···谁有问题?”

    封林晩还在深思。

    那牛头人却说道:“不如你放了我,帮我解毒。我帮你辨认谁是陈兴和,我甚至可以帮你对付你的其他对手。不要看我现在这样狼狈,我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打手,特别锋利的一把快刀。”

    “最关键在于,我和解忧不一样。她为了她那春心萌动的狗屁爱情,不管菩萨的命令。而我···是雷霆崖图腾大明王的信徒,并不受你们那些古仙古佛管理,我只是被临时借调过来的。我对所谓任务,并没有绝对必须完成的必要。”

    显然牛头人也知道,说服封林晩帮助他,是他现在唯一乞活的本钱。

    封林晩摸了摸下巴。

    这个牛头人,当然没有那么老实,但是封林晩却也需要他。

    如果陈兴和真的与那解忧尼姑有了一腿。

    那么陈兴和的某些短板,就被弥补上了。

    从硬实力上来讲,封林晩反而成为了所有人当中,仅次于小八的存在。

    虽然草流社人才济济。

    但是有些事情,可不太方便让草流社的人参与。

    如果能够暂时利用这个牛头人,那么有些方面,倒也可以迎刃而解。

    “我倒是想要帮你,可是···你毕竟是个和尚。你既然知道我曾经做过伪装,就应该明白,为了那点小事,上头还专门给我搞了个狸猫换太子的任务,我要是没参透其中的奥妙,只怕早就被踢出局了。”封林晩说这话,其实是亏心的。

    毕竟八仙也不是傻子。

    是合作还是利用,是双赢还是一方压榨另一方,他们也会看,会想。

    就像陈兴和,他明显是用手段勾住了解忧尼姑破戒动情,这不仅不减分,反而加分。

    牛头人却赶紧道:“我叫秃噜!你以后就叫我秃噜,现在开始···我就不是和尚了。我是雷霆崖的图腾战士,练的是我们牛头人的传统手艺。”

    牛头人都这么识趣,这么说了,封林晩还能怎么办呢?

    当然是选择,先把‘心毒居士’炼制的一种慢性丹毒,送一粒给牛头人吃下去再说咯!

    虽然只是草流社内的一个玩毒的修士,产出的毒药。

    肯定不是无解,暂时用来操控,胁迫一下牛头人,也算是不坏。

    “规矩你也应该懂,等会我就安排人,将你身上的伤势都医好。不过你的丹毒,需要我定期给你解药。你也尽管自己想法子解毒。”

    “这毒药,虽然不是什么不可破解的厉害毒药,但是其中炼入了一些蛊虫,只要你驱散了毒药,我这里就会有回应。那一刻起,你我的合作也直接结束,所有草流社的成员,都会追杀你。”封林晩如此说道。

    牛头人面色微微带着苦涩,却还是点了点头:“你还真是小心。而且···你给我喂毒,看似我可以想办法解毒,但是如此一来,就增加了我的活动目标,有任何异动,你反而能够有所察觉。毒药的作用,不是控制,而是监视。”

    所谓凡有行动,必有痕迹。

    一种称不上无解,却绝对麻烦的毒药,要解掉也不容易。

    有了行动,就存在破绽。

    而一旦被察觉,那么背叛就成了事实。

    “看来都是乐虎国际国际家误导我们啊!谁说牛头人都是傻子来着?只是喜欢带原谅帽而已。”封林晩拍了拍牛头人秃噜的肩膀说道。

    秃噜脸都绿了。

    他了解过人类的文化,明白有些时候‘牛头人’这三个字,可不是什么好梗。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