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王枫觉得自己这次可真是不虚此行啊,这女孩的几句话给他带来太多的惊喜了。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是有人搞鬼了,这令他的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落了地。

    为公司挽回声誉和损失倒在其次,主要是他的心里不会那么愧疚了,王枫做人最基本的原则就是问心无愧,这一下他不但问心无愧,问谁也无愧了。

    难怪大家谁也没有骂他,原来大家伙都心里有数啊,可见人在做,天在看,公道自在人心啊。

    一个大胖子踌躇道:“有句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这样吧,我说了但是我不负责任,如果有人问起我可是不会承认的,你们都把手机放下啊,别给我录证据。”

    几个女孩子打着他催他快说,大男子汉磨磨唧唧的,我们就当你胡说八道,听听算了。胖子犹疑着讲述说其实吧,我这个人有点强迫症,最怕那种不规律的东西,我买回来的一盒药我都要拿出来摆着看一下,要是里面的药水多少高低不一样,我就很在意。

    那天我买回来的一盒就出现了这个问题,其中有一瓶的药水明显的多了一点,说不好多多少,但肯定有半毫米,我都一个个的对比过了的,比了一个多小时呢。

    我为了这个我还给你们的公司打过投诉电话,把你们的客服给骂了一顿,我说你们的药水有一瓶高出了半毫米,他不但不受理我的投诉,还以为我有病呢,你说气不气人?

    别人听的莫名其妙,心说你这个屁强迫症还有啥不能说呢?还不负责任,你自己有病谁会让你负责任啊?

    但是王枫却一下子就听出不对了,他忙问道:“那你注意到那瓶药水的外观上有什么不对的么?“胖子摇摇头说那倒没有,不过我是先喝的别的,把盒子里其他几瓶喝完以后最后才喝的那一瓶,喝完了第二天就开始感觉不舒服了,所以我觉得就是那瓶药里有问题。

    王枫点点头,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那瓶子还记得丢在哪里了么?胖子大脑袋一摇说那谁知道啊,肯定是丢在我们小区的垃圾桶了,我们那里的垃圾每天好像都要清理的,早没了!

    王枫站起来抓住他的大胖手用力的摇了几下:“谢谢你啊兄弟,你的心可真是够细的,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给大家一个交代的。如果大家还信任我们的产品,那大家都将是我们公司的VIP顾客,终身免费使用我们公司的产品!”

    那个快嘴女孩道:“你可要说话算话啊,不要事后不认账!”王枫说这怎么会呢,不管是不是外界原因造成各位的伤害,我们公司也都要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的。

    对了,这次来我来的匆忙,也没有给大家买什么营养品鲜花,这里有一点心意,请你们收下。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意思,不代表星河公司。而且也与日后的该给各位的赔偿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大家都大可以放心的。

    说着示意马良分发红包,也不用担心发错了,因为有快嘴女孩很热心的帮着统计人数人头。大胖子拿到手打开欢喜道:“哇塞,一万块耶,王总你可真是大方。”

    这里面有很多都是来省城打工的,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几千块,前面王冰每人给了一万,这次又是一万,大家自然都感到很开心。

    因为他们还没有出院,所以误工费现在无法统计,但是王冰都已经做了承诺了,说等到大家出院的时候一并结算。而且他也说了这跟以后的赔偿绝不冲突,无论这件事以哪种方式收场,他们都不会欠大家一分钱的赔偿金。

    别的不说,光是这个态度就很敞亮了,再加上大家心里也都怀疑有人捣鬼,所以他们对星河公司基本没有什么恶感。这次人家集团老总又以个人名字给了一万块,话说就算真的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也差不多可以了吧?

    红包发完,王枫就赶紧起身告辞了,本来他是想要多跟大家待一会儿的,但是得到的两个信息都太重要,他要马上回去处理,事情紧急,必须马上就办。

    自然他也没有忘了要大家伙的家庭地址或者单位地址,他也明着告诉大家他是想要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丢弃的瓶子,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

    大家都表示理解,毫不迟疑的都给了马良。还热情的将两人一路送到了电梯口,告别的都有点依依不舍的意思了,要不是因为刚收了人家一万块钱,这里又是医院,都差点要请王枫没事常来了。

    医生护士们都很纳闷,这是什么情况?这位大哥是谁啊,看着也不像是来慰问的领导,也不应该是家属,因为一个病人的家属也没有必要这么大的阵仗都送出来吧?有好事的一打听竟然是星河集团公司的老总?

