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再次看了一眼这个秘术的介绍。

    秋风未动蝉先觉:保命秘术,一切潜在危机都能提前感应,习得秘术者越怂,与此秘术契合度越高,对危机感应程度越强。

    没错啊!

    是越怂越契合啊!

    可是.....自己明明一点都不怂啊!

    为什么自己只是从头到尾把这秘术看了一遍,就直接掌握到圆满了?

    他.....连练都没正经的练呢好吧!

    玩呐?

    这秘术的介绍是假的吧?

    骗人的吧?

    嗯,肯定是骗人的!

    这技能介绍出问题了,契合条件绝对不是越怂与这秘术越契合,一定还有别的什么潜在的条件。

    一定是自己恰巧完全满足另一个潜在条件,才能只是把技能信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就直接掌握到圆满的程度了。

    没错!

    就是这样!

    坚定着心里的想法,苏寒给了身边这位祖爷爷一个自己领会的眼神,转身走向了祖地之中剩下的最后一棵技能树。

    被苏寒一个眼神看的莫名其妙,祖爷爷一阵懵逼。

    他刚刚.....看我的那是什么眼神?

    怎么感觉.....像是带着某种鄙视呢?

    他.....是在鄙视自己?

    他鄙视我干什么?难不成.....

    不对!不对!

    一定是我忽略了什么。

    是什么呢?

    等会.....

    我怎么觉得,我好像丢了些什么??

    是丢了什么来着?

    在身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了一遍,也没发现自己丢了任何东西。

    似乎.....自己身上原本就应该是这样啊,什么东西都没丢啊。

    那刚刚那种奇怪的感觉.....

    摇了摇头,祖爷爷觉得,自己可能是岁数太大了,老糊涂了。

    “唉.....还是回去安生的躺着吧。”

    呲溜一声,祖爷爷又钻回了自己的棺材里。

    回头看了一眼,苏寒摇了摇头。

    转过身,继续往前,一路走到最后一棵技能树前。

    最后一个了,佛祖阿弥陀佛,道祖保佑,一定要开出个好点的、画风正点的技能啊,阿门!

    再次给自己刷了六个天官赐福,苏寒手一挥,点亮了这最后一棵技能树。

    翻开可选择技能列表。

    可选择技能一:偷天换日。

    咦?

    这技能不是刚刚点.....哦,是偷天换日,不是偷天窃地啊。

    不过,说好的画风正一点的技能呢?

    这技能......从名字来看就一样属于不正经的行列的吧?

    心里满满的嫌弃,苏寒不情不愿的选择了这最后一个技能。

    几息过后,识海中出现了技能的详细信息。

    偷天换日:暗中改变事物本质,以达到瞒天过海之能。

    意思就是.....可以用来造假咯?

    再往深处挖掘的话,偷天换日、瞒天过海,指鹿为马,颠倒是非。

    这就是这技能最本质的作用了吧?

    所以.....

    总结了一下自己在祖祠堂这传承之地中的收获。

    替身娃娃、背锅使它快乐。

    帝皇霸气,等于是一个加强版的主角光环,这个暂且不提。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盗墓专用。

    地官赦罪,诛邪不侵,盗墓专用x2。

    水官解厄,清除一切负面状态,盗墓专用x3。

    偷天窃地,偷的你内裤都不剩,还能让你不知道是谁偷的。

    而且,从那位祖爷爷之前的表现来看,这技能似乎不只是让人不知道是谁偷的,甚至可能能让人连自己丢了东西都不知道。

    最后一个呢?

    偷天换日,瞒天过海,暗中改变事物的本质,可以为以上技能提供良好的伪装。

    这一堆技能组合起来,就是坑蒙拐骗、挖坟掘墓的绝配啊!

    所以.....

    自家祖祠堂里,为什么会弄出来这么一堆不正经的技能的?

    是自己不正经,还是自家祖祠堂不正经?

    嗯.....

    利用排除法分析,自己是正经的,所以.....不正经的是.....

    目光诡异的在祖祠堂中扫视了一圈,苏寒心中越发的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正经的祖宗,会没事一个个握在棺材里装死?

    见苏寒似乎忙活完了,有时间在那四处打量。

    祖地核心的未知处,一座坟中传来一个声音。

    “小家伙,忙活完了?”

    苏寒顺着声音望去,见到在那座坟的墓碑上,一道虚幻道看不真切,只能朦胧间看出是一道人形的身影正面对着自己。

    虽然不知道这位的身份,但能够躺在这里的,无疑都是苏家的先祖。

    苏寒略显恭敬的点了点头,刚要开口,却猛然一愣。

    他刚刚说什么?

    他.....好像知道我在忙什么.....

    “您.....”

    “哈哈,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见苏寒脸上露出震惊之色,那虚幻人影豪迈的笑着。

    “如果,老朽没猜错的话,烧树.....应该就是你悟的道吧。”

    “啊?”

    苏寒一脸懵逼,悟道是个什么鬼?

    你这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还以为你知道我烧树能够获得里面的技能了呢。

    见苏寒的反应,虚幻的人影微微不解的问道,“难道不是?”

    “啊?”

    苏寒连忙点头,“是!没错,就是悟道。”

    “果然。”

    那虚幻的人影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点了点头,看着苏寒,忍不住带上了几分赞叹。

    “想不到,我苏氏后人中,竟然还能出现一位悟道者。”

    听对方那一副胸有成竹,所知甚多的样子,苏寒都忍不住怀疑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自己真的就是什么悟道者了。

    “您老所说的悟道者....是个什么情况?”

    “悟道者啊。”

    虚幻的人影眼中露出几分追忆。

    “关于悟道者,老朽也只在传说之中听闻过。

    自打鸿蒙开辟、混沌分化,天地间就有了修行之说。

    所谓修行,乃纳天地之灵气强化己身,不断打破枷锁,以期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而世间除了修行之外,还有修道一说。

    这个修道,并不是道族那所谓的修道者。

    所谓修道,实则就是悟道。

    悟道者是一种非常神奇、也非常稀有的存在。

    没有人知道怎样才能踏过悟道者的门槛,甚至没有人知道其原理。

    老朽曾经侥幸见到过一个悟道者,乃是一个佛门弟子。

    那位僧人幼年父母双亡,流浪荒野,快要饿死的时候被小雷音寺的一位外门长老捡到,带回了小雷音寺。

    因资质奇差,无法修行,那外门长老就托关系把他送到了小雷音寺藏经阁中讨了一个扫地的工作。

    这工作虽然此生无法离开藏经阁,但也能不被人欺压、不至于饿死,能够安逸的度过余生。

    这僧人在小雷音寺中的藏经阁扫地四十余载,任劳任怨,每日辛勤劳动,被评为小雷音寺藏经阁中最熟悉的面孔。

    虽然每个人都眼熟他,但并没有人真的在乎过他。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这位不过是一个没有什么修行资质的普通扫地僧。

    然而.....

    就在安安静静的渡过了四十年时光之后,那位收养他将他带回宗门的外门长老,却遭遇了致命的危机。

    具体原因已经不可考,只知道那位外门长老当年不知道为什么得罪了一个外门弟子。

    那外门弟子后来得了奇遇,一路崛起。

    外门升内门,内门晋真传,短短三十余年,修为已然超越了那位修行二百年的外门长老。

    修为超过外门长老之后,那位弟子勾结戒律院的一位执事对那位外门长老发难。

    就在生死存亡之际,眼看那位外门长老就要被一剑穿心而过,一把普通的扫帚自藏经阁中飞出......”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