    医生护士门都大吃一惊,不就是他们公司的产品害的你们吗,你们没有揍他就不错了,还热情相送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道理。快嘴女孩说这就说来话长了,我可以告诉你几个秘密,但是你们千万不要说是我告诉你们的,事情吧,它是这样……

    王枫回去以后马上召集宾馆里的所有兄弟,将地址都给了他们,任务也很明确,找瓶子,就是咱们公司的这款减肥药的瓶子。

    范围就在这几个点上,我知道这个是脏活儿,所以先给大家道一个辛苦,回头我请你们吃大餐,行动吧。

    其实他有点小看这帮兄弟了,他们干的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要说让他们上战场杀敌,肯定不如之前的那帮精英兄弟们,但是要论这些看起来有点鸡毛蒜皮的小事的处理,他们可就强多了。

    王枫简单的几句话大家就都意识到了这件事有多么的重要,二话不说马上出发。还没有出门就自动分成了两人的小组,有车子的开车,没车的打车,直奔目标而去。

    丁芬那边也有了重大的突破。丁芬是孙达生的最得意的弟子,她的水平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她也觉得这件事处处都透着诡异。

    老大说可能是有人搞鬼,她们就马上调整了调查的方向,使出了全身解数,将这个批次的减肥水的销售门店的监控全部调取了,因为她怀疑可能是有人在销售门店里动了手脚。

    其实之前也查过,当时掌握的情况是这些消费者分别是从五个销售网点购买的减肥水,这样一来的话,在店里动手脚的可能性就不大了,因为总不可能在五家门店都动了手脚吧?

    而且之前的主导调查思路一直放在原料加工这一块,所以丁芬也就没有深入调查,现在看来都必须要好好的过一遍了。

    但是依然没有任何发现,所有的监控都显示没有任何可疑的人接近过摆放减肥水的柜台,营业员们也没有嫌疑。甚至夜间的监控大家也都看了,没有任何问题。我靠的,这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啊?丁芬感觉自己现在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只好给老大孙达生发微信诉苦,孙达生听她将整个的事情都详细的说了一遍,沉默了一会儿说那只剩下一个可能了,你在厂区架设的监控系统出了问题或者被人动了手脚。丁芬大叫怎么可能?我可是你的亲传弟子哎老大,我架设的线路怎么会有问题?

    孙达生说第一,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牛,这个世界上比我牛的多了去了……好吧,就算不多也肯定是有的。第二,就算你的系统没问题,可要是被人为的破坏了呢,你想没想过这个?

    丁芬说我还真没有想到,这个不大可能吧?孙达生笑着说你忘了福尔摩斯的名言了么?排除一切的不可能,剩下的再不可能也是真相,去查查看吧,有事随时联系我。

    丁芬丢下电话就往信息室跑,只回看了一边厂区的监控视频录像就发现了问题。

    问题出在仓库,在出事前几天,也就是出事那批产品刚刚生产出来放进仓库的夜里,大约晚上一点左右,仓库里和仓库门外的一共三个个监控摄像镜头都忽然晃动了一下,然后大约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又忽然的晃动了一下,当时大家都以为是电流变化导致的谁也没有在意。

    现在看来,应该是有人对视频监控做了手脚了,丁芬她们分析认为来人可能是使用了远程干扰设备,使监控失灵,又将录制好的几秒钟的视频黏贴上来,因为仓库里也没有人进去,都是货物,所以画面里的一切都是静止的,这样就很难发现有什么不对之处。

    看来对方还是高手呢,不但手段高明,而且使用的设备也很先进,于是老大的话验证成真了,自己搞了半天原来是关注错了重点,可是人家老大一句话就说到了关键,老大就是老大,真是高山安可仰,徒此挹清芬啊。

    找到问题的所在,也等于是确定之前的猜想,但是监控被破坏了,还是没有录制下来关键的证据,这令丁芬分外的沮丧。

    跟王枫汇报的时候一直低着头,这是她第一次出错,出的还是不该出的错误,因为仅仅是因为她的大意和粗心以及太过想当然才导致了这个早就该发现的漏洞。

    王枫却没有训她,他觉得还是自己的责任,因为当初的调查方向就是自己定的嘛,丁芬她们都是被自己带偏了,她们已经算是很尽心尽力了,人都会犯错的,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何况还是自己错在前面。

    他安慰了丁芬两句,说有没有办法在周边倒查一下其他的监控,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可疑的人。丁芬沮丧的说都查过了,没有任何发现。而且有的监控区的视频存储都是三天或者一礼拜就清,所以画面也并不完全,缺失的太多,所以也基本无法互相印证。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